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义灭亲的民兵队长

抗日战争时期,池棚镇西约一里处住着洽康乡民兵队长徐尚兰,他有个表伯叫黄锦达,表弟叫黄卫忠,虽是近亲眷族,但思想各异,走的不是一条道儿。
  日本鬼子侵占池棚镇后,黄卫忠当起了同仁乡伪乡公所办事员,黄锦达也成了伪乡公所的常客。那个伪乡公所设在横街中间的小楼上,向着街市。每天清晨,黄锦达凭着人地两熟,用他那双贼眼盯住上市的每一位行人,不时地用卫生棒向人群指点着,向伪办事人员们介绍:“这人是‘乌丘蟹’,能敲上他一笔;那人家道厚实,有油水可榨……”经他这么一点拨,这群狐群狗党就串通一气,由伪军中队长张海清带领着伪军三天隔两日下乡,名为“清剿”,实为抢掠。被抓乡民,少则20担,多则50担粮食才能赎身,百姓叫苦不迭,而黄氏一家却大发横财。民兵队长徐尚兰早就想在“表亲”身上开刀,为老百姓出气。
  经侦察,那表弟黄卫忠在据点里住,一时没有机会对他下手。表伯黄锦达则在家中住宿,但宅子离据点很近,又有四厅宅沟,宅前仅设一吊桥,并有一条焦黄狗看守,把守严密,出入困难。
  1943年4月中旬的一天,徐队长探知据点里敌人要全部出动下乡扫荡,除贼机会来了。他叫上五、六个民兵,带着小插子和锋利的菜刀,准备行动。
  夜入三更,只听得北面一线一片犬吠声,徐队长猜测到据点里的敌人已出动,就率领民兵直奔黄宅而来。看宅焦黄狗与主人一般可恶,一听有脚步声,便狂吠起来。一民兵机智地在宅外侧投了一块泥块引狗,其余的人从另一方向神速地泅水过宅沟,一头钻进宅后的茅厕棚里。一会儿,后门吱的一声开了。黄锦达听得黄狗叫,想从后门出来探探外面的情况。民兵们在暗处仔细认了认,正是那个老王八。当这坏蛋走近茅厕棚时,突然劈头盖脑斩来几菜刀,接着腿上又被捅了几插子,这个坏蛋还没来得及哼一声,倒地毙命了。黄锦达老婆听到屋后有零乱的脚步声,知道情况不妙,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声嚎叫起来,呼天喊地地向据点里的“弟兄”求救。民兵们知道据点里已空空如也,只管大胆放下吊桥外撤。你知道这位刀劈老贼的是谁,正是民兵队长徐尚兰。
  事后,黄卫忠吓得惶惶不可终日,没过几天,带着小老婆逃到茅镇敌据点去了。
  (保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