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骨头王成福

在抗日反“清乡”斗争中,海门县新河乡民兵积极配合主力部队,神出鬼没地袭击敌人。日伪视新河乡民兵为眼中钉、肉中刺,为解除其心腹之患,不得不抽调兵力,重点“围剿”。
  一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日寇小队长牛尾率领日伪军数十人悄悄地包围了新河乡。此时,乡队民兵王成福怀揣会议通知书和救灾募捐清单正要去富北乡,刚出家门,只见20多个日伪军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直扑过来。王成福见势不妙,立即收住脚步,退回家中,穿过后门,跳进东泯沟,把会议通知和募捐清单三下五除二地塞进河底淤泥里。他正要爬上岸来撤离,十几把刺刀已对准了他。
  敌人把王成福带回屋里,逼他交出枪支,并要他带路去抓其他民兵。王成福假装害怕的样子,颤颤抖抖地说:“我是个老百姓,没有枪,也不知道谁是民兵。”敌人把他的家翻了个底朝天,连一颗子弹也没有搜到,只得把他带回富安镇据点,关进黑牢。
  第二天上午,日寇把王成福从黑牢中提出,牛尾小队长亲自审讯。他叽哩咕噜了一阵,翻译赶忙上前替王成福松了绑,满脸堆笑地说:
  “小伙子,别吃这份苦了,把你晓得的情况,统统告诉皇军,马上放你回去。”
  王成福强压住内心的厌恶和愤怒,慢条斯理地说:“我是个规矩百姓,不知道什么情况不情况。”
  翻译再三“开导”,王成福仍然滴水不漏。牛尾火了,大声吼道:“你的狡猾狡猾的有!苦头的米西米西!”话音刚落,几个彪形大汉立即搬来了老虎凳,穷凶极恶地将王成福捆绑在老虎凳上。鬼子在他的膝下塞垫砖头,塞一块问一句:“说不说?”王成福只觉得疼痛钻心彻骨,脸上豆大的汗珠雨点般地滚落下来,面色由红变紫。但他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当他的膝下被塞进第五块砖的时候,脚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王成福眼一黑,惨叫一声,昏厥了过去……
  一桶冷水泼来,王成福渐渐恢复了知觉,恍惚之中又听到牛尾在吼叫:“说不说?不说撕拉撕拉的有!”王成福意识到敌人要下毒手了,然而他早已作好了思想准备。20多年来,王成福一直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在同阶级敌人的斗争中,炼就了坚毅刚强的性格。乡成立农抗会,他带头参加;打土豪分田地,抗东洋杀汉奸,他总是走在头里。加入共产党后,他革命意志更加坚定。他懂得革命者要始终保持气节,在敌人面前决不能低下高贵的头,为革命洒尽热血更是无上光荣。面对牛尾的嚎叫,王成福斩钉截铁地回答:“不知道!”
  牛尾见软硬兼施都撬不开王成福的嘴,便一挥手,杀猪般地嚎叫着:“拉出去——!”几个鬼子兵如狼似虎地扑上来,拖起浑身无力的王成福往外走。他们来到门外一个刚挖好的泥坑旁,翻译指着坑对王成福说:
  “这里就是你最后的归宿,你还有什么话要讲?”
  “和你们这些强盗、畜生还有什么话可讲?”王成福两眼喷火,愤怒地回答。
  四五个鬼子举起了枪,对准了王成福的胸膛,黑洞洞的枪口发出阴森森的寒光。面对死神的威胁,王成福脸不变色心不跳,表现了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只听得“咔嚓咔嚓”几声响,敌人的子弹上了枪膛,就在这时,翻译突然把手一划,叫声“慢!”然后踱到王成福跟前,假惺惺地说:
  “怎么样?现在说还来得及。”
  王成福正气凛然,怀着对敌人的深仇大恨,坚定不移地回答:
  “要杀要剐由你们,要我出卖中国人办不到!”
  翻译羞得满脸通红退了下去,鬼子兵嚎叫着又举起了枪。
  王成福轻蔑地望了望敌人的枪口,然后目光移向远方,心中默念着:“亲爱的党,亲爱的同志们,永别了!”
  “叭!叭!”枪声响了,子弹呼啸着从王成福的耳边飞过。排枪响过,王成福仍纹丝不动,巍然屹立着。原来敌人搞的是假枪毙,妄图以此威逼王成福就范。但是敌人的阴谋在坚贞不屈的硬骨头战士王成福面前彻底破产了。
  敌人见死亡威胁不了王成福,就又把他押送回来。牛尾皮笑肉不笑地叫鬼子给王成福松绑,并且又叽哩咕噜地说了一阵。翻译传话给王成福:“皇军说你是良民,你吃了苦,这是新四军和民兵害的。回去以后,知道了新四军和民兵的情况立刻来报告!”
  王成福见鬼子黔驴技穷了,心中暗暗发笑。但他清醒地知道,豺狼是不会改变吃人本性的,鬼子放我回去是放长线钓大鱼。我不妨来个将计就计,回去以后再组织力量狠狠揍鬼子,让敌人偷鸡不到反蚀米。
  经过严峻斗争考验的王成福脱离虎穴后,在党的领导下,与广大民兵战士一起,更加自觉积极地投身到抗日斗争的洪流中去。
  (陈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