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三泰」小开

余东镇上有一爿小店,卖卖杂货,店名叫北三泰,店主李钧,他家算得上是余东镇上的“大族”,本人又毕业于上海亚东体育专科学校,平时,风度翩翩,好交朋友,人称“北三泰”小开。其实,他早就在1929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余东镇上开店,也是受党组织的指令,让他利用店主身份作掩护,为我党收集情报。
  1940年底,新四军决定攻打余东镇,李钧接到命令,叫他收集徐承德、张大同部的人员、武器配备情况。他把礼帽往头上一扣,就直奔伪军司令部,去“探望”在司令部做参谋的“老同学”。到伪司令部后,和往常一样,同熟识的伪军招呼,还摸出一叠钞票叫人买酒买菜。那伪军司令部的大小官兵听说有酒菜吃,都高兴得眉开眼笑。李钧喝起酒来可是海量,猜拳行令,你来我往,一直喝到红日西沉。那些官兵都醉得歪歪扭扭,李钧自然也装作糊涂,乘势发“酒疯”,东跑西撞,把伪军司令部转了个遍,顺利地完成了任务。没几天,敌伪余东镇这个据点就被我新四军连锅端了。
  1942年春天,伪军张大同部占领了余东镇,疯狂捕杀我干部群众。至8月,我新四军三旅八团驻进了余东附近的柏家小店,伺机攻打余东镇守敌,摸清张大同部情况的任务自然又落到了李钧的身上。
  张大同素有“杀人魔王”之称,一般不让外人进他的部队驻地。李钧费了好多周折,这回决定做“大开”,倾家荡产完成任务。他礼帽一戴,叫几个挑夫,把铺里的烟酒、糖果全摆了出来,以“社会名流”的身份去张部“劳军”。
  张大同对余东镇上的“小开”素有闻名,听说这个人疏财好义,喜欢结交朋友,一听说是李钧,已去了三分戒心,再一看有这么多的慰劳品,又去了戒心三分,他命副官摆茶。李钧也不客气,端起就喝,落落大方,随即又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自然少不得对张部吹捧一番。
  日已正午,张大同看看李钧仍无要走的意思,只好命手下人摆酒,同时还想敲他一下,筹点军饷。这正中李钧下怀,他心想:虽暂时没有机会脱身收集情报,但在酒席间也许还能套出点什么。不料,敌人非常狡猾谨慎,连李钧席间小解都派护兵跟着。李钧心生一计,就猛喝起来,不久就烂醉如泥,不省人事,不过嘴里还在喊:“干、干、干!军饷的事……包了!包……了!”
  当然,李钧是假醉,他心里头时刻惦念着任务,决定利用深夜岗哨松懈,乘机摸清情况。当晚,他果然如愿,并且悄悄地画了张驻地情况的草图。
  第二天,他“告辞”了张大同,随即来到新四军驻地报告了情况。果然,没过几天那杀人魔王就得到了严惩。不过,李钧的“小开”当不成了,那店铺只剩下了柜台,他乐呵呵地说:“共产党为穷人打天下,命也舍得丢,我一点家产算什么!”
  (张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