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行头伏击战

1944年,日伪军在海门各地进行大规模的“清乡”扫荡,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犯下了滔天大罪。驻扎在茅镇的日本鬼子,更是凶相毕露,天天出来绑架行凶。日军小队长屯元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这伙强盗带着凶狠的狼狗,终日在街头巷尾、乡村之间,为非作歹,看见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从他们面前走过,就被认为是“新四军”,捉进据点进行严刑拷打。在夏天看到两眉间或颈项里有“拔沙”痕迹的人,就认为他是患急性传染病的,立即捉去活埋或用汽油等浇在身上,活活烧死。无辜死于日本宪兵队之手的百姓不计其数。
  这年11月8日,这伙日本鬼子在翻译兼伪区长黄洪和伪警察局长俞寿两条走狗的带领下,来到坝头镇拆我方区长刘怀仁家的房子。
  上午8时许,敌人把坝头镇包围了起来,所有进出的人都要查“良民证”、抄腰包。一时吆喝声、啼哭声乱成一片。时而,还夹着断断续续的枪声。一阵混乱之后,敌人强行捉了一批青年去拆房子,有些青年人不肯去,就被鬼子打着、捆着走。
  敌伪拆刘怀仁房子的情报被我区队在前一天已获悉。于是通海总队6个排和汇通区队3个排,连夜集中,进行战前动员。战士们一听说打日本鬼子,个个精神抖擞,斗志昂扬。
  这天我们的部队已进入了阵地,埋伏在坝头镇南约两里处的管家木行头。区队埋伏在河东的薛家宅沟沿,总队埋伏在河西一条小泯沟沿上,形成伏击圈。战士们双目圆睁,警惕地注视着大路上的动静。两个小时过去了,因时值隆冬,天寒地冻,战士们饿着肚子,既饥又寒。但他们想到马上就要杀敌报仇,便忘掉了一切。
  下午2点多钟,鬼子们背着枪大摇大摆地“得胜”回茅镇老窝。当敌人进入我伏击圈时,埋伏在东边的区队一阵排枪,敌人如惊弓之鸟,一齐伏倒在大河沿上,负隅顽抗。这样正中了我们的计,这批蠢货根本想不到河西有我们的主力部队。这时河西的战士,在总队长崔德耀的指挥下,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向敌人开火。瞬间,敌人死伤过半,腹背受敌,连忙架起机枪,可机枪还没来得及打响,敌人的机枪手却已丧命。凶恶残忍、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屯元,刚举起马刀,就见阎王去了。剩下的敌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乱作一团,纷纷举手投降。
  当这次战斗的捷报一传开,人们无不欢欣鼓舞,拍手称好。
  (黄跃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