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袭竖河镇

1944年,位于海中区、海东区之间的竖河镇,市面虽小,只有一条横街,但是,敌人还是在那里驻了一个伪军中队。他们在那里设工事、筑碉堡,三天隔两头“清乡”扫荡,搞得附近百姓苦不堪言。海中区委和海东区委决定,拔除竖河镇敌据点,为民除害。
  竖河镇在纵横两条河的交界处,竖的一条河叫石砣港河。两河的交叉口,各有木桥连接陆路交通,竖河桥架在横河北岸,横河桥架在竖河东岸,敌人的据点设在竖河西岸、横河南侧的河沿上。据点北侧设有吊桥,只供伪军进出据点用。炮楼顶上终日有岗哨瞭望监视。
  在这年盛夏的一天,天气火烫般的炎热,树上的“知了”彻夜鸣叫。敌碉堡只有几个枪眼,没有窗户,凉风吹不进,碉堡里就像一只大蒸笼,不能住人。敌人大部分住在碉堡旁的平房里。由于我方已好久没有袭扰他们,敌人也渐渐麻痹起来,连在碉堡上站岗的哨兵也无精打采,抱着枪打瞌睡。
  根据侦察到的情况分析,区委决定用奇袭的办法,由海中游击营以最快的速度占领碉堡,海东游击营从外部包围敌人,再内外合击,将敌人消灭在平房里。
  当天深夜,天黑漆漆的。石砣港河宽阔的河床里有几艘船在行驶,其中一艘船的船面上堆有许多布袋子,由北向南,顺流而下。当船行驶到十字河口时,向西拐弯要穿过吊桥。那时吊桥桥板还未悬空,时值深夜,但仍暑热未消。一个伪乡长正在桥上乘凉,突然发现河面上一团黑影直往碉堡过来。他本来胆小如鼠,如今一见,吓得丧魂落魄,两只脚后跟磕碰在屁股尖上,咚咚咚地向据点跑去,嘴巴里高一声低一声地喊:“新一新四军来了!”船上的海中游击营战士张中随即端起枪,朝那奔跑的黑影“砰”的一枪,那伪乡长“扑”地倒下。
  据点里的敌人大部分进入梦乡,所剩几人一边在院子里乘凉,一边在为分白天抢来的东西而争执着。他们听得喊声和枪声,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碉堡里钻。待我游击营的船靠近据点时,碉堡的大门已关得严严实实。
  这时,枪声大作,从陆路进攻的海东游击营也接应上来了。他们临时改变计划,先打平房里的敌人。平房里的敌人还没来得及起来,门就被砸开,面对着游击队员黑洞洞的枪口,乖乖地举起了双手。
  占领平房后,指战员们向碉堡里的敌人喊话劝降。敌人不时地打枪、扔手榴弹,负隅顽抗。这时将要天明,为预防聚星镇敌人出来增援,战士们押着被俘的20多名敌人,扛着缴获的长短枪,迅速撤回原来驻地。
  第二天清晨,天下起了大雨,碉堡里残余的几名敌人撅着屁股溜到聚星镇据点里去了,竖河镇又回到人民的手中。
  (保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