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拔牙

1943年7月的一天早晨,地处麒麟镇南市梢的一个院子里,一个教官模样的人装腔作势地在一排歪歪斜斜的伪保长面前喊着“立正,向右看齐”,突然不知从何处冒出两个人来,动作迅捷地用驳壳枪顶住教官的胸膛。顿时,这家伙一扫刚才的威风,两腿酥软,面如土色……
  原来,这个教官是麒麟镇伪保甲指导员陈宗周。他积极为日寇效劳,一批又一批地训练伪保长,扶植爪牙,收集我方情报。此害不除,贻患无穷。东南短枪队二分队接受任务后,派员侦察,了解到这家伙夜里住在区公所里,每天早上到南市梢一个院子里给伪保长上军事课。院东的碉堡里有6个伪军驻守,他们将敲诈勒索得来的钱,用于赌博,每天赌到深夜,第二天就睡懒觉,碉堡外只剩一个伪军站岗。另外还有6名日本鬼子驻在西市梢;伪军的一个排驻在东市梢的伪区公所里。情况摸清后,短枪队员决定利用早晨赶集的机会进入据点除害。
  第三天早晨,6名队员将短枪分别放在装满西瓜、菜瓜的篮子里,混在人群中进入麒麟镇。其中3名队员走到据点附近时,岗哨见满篮西瓜,顿时眼睛发亮,连声招呼“快来!快来!”刚捧起西瓜,驳壳枪便已顶住了他的后背,站在面前的短枪队员眼明手快,把他的步枪一下子夺了过来。紧接着两个队员又扑进院子,把正在起劲地喊着口令的陈宗周一把抓住,用驳壳枪顶住了他的胸膛,拖着就走。这家伙自知罪孽深重,就像疯狗一样嚎叫,拚命挣扎,死赖着不肯走。情况紧急,刻不容缓。短枪队员见活捉陈宗周无望,就对着他的脑袋开了一枪,恶贯满盈的陈宗周顿时血流如注,两腿一伸便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受训的伪保长们目睹此状,呆立一旁,待清醒过来时,便各自夺路逃窜了。
  就在这个时刻,刚才被缴了枪的岗哨乘隙逃跑。并狂呼:“新四军来了!新四军来了!”短枪队员从篮子里掏出手榴弹朝岗哨猛掷过去。短枪队员乘着烟雾,混在奔走的人群中,顺利地撤出麒麟镇,等到日伪军闻声赶来时,只见到伪军的两具尸体。
  (季耀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