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手除奸

陆宝湖,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粗识几个字,1944年参加革命,时年24,他个短体胖,练过拳脚,有一身好力气。经常只身化装进入敌据点,因而又有“陆大胆”之称。
  1944年6月的一天,陆宝湖提了一只鱼篮子,来到据点外面喊卖鱼。伪巡长一听说有鱼,赶紧叫他进来。跨进伪巡长的房间,陆宝湖立即低声喝道:“不许动!识相点跟我走。”随即一块硬邦邦的东西抵在伪巡长的腰部,吓得他连求饶命,乖乖地跟了陆宝湖走。来到外间,伪军盘问,伪巡长回答:“我跟这位亲戚出去有点事,马上回来。”那伪军还给他们“啪”地一个立正。
  余东镇富北乡有个朱兆堂,卖国求荣,鱼肉乡里,上级决定把他除掉。陆宝湖一听说有任务就来劲。一天,据侦察员报告,朱兆堂在曹家宅上赌钱,陆立即带领民兵包围曹宅。他一人轻轻推门而入,悄悄地坐上了朱的凳头,一只手勾住了朱的肩膀。笑着说:“你们打牌,我坐着看看。”朱兆堂一看是陆宝湖,吓得浑身打颤,牌掉了一地。陆宝湖对其他3人说:“你们只管打,我只要朱兆堂一个人。”说完,猛地一用劲,把朱拖出宅头,处决了。
  还有一次,他接受了除掉叛徒花炉桃、施茂如的任务。这两人原来是我方民兵,现在当了大岸乡的正副伪乡长。他们知道我民兵活动的特点。因此,出门总是挂着枪,并且还拉开了机栓,不易近身。陆宝湖定下妙计,化装成过路行人,分头在花、施两人经常经过的地方“行走”。一天中午,两个叛徒刚喝过酒,从据点里出来,被伺机已久的陆宝湖发现。当花、施走到跟前之际,陆突然从棉花田里跃出,三个箭步,左右开弓,花、施两人被打翻在地,连枪也来不及从腰中拔出,其他几个民兵又一拥而上,拔出匕首,猛戳几下,两个叛徒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陆宝湖赤手除奸,一时传为佳话。自后,“陆大胆”的名声更加响亮了。
  (张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