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缴机枪

在1944年秋季的对敌攻势中,海门各区级武装响应苏中军区号召,大力开展缴夺日寇九六式机枪的竞赛活动。海东、海中区队率先缴获机枪各1挺。这可把海南区队的队员们急坏了,他们什么时候落后过人家?因此,全队上下人人都憋着一股气,积极寻找战机,打个翻身仗,迎头赶上兄弟区队。
  机会终于来了。中秋前夕,大新港据点的日伪军,命令周围乡、保的老百姓,为皇军送礼。大新港位于海南区崇海镇,据点里驻有6个日本鬼子,配备一挺九六式机枪。据点旁边驻有一个伪警察分队。平日据点内外戒备森严,一般人根本不能进入据点。现在鬼子既然下令老百姓送礼品,我们不就可以利用送礼之机,闯入据点乘机夺枪吗?这真是天赐良机,小鬼子活得不耐烦了。于是,海南区委决定在中秋节晚上乘敌人狂饮之机,巧妙地潜入虎穴缴夺机枪。为使战斗更有把握取胜,区委报请县委同意后,向东南行署公安局武装行动队借调了6名经验丰富的同志协助行动。
  中秋节下午4时许,缴机枪突击组的黄士奇、周荫森、苏中俊、毛士云和秦国章等5名同志挽着装满又红又大柿子的篮子,担着两甏淳香扑鼻的陈年老酒,提着刚从河里捉来的大青鱼,推着柴车,在“两面派”乡长的带领下,沉着地向敌据点走去。区队的战士们兵分两路:一路隐蔽在据点外围担任警戒,随时准备接应突击组撤离;另一路埋伏在大新港河东北,阻击可能出来追击的敌人。
  黄士奇他们来到据点旁,站岗的伪警察见是来送礼的,连忙进据点向鬼子小队长儿玉报告。儿玉等几个鬼子正和伪警察分队的头目饮酒作乐,听到又有送礼的来了,醉熏熏地叫嚷:“大大的好!统统的拿进来!”说完又拿起酒杯往嘴里灌酒。
  突击组的同志大摇大摆地步入据点,只见营房前面的凉棚底下并排摆着两张方桌,桌上放满酒菜,桌旁围坐着喝得半醉的鬼子和伪警察。周荫森灵机一动,把装着大柿子的篮子往桌边一放,讨好地说:“来来来,大家吃柿子,解解酒好多喝几杯。”鬼子、伪警察们看到通红透亮的大柿子,一个个馋得口水直往下滴,你争我夺地吃起柿子来。
  黄士奇见敌人的注意力被周荫森的柿子吸引过去了,便开始行动起来。他踱到茶缸边,舀起一碗茶,一面咕嘟咕嘟地喝,一面朝营房里面望,不见里面有人影。黄士奇喜出望外,见敌人没有注意他,便一转身闪进屋子,只见一挺九六式机枪架在北壁脚的大阔凳上,旁边还有几支步枪和一些子弹。黄士奇警惕地回头望望,不见有异常动静,便拔出藏在怀里的驳壳枪,打开扳机,敏捷地冲到北壁脚,一把抓过机枪,从后门往外冲。不料他前脚刚迈出门槛,就见两个鬼子迎面走来,黄士奇在进退两难之际,果断地端起机枪,对准这两个鬼子历声喝道:“不许动!”鬼子惊呆了,吓得不由自主地举起了双手。黄士奇闪念着如何冲过这两个鬼子时,冷不防一名鬼子一个箭步直扑过来,一把抓住了枪管,拚命往后拉。黄士奇急中生智,把机枪顺势向前一伸,那鬼子踉跄着后退好几步。趁鬼子站立不稳的瞬间,黄士奇把机枪向后猛地一拉。枪从鬼子手中脱了出来,鬼子又来了个嘴啃泥。正在这时,站在一旁的另一个鬼子凶狠地扑了过来。黄士奇猝不及防,身子一晃,鬼子倒在他的身上。鬼子使劲按住黄士奇,嘴在黄士奇的肩上乱咬。黄士奇用肩狠命一抬,疼得鬼子急忙松口,鲜血从嘴角淌了下来,但鬼子仍忍痛死死按住黄士奇不放。这时,先前倒地的那个鬼子缓过了气,从地上爬过来夺黄士奇手中的枪。黄士奇咬紧牙关,把机枪死死抓住。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中俊闻声赶到,4个人扭打起来。此刻,负责接应的秦国章、毛士云见黄士奇久不得手,便借着运送木柴走了过来,看见黄士奇、苏中俊与鬼子扭作一团,意识到事不宜迟,只得抽出短枪,顶着一个鬼子的下巴开了一枪,鬼子应声倒下。另一个鬼子松开枪管,迎面扑向秦国章。秦国章眼疾手快,向着鬼子胸膛又是一枪,鬼子一命呜呼。
  凉棚里的鬼子酒兴正浓,猛听到营房后面两声枪响,吓得目瞪口呆。此时,留在凉棚边监视敌人的周荫森迅速拔出手枪,对准鬼子,大声喝令:“不准动!”鬼子怔住了。一个鬼子蠢蠢欲动,被周荫森一枪击毙,鬼子们顿时乱了套,情况万分危急。这时,黄士奇等突击队员从屋里转了出来,黄士奇在北屋的泥墙脚下架好机枪,对准敌群,猛扣扳机。可是扳机像生了根一样,就是勾不动。他急忙抽出驳壳枪,对准在桌旁的敌人,“砰!砰”打了两枪,其他同志也不约而同地举起枪,向鬼子和伪警察猛烈射击,场院中顿时烟尘弥漫,充满了火药味。敌人被打得倒的倒,滚的滚,撞的撞,爬的爬,乱成一锅粥。一个鬼子拦腰抱住了乡长,拿他当盾牌遮来挡去,不料被身后的毛士云一枪结果了性命,鬼子小队长儿玉在地上打滚至北墙,从窗口跳进屋子,企图拿枪顽抗,苏中俊及时赶到,挥手一枪,儿玉“啊”的一声回了老家。
  在围墙门口站岗的伪警察听到营房里枪响,立即调转枪口往里射击。隐蔽在旁边的我区队战士一跃而起,用枪顶着他的后背:“识相点,中国人不打中国人!”那伪警察吓得面如土色,忙把枪丢在一边。突击队员们从里面冲了出来,站岗的伪警察大喊“新四军来了!”他边跑边喊,其余伪警察听到喊声,也哄地一下往西拚命逃窜。
  突击队员边喊边撤,只跑了60多米,据点里的敌人持枪追了出来,子弹从队员们的身边呼啸而过。区队的战士奋力还击,吸引敌人,以掩护突击队员们携带机枪安全撤退。约莫跑了3里多路,周荫森看到黄士奇扛着机枪,累得喘不过气来,便急忙上前去接替。两个人正在换肩,敌人的一颗子弹飞来,击中了两个人一左一右的肩膀,鲜血直流。黄士奇、周荫森忍着疼痛,一手掩着伤口,一手抓紧枪脚,拖着机枪,拚命向汤家镇方向撤去。
  天渐渐黑了下来,突击队员钻进了青纱帐,敌人失去追击目标。崇海镇方向又响起了枪声,这是区队趁敌人守备空虚,冲进据点与守敌交战。追击的敌人听到后面有枪声,内心恐慌,立即溜回老窝去了。
  从此,我地方武装中秋节深入虎穴缴机枪的动人故事,在海门军民中广泛流传。
  (陈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