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桥伏击战

海门县三阳乡有个村子叫六三村,这是为了纪念新四军1942年6月3日在三阳镇东的斜桥伏击日本鬼子,取得辉煌胜利而命名的。
  1942年5月,日本鬼子占领了海门东部重镇三阳,因急于向启东县推进,日寇便天天出动,强拉民夫,赶修公路。我新四军一师三旅七团决定狠狠打击三阳镇之敌,挫败敌人侵占启东的阴谋。经过多次侦察,基本摸清了三阳镇附近各据点敌伪兵力部署和活动规律,选定在三阳镇东3里多的斜桥附近设置伏击圈,等待鬼子下乡修公路时伺机加以聚歼。
  团部指令一营为主攻部队,在斜桥以东至塌水桥之间伏击敌人;二营负责阻击三阳镇出动的援敌,并协同一营围歼伏击圈内的敌人;三营为机动部队,负责阻击其他各地可能出动的增援之敌。地方党组织动员群众全力支援这次战斗,迅速拆除了伏击圈里一个有20多间房屋的大宅院,为我军全歼敌人扫除障碍。
  6月2日,日寇数十人分乘三辆卡车驶进三阳镇,并抓来大批民夫,准备第二天一早出动,下乡修筑公路。七团获悉情报,立即投入紧张的战前准备。夜半时分,团参谋长朱传宝率领一营指战员悄悄地进入斜桥以东的伏击阵地。二、三营也分头出发,进入预定位置。3日拂晓前,我军已经在斜桥附近摆开了一个大口袋,只等敌人前来送死。
  8点多钟,三阳镇据点里的敌人果然出动了,在警备队长新野率领下,30多个鬼子,130多个伪军,携带九二步兵炮一门,押着一群疲惫不堪的民夫,沿着公路大摇大摆地往东走来。公路被当地的民兵破坏过多次,路面坑坑洼洼,不少地段路基坍塌,远远望去就像一条被打烂的蛇。敌人走走停停,发现有损坏的路面就留下一部分民夫填土修补。民夫人手不够,鬼子就命令伪军前去修补。鬼子也相应地分成数股,分段监视。最前面的一股鬼子慢慢地来到了斜桥,他们朝四周张望,忽然发现斜桥东北公路旁边有几个农民在田里干活。鬼子正愁修路的民夫太少,看见前面有人,不禁大喜过望,连忙沿着公路跑去抓人。那些农民见鬼子追来,就朝北面田野里奔跑,一会儿竟逃得无影无踪。鬼子一无所获,累得气喘吁吁,臭汗直流。
  原来,田野里的农民都是化了装的七团侦察员,任务是引诱鬼子往伏击圈里钻。正当鬼子为失去追击目标而懊恼时,一个农民又在田野里出现了,鬼子急忙边开枪边向他追去,进入了我一营三连的阵地。早已等得不耐烦的三连战士,见鬼子进入了他们武器的有效射程之内,架在屋顶上的机枪突然开了火,几个鬼子应声倒下。后面的几个鬼子愣了一下,端着枪弯腰弓背地朝我三连阵地扑来。三连指战员沉着应战,等鬼子靠近后,扔出了手榴弹,“轰”的一声,把鬼子炸得血肉横飞。鬼子吃了亏,不敢再向前乱闯,就卧倒在地继续向我军射击。三连指战员不紧不慢地以冷枪回击,死死拖住敌人,引诱敌人前来增援。
  这时,老奸巨猾的鬼子头目新野正带领日伪军监视民夫修路,听到前面枪声,并不急于增援,只是指挥架在斜桥西边的九二步兵炮向我三连阵地轰击。我三连指战员沉住气,不还击。新野见我没有动静,判断我军不是主力部队,便指挥日伪军向三连阵地猛扑过来。此时,修路的民兵一哄而散。
  敌人全部进入我包围圈后,西北面我一、二连阵地上的重机枪率先开火,东面的三连阵地上的几挺轻机枪也紧接着一齐向敌人猛烈扫射。枪声响成一片,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趁敌人陷于混乱之机,我军吹响了冲锋号。一营在营长郭志伟指挥下,从西、北、东三面包抄过来。战士们迅速冲进敌阵,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新野困兽犹斗,举着指挥刀乱砍乱杀,被我两战士用刺刀刺中,脚蹬了几下就上了西天。经过半个小时的拚杀,终于全歼了进入伏击圈的敌人。
  斜桥伏击战打响后,三阳镇据点内的敌伪因其兵力空虚,只派少数人出来增援,当即被我负责阻击敌援和切断被围敌人退路的二营顶了回去。接着,二营留一部分兵力继续监视三阳敌据点,其余战士迅速向斜桥方向包抄过来,协同一营战士消灭了守护九二步兵炮的鬼子。
  斜桥伏击战歼灭鬼子30多名,伪军130多名,缴获了一门步兵炮和大量枪支弹药。敌伪遭受重创,特别是失去了一门平射炮,羞怒交加,鬼子军第十三混成旅团长南浦暴跳如雷,到处张贴布告,威胁恫吓我军交出平射炮。后来又厚颜无耻地写信给我军,乞求送还平射炮。不管敌人怎样软硬兼施,我军一概不予理睬。不久,这门平射炮被送到我苏中根据地六甲镇,作为苏中战场上重要的战利品公开展览。周围几十里的抗日军民闻讯后都兴高采烈地前往参观。
  斜桥伏击战是抗日战争时期我新四军主力在海门地区最著名的一仗。它沉重地打击了日伪大“扫荡”的嚣张气焰,大大鼓舞了海门人民抗日斗争的士气。在建立抗日民主政权时,斜桥伏击战所在地被命名为“六三村”,一直沿用至今。
  (陈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