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击饷车

1944年9月下旬的一天,富余区游击队的情报员从四甲伪区公所获悉,近日将有日军饷车路过新街,运送3000万元“储备票”去掘港、兵房一带,给“清乡”的日伪军发饷。富余区游击队征得上级同意,决定在新街附近伏击敌人。
  新街是个水陆交通要道,掘青公路穿街而过,三余竖河依傍在公路东侧。区游击队的100多名战士在河东、河西设下了埋伏。
  两天两夜过去了,还不见日军饷车的影子。大伙儿心中焦急起来,区队的黄队长要求战士们沉住气,耐心等待,打好这次伏击战。
  那时,虽已入秋,但白天的太阳还十分烤人。战士们伏在棉田里,衣服上没一处干的。晚上,嗡嗡的蚊虫在战士们身边飞来飞去,身上被咬出一个个大疙瘩。他们以顽强的意志坚持着,等待着这群鬼子自投罗网。
  第三天下午两点多钟,日军一大一小两辆汽军从四甲方向朝北开来。前面是一辆大卡车,驾驶室顶上架着一挺机枪,乌黑的枪口对着前方。20多名鬼子荷枪实弹,挤在敞篷车内。后面是辆吉普车,两车相距不到20米。
  当汽车行进到新街以南500米处,突然“呯”的一声,从公路西侧的棉田里飞出一颗子弹,大卡车上把守机枪的那个日军歪在一边。紧接着,棉田里响起一阵排枪,顿时车厢里几个日本鬼子中弹倒下。突然的袭击,把日军吓慌了,争先恐后地伏在车厢底板上,躲避呼啸的子弹。汽车像发了疯似地向前疾驶,妄图冲出伏击圈。只听得“轰”的一声,汽车落进了预先挖好的陷井里,再也不能动弹了。后面的吉普车见势不妙,来个倒车,正要调头南逃,一颗手榴弹飞来,炸坏了前轮,吉普车也抛锚了。两辆汽车上的日军见逃窜无望,被逼跳下汽车,以汽车为掩护,妄图负隅顽抗,边打边退到三余竖河的河沿上,以此为掩护,向公路旁的棉田里疯狂射击,打得棉花枝叶飞散。
  正当日军自以为这下可扭转危局时,河东突然响起了排枪声,十几个鬼子像被叉甲鱼似的一个个送上了西天。河西的战士猛一冲锋,很快消灭了剩下的鬼子,结束了战斗。
  打扫战场时,区队的战士们笑得合不拢嘴。他们没伤一人,可消灭了25名鬼子,缴到20多支步枪、1支轻机枪和3000多万元储备票。他们把两辆汽车烧毁,扛着战利品,唱着凯旋歌,向东北方向撤去。
  (保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