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城暴动

1916年4月的一天夜晚,通州城里行人稀少。虽已是仲春季节,但夜风还有些冷飕飕,许多店家早已打烊,偌大的城里显得空荡荡、冷冰冰,一片萧条景象。
  这时,在通往通城的一条窄路上,有13位小伙子,一式单裤短褂,一路小跑,直奔通城。为首的那位名叫龚士芳,时年26岁,早在1908年——那时才18岁就参加了孙中山的同盟会,从事反帝反清活动。年初,窃国大盗袁世凯做了洪宪皇帝,通州城里乌云密布,袁的爪牙纷纷出动,大肆搜捕革命同志,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龚士芳怒火中烧,他不容民国被毁一旦,决定响应云南蔡锷将军的号召,在通州城里举旗讨袁。经过一番策划,终于联络了12位同志,携带手榴弹,决定今夜动手,在苏北放一个响雷。不一会,通州城就在眼前了,龚士芳招呼了一下战友,便都弓着腰,乘着夜色,躲进了通州的一条巷子,七弯八拐,直扑府衙。
  府衙前,阴森森。原来还挂有两只大灯笼,今天不知咋搞的,连站岗的哨兵也没有。龚士芳一看气氛不对,刚要撤退,一声哨响,一群如虎如狼的伏兵四面扑来,一个抱住了龚的后腰。龚士芳奋力挣扎,猛然间,他从腰中拔出手榴弹,毫不犹豫地拉了弦,那手榴弹冒出丝丝的青烟,间或爆出一二朵刺眼的火花,火药味迅速弥漫开来……顿时,敌兵哇哇大叫,抱头鼠窜……
  不料,青烟之后,爆炸声没有响起——这是哑弹,惊魂甫定的敌兵又重新蜂涌而上,龚士芳等革命同志,终因寡不敌众,一一被捕,随即被押到狼山,沉入江底。
  原来,这次暴动失败归因于谋事不密,有个叛徒陈阿四为了十块大洋赏金,向敌人告了密。暴动虽然失败,时隔不久,窃国大盗袁世凯就在全国人民的一片唾骂声中死去,遗臭万年。而龚士芳作为海门县最早参加同盟会的革命者之一,虽死犹生,留芳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