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泥块显魔力

1929年5月,通海垦牧公司强迫农民开挖蒿枝港,把每挖一<img src="/aprfonts/860100010002.gif"/>应出8元工钱减少为2元,而且还拖着不发。农民们怨声载道,盼望能有人来领导他们出这口气。
  一天上午,年方20岁的中共海门县委书记陆克,打扮成民工模样来到蒿枝港工地。他一鼓动,民工们纷纷向他列诉公司的不法行为。陆克听取民工的诉说后,迅即召集民工积极分子开会:“如今你们所干的活都是冤枉活,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斗公司,就不怕公司不发工钱……”陆克这一席话象长江里的波涛,拍打着民工们的心房,顿时,会场上沸腾起来,到会的积极分子一个个摩拳擦掌,劲头十足,决心迫使公司及时发放工钱。
  下午4点钟左右,公司监工黄延九坐着小车子,神气活现地来到工地上。以逸代劳的民工们纷纷放下工具,把黄延九团团围住。愤怒的民工们责问道:“为什么开了河不给工钱?我们要钱买粮吃,饿着肚子不干啦!”黄延九一听民工们要离开工地不干,便凶神恶煞地嚷道:“你们要钱得把河开好再给,否则就不给工钱。谁要是造反不做工,我就请警察把他抓去……”
  面对黄延九的嚣张气焰,挤在民工中的陆克转到他的身后,拾起一团小泥块,狠狠地向黄延九的后脑勺上掷去,黄延九冷不防挨了一下,疼痛难熬,本想发作,可看看四周怒气冲冲的民工,顿时软了下来。他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装出一副让步的样子说:“你们要工钱可以考虑的,不过开河不能停下来……”
  民工们看到黄延九挨了泥块就软了下来,纸老虎的本质暴露无遗,反抗的勇气更足了。一个民工指着黄延九的鼻子高声嚷道:“如果公司今天不发工钱,明天我们就不来开河了!”顿时,几百个民工一齐呼应:“明天我们也不来开河了!”接着人群中又有人嚷道:“今天不发给工钱,黄延九就别想回去!”黄延九看到民工们如此齐心,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为了蒙混过关,便想出一条缓兵之计,假惺惺地说:“那么每<img src="/aprfonts/860100010003.gif"/>田先发4元工钱,河开好了再一并结算,怎么样?”
  “口说无凭,立据为证!”民工们早已戳穿了黄延九的鬼把戏,强烈要求他立下字据。黔驴技穷的黄延九无可奈何地在纸头上写下了字据,然后狼狈地溜走了。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民工们收工后来到公司领钱,可是公司不认帐,拒不付钱。原来黄延九回到公司后,指使人不要付工钱。被激怒的民工再也忍不下去了,蜂拥进入公司大厅里,看到鱼、肉就拿出来吃,从粮库里搬出大米烧饭吃。顷刻间,呼喊声、吵闹声、锅碗声响成一片。一些民工自言自语地嚷道:“今天不发工钱就不走了!”公司头头看到这般情景,不得不同意每<img src="/aprfonts/860100010004.gif"/>田先付3块银元。
  蒿枝港的民工终于取得了胜利,有人幽默地称道:“这全靠小泥块显的魔力呀!”
  (薛汉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