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脱险

(一)组织部长被捕以后
  “砰砰——”清脆的枪声突然在寂静的夜空响起,紧接着又是一阵密集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交织在一起……
  这是1943年9月某天夜里发生的战事——在聚星镇北我东南县委所在地遭日伪军偷袭,东南县委机关干部奋起还击,且战且退,并分头突围。
  我县委组织部长赵峰这一组的机关工作人员在突围中被日伪军紧紧咬住,难以摆脱。当退到一条沟沿附近,通讯员黄荣爬起来观察敌人的动静时,突然手电筒光直照过来,赵峰忙跃起将他按下,自己胸部中弹负伤。这时,子弹的嗖嗖声夹杂着“抓新四军!抓活的”嚎叫声直逼过来。战友欲背起赵峰撤退,但他用尽力气将战友推开,说道:“不要管我,同志们快跑!”他捂住胸部,艰难地向前爬起,不一会儿,眼睛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赵峰慢慢地睁开疲倦的眼睛。仔细一瞧,自己竟躺在一间陌生小屋的芦柴上。室内一片昏暗,仅在西面小窗里射进一线阳光,门前还有岗哨的说话声。赵峰估计自己是昨晚昏倒过后被捕,目前至少是第二天的下午了。他镇静下来,想好可能发生的不测与对敌斗争的策略。
  傍晚,敌人发现赵峰清醒过来后,便对他进行了软硬兼施的审问。但他镇定自若,应答巧妙,始终说自己是上海失业返乡的青年,因走夜路而碰上了他们的队伍,未暴露自己的身份。
  再说赵峰受伤被捕的消息传到东南县委后,同志们十分焦虑,县委书记洪泽当即指示海中区委书记陈清具体负责营救工作。
  紧张的营救工作开始了。出事的第三天上午,我方控制的“两面派”乡长拎着重礼来到鬼子小队长面前,说被抓的青年是他的从上海返乡的表弟,务请关照。鬼子小队长一见礼物,顿时眉开眼笑,答应了他的请求,允许离开据点到街上保外治伤。当天夜里,陈清率领海中区队直扑聚星镇,其中,一路突击队埋伏在据点外面,以防不测:一路突击队则直接救护赵峰。突击队员翟志元悄悄地潜入赵峰的住处,背起他从后门迅捷而去,待到安全地带后,用一条小船顺利地把他护送到根据地。
  翌日,日伪军得悉新四军半夜营救被捕伤员后,顿觉不妙,认为被救的可能是新四军的重要干部,便迅速查找“两面派”乡长,哪知乡长已于当日清晨去上海了,气得鬼子壕壕直叫,立即驱使伪军再去搜查那天赵峰受伤的地方……
  (二)机要文件失踪以后
  却说伪军在鬼子的安排下,骂骂咧咧地朝那天出事地点走去。到达现场后,用刺刀东挑西顶,直至太阳下山时还未搜出东西。就在准备归队时,不远处河沿上一个伪军大声喊着队长,说是找到了新四军的机密文件。伪军队长大喜,但揣着文件沉思了一会儿却说:“你们不要跟日本人说起这事,他们也太欺侮人了,这个时候还叫兄弟们出来搜查,碰到新四军还不是给崩了脑袋。我们把文件直接送上去,也许能受到嘉奖呢!”众伪军点头称是,斜挎着枪,哼着流氓小调回据点去了。
  原来,那天赵峰负伤后,日伪军越追越紧,通讯员黄荣考虑到可能发生危险,就迅速将文件塞进芦苇丛中。不巧的是,黄荣未走多远就中弹牺牲了。
  再说伪军获得机密文件后,按隶属关系上交给伪苏北清乡地区政治工作团启海联合分团邀功,恰被我方打入分团的李鹤发现。
  某日,李鹤上班后发现一包写上“密不录由”,并用多层牛皮纸封好的文件包,拆开一看,大为震惊。文件包中除了有关我党整风学习等一般性文件外,还有上级党委和东南县委关于反“清乡”的计划部署等未失时效的重要指示、报告等机密文件,特别是几个笔记本上记载着党组织名称及党员干部名单、地址,还记着“乙种组织”的基本情况及有几个名字联在一起的某秘密联络线上的党员。
  事关重大,十万火急。李鹤找到打入伪特区公署的王承商量对策,认为这包文件如落入敌手,我党组织就会遭受重大损失。幸好伪军给分团报告上,没有开列文件清单,这就可以销毁其中关系重大的文件和材料。至于抽掉哪些,保留哪些,则需请示组织决定。当然,敌人有可能上下左右通气后清醒过来,并联系所获文件进行追查,到时将非常麻烦。时间紧迫,请示组织刻不容缓。当天晚上,李鹤赶紧把一大包文件的详细目录全部抄出清单,第二天趁星期天休息,火速赶往南通,找到中共苏中四地委秘工部长谢克东。谢克东在重要的文件目录前做了记号。李鹤回海门后速将有记号的笔记本和文件材料抽出后销毁,其余则向伪团部上报。
  一向办事拖拉的伪苏北清乡地区政治工作团,这次倒很爽快。当这些无关紧要的文件上报后,敌人如获至宝,立即嘉奖下属,李鹤因“功”“荣”升为分团办公室主任。
  (季耀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