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泰典当」覆灭记

早在20年代,余东镇上有爿拥有17万元巨资的“仁泰典当”,老板姓刘,安徽人。典当旧址在今余东剧场周围,占地10多亩,房屋100多间。朝东的大门上用厚厚的铁皮包好,再用铆钉密密钉牢。墙壁上白底黑字的“当”字足有两尺见方,十分醒目。
  群众去当东西,不但当金少,而且利息重。当金银首饰只付本金的60%,当豆饼付本金的50%,当衣物付本金的30%。然而典当衣物月利息却要3分多,还规定当期6个月,如果到期不赎回,当物就被没收。
  有一年农历年底,雇农仇玉贵穷得揭不开锅,向同族地主仇玉龙借了7片豆饼,到“仁泰典当”里当得1元5角钱。6个月当期已到,仇玉贵东借西凑拼满了钱,满以为可以将豆饼赎回。那知道典当朝奉看了看当票阴阳怪气地说:“过期啦!”随即把当票丢了下来。仇玉贵顿时急得满头大汗,躬着腰再三求情,但朝奉非但不予理睬,还恶狠狠地威吓:“典当里的规矩你懂不懂?你再噜苏我喊警察来要你好看!”仇玉贵无可奈何,只好含着热泪离开了这吃人的典当。
  1930年4月的一天,下弦月还未升起,红十四军二师一营根据广大受害群众的要求,发起攻打余东警察局和没收“仁泰典当”财物的战斗。一营红军分兵三路,一路冲进警察局,敌人丢下10多支步枪狼狈逃窜;另一路进攻余东镇,活捉了平时为非作歹、欺压百姓的恶霸地主;再一路进攻“仁泰典当”。
  “快开门!”红军官兵大声命令典当把大门打开,一营政委俞金秀当众宣布:“仁泰典当所有财产都是搜刮来的民脂民膏,现予以全部没收!”典当老板听了这一宣布顿时象抽了骨架的癞皮狗,再也站不起来。红军在一片欢呼声中打开了典当栈房,他们把当物全部搬到南门广场上,这时一轮红日从东方喷薄而出,附近几千名群众赶来助威。红军对群众作了一番宣传后,典当里的金银首饰等贵重物品由红军收缴,以作军需之用;其余衣服、被褥、豆饼、家具等全部分给当地贫苦农民。人们笑逐颜开,有几位老伯伯、老妈妈拉着红军战士的手说:“你们真是穷人的救命菩萨。”
  (薛汉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