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报员

1944年,在余东镇上活跃着一位机智勇敢的少年郎,名叫醒弟,他穿梭于敌哨林立、戒备森严的日伪据点,为我党我军传递情报,散发传单。
  在夏季的一天,镇上的党组织有一份重要情报要送到余西区交通站,到那里必然要经过北高桥。可桥上鬼子设了双岗,对过往行人盘查十分严密。若泅水过河,那大河上面又不时有鬼子的汽艇穿梭,两岸还有巡逻兵。地下党的领导人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只听见才10岁的醒弟那清脆的童声响了起来:“我有办法过河!”领导经过仔细研究以后,终于答应了他的要求。
  正午,高桥上站岗的日军在炎炎毒日下,昏昏欲睡。这时,醒弟赤膊短裤上了桥,日军一见有人来,马上就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见是个赤条条的小孩,戒心顿时少了三分,他们对醒弟说:“小孩的,过来过来的”。原来他们耍小孩玩,叫醒弟从桥上跳到河里去。
  这可是个极其残忍的恶作剧,小孩要是不会游水,必然会淹死。醒弟却不怕,他在五、六岁时就学会了游泳,鬼子叫他从桥上往下跳,正中他的计。可他却装着害怕的样子,扭着头不肯答应。鬼子狞笑着,围上来把醒弟揪到桥边,迫使醒弟往下跳。醒弟犹豫了一下,就“扑通”一声跳了下去,然后又做着奋力扑腾的样子,游到了对岸,桥上的鬼子乐得哈哈大笑。
  醒弟过河之后,一路小跑,直奔余西。不料,只走了三、四里路,迎面碰上了一队鬼子。鬼子看到醒弟,哇啦哇啦地叫着、比划着。鬼子翻译走上前来,喝问醒弟,是不是给游击队送情报的?醒弟愣了愣不回答,装作十分害怕的样子,只是往后退。那鬼子翻译走上一步,一把抓住醒弟的耳朵,猛地向前一推。醒弟重重地摔了一跤。那些鬼子兵围上来,又哇啦哇啦地叫了一通,见醒弟身上只穿一条短裤,以为是个顽童,只好作罢,“开路、开路”地走了。
  待鬼子走远,小醒弟立即翻身爬了起来,奔向余西区交通站,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原来醒弟把情报卷成细条儿,塞进了自己的鼻子里,然后在外面再塞进棉球,就这样瞒过了鬼子的眼睛。
  (黄耀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