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头拍「苍蝇」

在江家镇西市梢,住有一个名叫管凤祥的。他终日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嘴角上整天叼着一根纸烟在全镇乱转悠。两只夹烟的手指被熏得焦黄焦黄,两只翘起的大黄牙豁露在嘴唇外边,人们背后称他“污头苍蝇”。日本鬼子侵占江家镇后,他的吸烟升了级,小烟不抽抽大烟。吸大烟钞票从何而来?仗着他土生土长,人地两熟,专为鬼子干坏事而到处敲榨勒索。
  早市上,他像狗一样站在进镇路口边,一旦发现我方民兵、干部进镇,他就颠腾着屁股跑到炮楼里向敌人报告去了。为此,我方人员被捕被杀害了好几个。当地民兵早就想除掉这个民族败类,但他像狐狸一样狡猾,一个人很少走出据点范围,要除掉他不很容易。
  管凤祥的西宅住有当地有名望的私立三益中学校长王冰如。他的妹婿杨希仁,表面担任当地保长,实为我方做事。
  一天,杨希仁接受了富中乡中共地下组织交给的任务,带着他的堂弟杨希良到王冰如家作客。杨希良是富中乡的民兵,聪明能干,血气方刚,处事灵活果断,这次进镇决心除掉管凤祥这只“污头苍蝇”。他们吃过中饭,王冰如拿出纸牌来留客,杨希良表面推托,心中十分高兴。赌钱三缺一,杨希仁有意提议邀请管凤祥来凑数,而管凤祥一听说有人叫他玩牌,有请即到,认为可以捞它一把了!玩了一阵子,杨希良故意掸落一张牌,假装俯身拾牌之际,拉开裤脚管,抽出裹褪布里小插子。不料,那坏蛋也望下去,忽见一把亮晃晃的东西在他面前一闪,他知大事不好,心脏狂跳了几下,浑身发抖。但他很快意识到,碉堡就在东边附近,怕什么!杨希良也知自己身藏武器被发现,一下子杀掉这个汉奸不易,干脆停止行动。此时管凤祥那有心思赌钱,便谎称妻子有病,告辞回家。
  杨希良密切注意那坏蛋的行动,那只狐狸为防止杨希良从背后扑上来,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故意从一条泯沟西往南走,想绕一个圈子到碉堡里去报信。杨希良迅速从沟东接近管凤祥。因沟沿上长满了密密的芦苇,坏蛋看不见沟东的情况。杨希良估计大大超前那坏蛋,便凫水过沟,躲藏在玉米地里,等那坏蛋的到来。
  “不许动!”当管凤祥转过身来,见一把明晃晃的小插子对准了他的脑袋,吓得那吸大烟而瘦黑的脸上冷汗直往下淌,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乖乖地被押着走。
  突然,隔沟前方传来“咯咯咯”的皮鞋声。不好,是鬼子的巡逻队。那个坏蛋听见皮鞋声传来,以为这下有救了,刚要张嘴叫喊,突然被背后飞起的一脚踢个嘴啃泥,屁股随即被双腿压住,脑袋被揿到田里的沟泥里,这下别说喊,连呼吸都困难了。杨希良干完这一切,透过芦苇仔细一看,好险!果然是一队鬼子兵走过。敌人一过,提起半死不活的管凤祥往前走。过了一条小河的暗桥后,林英村的民兵前来接应。这个充当汉奸卖国贼的管凤祥最后被民兵推在二十匡河里吃了“大汤馄饨”。
  事隔多年,每当人们谈起民兵杨希良为民除害的这段英勇事迹,还常常眉飞色舞。
  (保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