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震沙家仓

沙家仓地区农民受尽了以沙锦标、沙锦成、邱秀莲为首的恶霸地主的残酷剥削,交不起地租,付不起苛捐杂税。
  1927年9月的一天,农民们在赶集回来的路上叫苦不迭,骂声不绝。有个20岁左右剃西式头发的小伙子听了十分同情农民的境况,鼓励大家说:“有办法,不用愁,我们齐心抗租抗捐!”大家看着他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不禁言辞更加激愤。他,就是从崇明新调到海门来的第一任中共县委书记沈惠农。
  “我们组织起来!”农民严大信说。
  “组织农民协会和他们斗!”佃农钱文明接着说。
  沈惠农宣传的革命道理犹如一把火种,在受苦农民中燃烧,很快就有二、三十个青年农民积极响应,建立了农民协会。沈惠农发展了严大信、钱文明等同志入党。
  11月上旬的一天晚上,钱文明家的小油灯昏黄地亮着,屋子内挤满了人头。沈惠农在讲解农民革命道理,从湖南农民运动讲到崇明县万人参加“议租大会”,深刻揭露地主的罪恶阴谋,讲述农民在减租斗争中取得的胜利。
  “沙家仓的地主比湖南的地主更凶残!”
  “天下乌鸦一般黑!”
  大家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时时打断沈惠农的讲话。那是农会会员在开会讨论减租斗争,筹划集会游行。草屋内热气腾腾,草屋外夜深人静。
  农民发动起来了,第二天,举行了集会游行。但是,恶霸地主无视农民协会的减租要求,采用关押欠租佃农陆寡妇的高压手段公然与农民对抗。被激怒了的广大佃农纷纷要求农民协会作主,为佃农撑腰,责令沙家仓地主立即释放陆寡妇。
  11月5日,300多农民群众在郁氏小学集会,沈惠农在会上讲穷人要翻身、团结斗地主的道理,农民们深受启发。会后,大家沿埭游行示威,举着小旗高喊着:“实行‘二五’减租!”“拥护农民协会!”“打倒恶粮户!”“一石租减去二斗五升!”“上宅收租当强盗办!”等口号,沿途经过施珩仓、黄成仓、六号仓,一千多农民,浩浩荡荡,行程二、三十里。地主们吓得收起吊桥,闭门紧守,不敢蠢动。
  恶霸地主负隅顽抗,10日上午,地主邱秀莲坐着轿子,带着两个伙计闯进佃农范朝宰家,企图暴力收租,被附近佃农范廷相、周永安等人发觉,当即向沈惠农报告,沈惠农带领佃农赶来,把邱秀莲团团围住。周永安挥动拳头,喝令地主把粮食还给范朝宰。邱秀莲慑于众怒,心慌意乱,威吓了几句便灰溜溜地跑了。
  革命威震沙家仓,革命的火种在海门全县很快成为燎原之势。
  (陈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