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早饭

旧社会海门穷人“过年如过关”,“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1941年1月26日的除夕之夜,微风里偶然飘来几声爆竹和饿透了的小孩啼哭声。几家富裕人家在守岁玩牌。
  “我们的年早饭吃什么?”驻在江家镇游击第三旅特务营的战士们正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吃敌人为我们蒸好的白面馒头!”营长陆朝桢带着警卫员撞进门来笑着对大家说:“我们要夜袭六甲镇。”他眼睛里射出坚毅必胜的眼光。
  原来为了清除六甲镇的税警,游击第三旅特务营奉命消灭驻守在六甲典当内的敌人。战士们一听有仗打,高兴得比吃馒头还开心,捆背包的捆背包,扎米袋的扎米袋,迅速准备起来。片刻以后,陆营长带领一连战士绕过灯火,穿插小路,神不知,鬼不觉,从江家镇经过两个小时的急行军,赶到六甲镇附近埋伏待命,这时天近拂晓。
  “不知敌人为我们准备了馒头还是糕?”
  “是圆子!”战士们还是在轻轻议论年早饭。
  大家望着六甲镇,毕竟不象乡村,有钱人家灯火通明,通宵达旦在嘻笑玩乐。战士们对这些富人残酷剥削和欺压人民群众早就恨之入骨,个个等待着营长的命令。
  侦察员回来报告了情况,典当内的敌人都在睡觉,只有两名哨兵在典当门口打瞌睡。但典当旁边的一户地主家还在玩牌守岁。陆营长根据敌情,和连排长稍经商议,就带领部队选择地形,绕道从东边靠近典当。他率领几个战士乘势夺下哨兵的步枪,全连冲入典当,不发一枪,缴获武器40余件,俘敌50多人。
  “大家吃年早饭啦!”一名战士喊道。这时有几个战士早就把敌人准备过春节的馒头、糕、圆子蒸热了。
  “乌啦!”大家高兴地喊起来。
  “革命者的年早饭自有革命的风采。”文书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陈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