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克汤家苴

汤家苴南北长1200多米,东西宽200米左右,建有南北两个地主的住宅,四周有30米宽的深沟环绕,平时用吊桥进出,里面还筑有高高的炮楼,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这伙地主依仗着坚固的工事,以国民党反动派作为靠山,私设公堂,迫害群众,为所欲为,无恶不作。他们还组织自卫队白龙党,经常下乡屠杀交不起租子的佃农以及共产党员和红军游击队战士及他们的家属。广大农民对汤家苴地主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消灭白龙党,分田分地给农民,建立苏维埃政权,则是广大农民盼望已久的事。
  1930年5月20日清晨,凉风阵阵,月牙儿慢慢地躲进了云层里,黎明前的黑暗显得格外静谧、神秘。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二师在秦超师长的率领下,与手持钉耙、铁<img src="/aprfonts/860100010005.gif"/>、水枪、大刀等武器的各路赤卫队和劳苦群众近万人,悄悄地向汤家苴行进。根据作战部署,共产党员唐楚云带领一部分红军从岸头镇向南进攻汤家苴北部地主住宅,师长秦超率领另一部分红军攻打汤家苴南部炮楼的敌人。
  进攻的时刻终于来到了,一声枪响,划破了死一般沉寂的晨空,紧接着枪炮声震天动地,一颗颗仇恨的子弹射向敌人。这时攻打汤家苴的红军,用罱泥船作为渡沟工具,不一会儿几十名红军战士跃到敌人的高墙脚下,战士们用打油鎯头砸穿围墙,然后塞进干柴浇上火油焚烧,滚滚浓烟掩护着红军战士冲向敌人的碉堡。尚未清醒过来的敌人,被打得哭爹叫娘,昏头转向。北部的敌人很快被歼灭了。
  与此同时,攻打汤家苴南部的红军也用罱泥船渡沟到对岸,这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敌人,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呆若木鸡,继而像发疯的野狗凭借工事,用机关枪、步枪拚命向外射击,作垂死挣扎。红军战士见到敌人如此嚣张,个个义愤填膺,怒火燃烧。他们一面集中火力压住敌人的炮火,一面派出50多名突击队员,冒着敌人密集的枪弹,带着火油和燃烧物,一下子冲到敌人主炮楼底下放火焚烧。顷刻间,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炮楼里传出一片哭喊声。只见有的跳楼毙命,有的钻出炮楼举手投降。这时红军20多个司号员一齐吹响了冲锋号,红军同赤卫队、群众从四面八方涌进汤家苴,与顽固抵抗的敌人展开了激战。在一片混战中,汤家苴大地主、白龙党头子汤山打扮成赤卫队员的模样,沿着沟沿企图逃跑,被我红军发现。汤山见势不妙扑沟逃命,十几名红军战士一阵排枪,只见沟里泛起一片血水,终于结束了汤山的狗命。
  此时,东方已露出了鱼肚白,红军打扫了战场,扛着战利品,浩浩荡荡地撤出了汤家苴。
  (薛汉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