朱家饭店歼敌记

1944年8月的一天清晨,大雾弥漫,远近的田野和村庄都笼罩在浓雾之中。在大雾的遮掩下,六甲据点的日伪军20余人,由日豁嘴队长渡边带领,沿着老皇岸向东,再从十甲东侧朝北,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途中,不断遭我游击队狙击,渡边不由恼羞成怒,命令日伪军向我游击队发起追击。我游击健儿且战且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打得日伪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稀里糊涂地被牵着牛鼻子来到了朱家饭店西面的鲜圩港附近。
  此时,太阳已一竿子多高了,缕缕光束驱赶着浓雾。昨晚宿营在朱家饭店的我东南警卫团二连全体指战员听到隐隐约约的枪声,早已作好了战斗准备。不一会儿,派出的侦察员风风火火地赶回来。随二连行动的警卫团团长王澄、政委鲍志椿听了侦察员的报告,当机立断,作出了战斗部署:一排向南、三排向西南分别截断敌人的退路;二排正面出击;区队、乡小队及民兵等配合行动。各部迂回包抄,形成弧形包围圈,全歼敌人。10时许,一排战士还未完全进入阵地,就与敌人接上了火。敌人趁一排立足未稳,边射击边向前冲,一时间,一排的火力被压了下去。负责正面战斗的二排见情况危急,立即组织火力支援。二排长一声令下:“打!”3挺机枪同时怒吼,几十支步枪一齐喷射出仇恨的火舌,直打得敌人喊爹叫娘,慌忙向东南方逃窜,不料又遭我三排战士的迎头痛击,西北面的区队和乡小队也给敌人一阵阵排枪,敌人顿时乱了阵脚。渡边见自己被四面包围,气急败坏,犹如落入陷井的野兽,疯狂地作垂死挣扎。他挥舞着指挥刀,命令日伪军拚命射击。霎时,我军阵地上烟雾弥漫,弹片横飞。二连指战员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集中火力,猛烈射击敌人的机枪发射点。相持不到5分钟,敌人的机枪哑了,我军立即发起冲锋,迅速占领了高岸,居高临下,继续向负隅顽抗的残敌开火。
  这时,11个日本鬼子已被我击毙了7个,剩下的3个鬼子兵弹药已尽,在鬼子队长渡边的督阵下,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嗷嗷直叫地爬上了堤岸,企图孤注一掷。岸脚下的伪军则乖乖地举枪投降。我军8名身强力壮的战士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去,与鬼子展开了白刃战。我两个战士一左一右围住一个鬼子,寒光闪闪的刺刀发出“咔咔”的声响。鬼子尽管困兽犹斗,拚命刺杀,无奈顾此失彼,防不胜防,仅数分钟就被我解决了3个。渡边见大势已去,无心恋战,正想用指挥刀剖腹自杀时,三四把刺刀一齐刺进了他罪恶的胸膛,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连哼也来不及哼一下便去见了阎王。
  战斗结束了,战士们押着俘虏,扛着缴获的九六式机枪、掷弹筒及枪支弹药等战利品,怀着胜利的喜悦,迅速撤离了朱家饭店,踏上新的战斗征途。
  (陈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