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战战显神威

1943年7月,正是日寇在海门“清乡”最疯狂的时期。敌伪军在我海中区永平乡周围的江家、三阳、悦来等集镇上安下了据点,控制了这三镇之间的交通要道。为了集中优势兵力,有效地消灭日伪的有生力量,我主力部队已经转移到外线寻找战机,整个永平乡只有一支民兵游击队,五六支旧毛瑟枪和老套筒枪。敌人以为天下已是他们的了,便肆无忌惮地沿着公路线下乡骚扰百姓,烧杀抢掠,并强行编查保甲,以实现其全面伪化的罪恶阴谋。
  强敌压境,但丝毫动摇不了永平乡抗日游击队的钢铁意志。他们挑选出七八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组成狙击组,出其不意地武装袭扰敌人,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鼓舞广大群众的斗志。
  为了鼓励游击队员英勇杀敌,东南警卫团奖给狙击组5颗地雷。这可把这帮小伙子们给乐坏了,他们迫不及待地领回了地雷,兴奋得连夜商量如何尽早让敌人尝尝这铁西瓜的滋味。正在这时,在三阳镇敌据点烧饭的顾师傅回来报告,说是明天一早有一批日伪军要从三阳出发去悦来。这正是消灭敌人,大显地雷神威的极好机会。于是,狙击组当即研究决定了战斗方案,并火速布置实施。
  夜,静极了,月光泻在地上,田野、道路、村庄像镀上了一层银。狙击组的小伙子们扛着铁锹,用竹篮装着地雷,趁着夜色,来到三阳至悦来的必经之地——十三匡河东300米处的公路上。放好警戒后,他们便二三个人一组,在公路中央用铁锹使劲地挖起坑来。挖好两个深约40厘米的小坑后,便把两个地雷安安稳稳地放在里面,地雷的拉火绳索引向公路南80米处的玉米地里。接着,大家把挖出的泥土掩盖在地雷上,还撒了些碎砖屑、乱石子,扔一些水草等杂物加以伪装,一切布置停当,东方开始露出了鱼肚白。
  天大亮了,桔红色的阳光透过玉米株照射在隐蔽于田中的狙击组员身上,给这些被露水沾湿了衣服的小伙子带来了温暖。大家不时地从玉米株丛中探出头来,朝三阳镇方向眺望,焦急地等待着敌人前来送死。
  8时许,远远望见一群敌人走过来了,大家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上,负责拉绳引爆的施明堂更是紧张得瞪圆了眼睛,手中紧攥的拉火绳索也被手汗浸湿了。
  敌人愈走愈近。大家屏住呼吸,目光透过玉米株叶的缝隙紧盯着敌人。一个、两个、三个……一共10多个,有鬼子,也有伪军。当敌人进入布雷区时,一个鬼子似乎发现了什么,弯下身子,用刺刀挑挑水草,拨拨碎砖石子。突然,他手指着地面上的新土,叽哩哇啦地朝其他鬼子干嚎。顿时,鬼子们立即如临大敌似的平端三八枪,惊慌失措地向四周张望,伪军也莫名其妙地跟着鬼子瞎咋呼。
  不好!鬼子可能发现地雷了!事不宜迟,狙击组组长陆汉章的手往施明堂的肩上一拍,施明堂会意,急忙用力把拉火绳索一拉,只听得“轰——轰——”两声巨响,刹那间沙土飞扬,烟雾弥漫。硝烟飘过,只见一个鬼子被炸得血肉横飞,两个鬼子和3个伪军捂着流血的伤口哭叫,其余的日伪军鬼不鬼人不人的,像被掐了头的苍蝇乱窜乱撞。
  隐蔽在玉米地里的狙击组的小伙子们见此情景,个个欣喜若狂,但还觉得不过瘾,操起手中的“旧毛瑟”和“老套筒”,狠狠地朝敌人打了一阵排枪后,便迅速撤出了战斗。
  (陈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