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浩乡里话刘浩

地处海门东部,六甲坝公路口的刘浩烈士墓地,那挺拔的松柏,茵茵的绿草,簇拥着英雄事迹陈列室和高大的墓碑。整个墓地既显得庄严肃穆,又凝聚着烈士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农历癸未年(1944年)腊月二十八日,六甲地区贫穷困苦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心头平添了深深的哀痛。凌晨,正当刘浩为党为人民尽心竭力工作的时候,不幸被突然袭来的日伪军枪杀。六甲地区的父老乡亲骤然间失去了一位贴心人,一位爱戴的领导。
  刘浩,1941年从上海来到这异乡客地,担负起开辟抗日民主根据地的重任。这位年方十九,身材单薄,略带浙东口音的小伙子,瞅准机会走东家,跑西舍,到处访贫问苦。
  有一天黄昏时分,为实行“二五”减租,成立农抗会组织,刘浩来到李老汉家。主人是位靠种“包三担”,兼打短工为生的穷汉。世事的风霜,使他紧锁着眉头,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眼下来人进门,连座也不让一个。刘浩“大伯”一声叫去,学着乡间土语,与李老汉拉起了家常。慢悠悠的话语,渐渐两人扯得火热。趁此时机,刘浩从筷笼里抽出一把毛竹粗筷,用一双筷子易折断,一把筷难掰断的简明事例,讲清了组织农抗会,团结一致,共同向地主老财斗争,才能取得胜利的深刻道理。说着说着,老汉的眉宇逐渐舒展开了。
  不久,刘浩在一庙场上主持召开数千人的“二五”减租大会。他跨上用桌子搭起的讲台,发出激越的陈词:“打鬼子,保家乡”,“抗日救国,人人有责”。要“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坚决“实行‘二五’减租,改善人民生活”。群情激奋了,贫苦农民个个摩拳擦掌。当即,在他的带领下,大伙浩浩荡荡开赴大地主施毓祥宅,清算出上百担粮食,农民真正获得了自己的劳动成果。刘浩趁热打铁组织建立起六甲地区第一支民兵队伍。
  1943年初,反“清乡”斗争进入艰苦时期,日伪军拉锯扫荡。刘浩带领游击队,时而分进合击,时而化整为零分散出击。往往是住草棚、宿芦荡、睡地铺、伏沟沿,出生入死与敌人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当地有一伪保长,甘愿认贼作父,收捐拉夫,敲诈勒索,刺探情报,残害我干部群众。刘浩及时召开区委会,决定铲除这颗毒瘤。他带领民兵,出其不意将其生擒,又召集数百名群众,在一大地主宅院开会,公开审判处决了这个罪大恶极的伪保长。刘浩,六甲地区的日伪军听到这名字,心惊胆颤;而贫苦农民听到这名字,就有了主心骨。
  光阴流转,40多个年头过去了。刘浩的音容笑貌、举止言行,一代一代传诵着、怀念着。县人民政府一成立,就将六甲乡改名为刘浩乡,让人们世世代代永远记住他的英名。
  (周洪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