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擒「癞阎王」

1930年2月初的一天,近百名红军指战员正在四甲坝东边的木桩港附近休息。忽然,侦察员前来报告:“木桩港以南不远处,‘癞阎王’陈伯和正在群众家里敲榨勒索,……”大队长仇建忠听完报告,挥动着拳头,狠狠地敲打着桌子,“‘活阎王’,你终于露面了,今天可要你有来无回。”随即命令一部分红军奔往红庙方向,截断敌人退往四甲坝据点的后路,其余红军由他率领从王家埭朝南直插木桩港。
  说起陈伯和,通东一带的老百姓无不切齿痛恨。他是个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坏家伙,自从上年8月当上国民党四甲区公所公安助理员之后,更是专横跋扈、鱼肉乡民、无恶不作,上任不到半年就敲榨勒索钱财达5万元之多。被他勒索的人,少者几十元,多者上千元,有的甚至被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由于陈伯和长相难看,头上少发,群众都骂他“癞阎王”。
  “癞阎王”不仅仗势欺人、勒索钱财,而且还四处寻机捉拿我革命干部、杀害红军,与共产党作对。有一次,“癞阎王”带着十几名保安队员,闯进四甲坝尤德俊开的茶馆店内,捉去了正在喝茶的中共党员王二、王四和许桃3人,几天后即被“癞阎王”残酷杀害。
  面对“癞阎王”的不法行为和嚣张气焰,红军曾多次作过部署,设法擒拿他,为民除害。可是狡猾的“癞阎王”行动隐蔽,红军一时难以掌握他的活动轨迹。今天“癞阎王”终于露面,怎不令人精神抖擞、摩拳擦掌呢。指战员们整理好队伍,飞奔木桩港。
  原来“癞阎王”这次带着六七名保安队员出来活动,是为了到富安镇一带收捐。当他们返回四甲坝据点时,又到木桩港附近继续敲榨百姓。农会干部周学山为了保护群众利益,挺身而出,大声叫喊:“不许敲榨无辜群众,赶快滚出去!”与“癞阎王”一伙展开斗争。
  “癞阎王”看到有人向他顶着,先是愣了一下,看到只有周学山一人,便神气起来,吆喝保安队员把周学山绑了起来。就在这时,我红军已赶到距离敌人200米左右的地方。“癞阎王”一伙发现红军追来,吓得连忙丢下抢到手的鸡鸭、衣物,死拉硬拖抓了周学山夺路向北逃窜,企图沿马路朝西缩回据点去。这时周学山看到红军追得紧,一边大声呼喊:“快来呀!抓‘癞阎王’!”一边拖着不走,争取时间让红军追上来。“癞阎王”本想杀了周学山逃命,又想抓了人回据点还能报功请赏,于是用力推拉着周学山快跑。当走到马路边的一条桥上,周学山急中生智,出其不意地用肩膀朝“癞阎王”猛力一推,“癞阎王”猝不及防,一个倒栽葱跌入河中。其余的敌人看到自己的主子已落入河中,而且红军又快追到眼前,也就顾不上多少了,拚命朝停在马路边的汽车跑去,迅速开车逃跑。正当“癞阎王”在水中挣扎之际,红军已经赶到,几支驳克枪一齐对准了“癞阎王”的脑袋。
  “爬上岸来!”红军厉声命令着他。这时的“癞阎王”耷拉着脑袋乖乖地从河里爬上岸,只见他浑身湿漉漉的,衣服紧贴着肥胖的身子,站在岸边不停地颤抖着,活像一只落汤鸡。
  红军战士怀着喜悦的心情,押着“癞阎王”回到宿营地。当晚,大队长仇建忠亲自审讯了“癞阎王”。红军根据“癞阎王”的罪行,将他就地处决。翌晨,红军将“癞阎王”的首级悄悄地挂到了四甲坝附近的电线杆上,旁边还张贴了列诉“癞阎王”罪行的布告,敌人看了大为震惊,好长一段时间没敢下乡为非作歹。
  (薛汉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