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捣「老鸦」窝

那是在1944年4月的一个夜晚,一轮圆月被围在灰暗的云层里,天上几颗稀疏的星星眨着眼睛。夜已深了,偶尔一两声狗叫打破了午夜的寂静。
  在离悦来镇北半里的地方,民兵陆盛华、黄阿六等五六人在大队长浦德昌的带领下,正悄悄地涉渡着一条小河。幸好河不宽,水也不深,大家卷着裤脚,缓缓地淌到对岸。上岸后略略休息了片刻,振了振精神,借着微弱的月光,望见悦来镇被笼罩在阴沉沉的夜色里,只有东南角的杨丹成小楼里还闪烁着灯光。
  浦德昌一挥手,果断地命令:开始行动!于是,大家摸了摸腰间的手榴弹和小插子,浑身陡增了力量。他们微微地弓着腰,在黑乎乎的小道上,疾风般地直向小楼逼去。
  民兵凭着对地形的熟悉,借着暗淡的月光,神速地抄到了小楼附近。
  这杨丹成小楼,位置在悦来镇的东市梢南后街,东侧有条宽阔的大河,在大河的东岸筑有鬼子的碉堡,河上架有大桥,东西两岸相通。小楼里12个“黑老鸦”【黑老鸦,指伪警察,因伪警察平时穿黑色制服,头戴黑色白圈的帽子,形如老鸦。】,经常窜到附近乡下作恶。平时,他们把隔河的日寇据点作为后盾,有恃无恐,不把民兵游击队放在心上。
  深夜,四周显得更寂静、阴森,小楼里时断时续地传出了粗杂的鼾声以及噼里啪啦搓麻将的声音。
  这时,只见楼下豁地闪出五六个黑影,疾步向小楼扑了过去。一眨眼功夫,这些人飞一般地上了小楼。当头的是浦德昌,他手中紧紧地握着插子,机警地从门缝里往里瞧,只见七八个“黑老鸦”歪歪斜斜地躺在床上睡着了,只有4个“黑老鸦”还在聚精会神地搓麻将,于是大家一齐涌了进去。
  “不许动!”当“黑老鸦”们还没来得及搞清情况,民兵们早已立在他们背后,用小插子对准了他们的脑袋。浦德昌压低了嗓子,低声严厉地警告:“不许叫喊!否则要你们的狗命。”这下把4个“黑老鸦”吓坏了,浑身打着哆嗦,蜡黄的脸上滚下了豆大的汗珠,缩着身子乖乖地举起了手。睡在床上的“黑老鸦”听到响声,万万没料到民兵会来袭击。当睁开惺忪的眼睛一看,顿时吓昏了,只见民兵手持刚收缴到的枪对准了他们。他们一个个举起了双手,直叫“饶命”。民兵呼地吹熄了桌上的灯,背起缴获的枪,旋风般地奔下楼去。有一民兵点燃了小楼西墙边的干柴堆,不一会儿,大火燃起。小楼上的“黑老鸦”一看火烧小楼,像一圈猪似地嚎叫起来,叫声惊动了河东据点里的鬼子,因在夜间,鬼子不敢出来,只是放了一阵乱枪。然而,浦德昌带着民兵越过小河,安全地返回了驻地。
  (保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