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探检问所

海门茅镇西南靠近史家镇有个港口叫宋季港。抗日战争时期,宋季港是联接江南和苏北的水路交通要道之一。日伪为了阻止我抗日军民把武器和物资等从江南运往苏北,就在港口设立了一个检问所,对来往客商强行检问。驻在检问所的伪军警常借缉查违禁品之名,敲诈勒索,鱼肉百姓。群众和客商无不恨之入骨。
  1943年7月下旬,海西区队侦察员王刚奉命去宋季港侦察敌情,探明检问所虚实,为打击检问所驻敌作准备。一天下午,烈日炎炎,湿润的江风阵阵吹来,王刚头戴白藤凉帽,身穿印度绸长衫,脚穿一双擦得雪亮的皮鞋,头顶烈日,手摇折扇,风度翩翩、气宇不凡地向史家镇走去。
  来到镇上,发现沿江一带都驻有敌人,不能直接靠近港口。王刚只好在街上慢慢地踱着,准备寻找熟悉情况的过路群众询问。但天气炎热,稍一动弹便挥汗如雨,很少有人上街。王刚在街上一直溜达到下午4点多钟,仍未了解到检问所的具体情况。怎么办?王刚心急如焚。他望了望即将西沉的太阳,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迈开大步,直奔伪乡而去。
  来到伪乡长家,只见屋门敞开着,堂屋里的藤躺椅上,伪乡长的老婆正悠然自得地摇着芭蕉扇乘风凉。王刚上前打听伪乡长是否在家,伪乡长老婆翻着白眼,爱理不理地与王刚搭讪着。王刚见伪乡长不在,便随机应变,佯称自己是上海兴勤皮鞋店的老师傅,不久前讨了个老婆,因为一点小事吵了嘴,老婆便卷了钱财逃之夭夭,不知去向。只晓得老婆娘家住在史家镇附近,故来此地寻找。由于人地生疏,找人困难,希望能得到乡长的帮助。说话间,王刚故意把口袋中的一大叠钞票显露了一下。伪乡长老婆见有油水可捞,马上换了一副面孔,从躺椅上翻起身来,端凳倒茶,热情接待。王刚乘机打听起港口的有关情况来。不多一会儿,伪乡长回来了,王刚装作心事重重的样子,把“事情经过”又讲述了一遍,并表示只要乡长帮忙,定当厚报。伪乡长见钱眼开,一切信以为真,不怕难忍的酷热,领着王刚在沿江一带打听他“老婆”的住处,并向王刚透露了不少有关检问所的情况。
  第二天一早,王刚又上街寻找“老婆”的踪迹去了。他刚走到菜市场附近,见一个伪军伙伕模样的人坐在两只蔬菜筐边的扁担上休息。王刚见状,心中大喜,便走上前去搭话。那伙伕抽着王刚递给的香烟,打开了话匣子。王刚在一旁不时地捧他几句,伙伕的谈兴更浓了,毫无顾虑地将检问所的地理环境、人员配备和武器装备等情况,讲了个详详细细。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王刚返回驻地后,把侦察到的情况向队长程鹏生作了详细汇报。第二天深夜,海西区队和县团各抽10余名战士组成一支短枪队,按照王刚提供的行进路线,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了检问所。正当检问所的那帮家伙做着发财美梦的时候,10多支短枪齐发,打得他们哇哇直叫,在黑暗中乱成一团。短枪队员们大声警告敌人:“以后如果再为非作歹,欺压百姓,就叫你们个个见阎王!”
  等到周围据点的敌人闻声赶到检问所时,我游击健儿早已撤得无影无踪了。
  (陈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