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痴猴」仇建忠

四甲坝东首通源高级小学里,有一个五年级男生,年方十五、六岁,长得个儿高大,腰圆体壮。更看那颗滚圆的脑袋,似要比别的孩子大出一倍,小小年纪,身材是五大三粗,可一张不算大的厚嘴唇,却有编不完的俏皮话。他的学名叫仇建忠。
  这孩子虽是地主绅士家庭出身,但从小好仗义抱不平。每当穷人家孩子被富家子弟欺侮,他总是鼎力相助。一天早晨,他上学路过草蓬镇,远远看见一警察与一农民扭成一团,正在争夺一只老母鸡。小建忠绕过人群,走到近边,只听那老农民向另一警察苦苦哀求:
  “长官,你们总得给几个铜钱呀!我还得抓把盐回家。”
  可这个狗杂种警察,反而抽起手来,重重地打了老农民一巴掌。仇建忠看在眼里,怒在心头,随手操起根扁担,劈头盖脑猛扫过去,只见黑白相间的大盖帽滚落在地。警察痛得嗷嗷直叫,未等反应过来,仇建忠躬身往人群里一钻,不见了人影。不过,事后还是让那警察打听到了下落。父母见儿子捣了“马蜂窝”,十分恐慌,到处托人讲情,最后赔了钱财才算了事。从此,人们替仇建忠起了“大头痴猴”的绰号。
  事隔10年,到了1929年,经过共产党的教育培养,从小耿直的仇建忠,已成为区武装队长,一年后,成为中国工农红军江苏第一大队首任大队长。他带领部队活跃在海门通东地区,东征西战难得回家。
  一天子夜时分,仇建忠匆匆来到家门口,压低嗓音喊开门。睡梦中惊醒的妻子,细细辨听,方才听出亲人到家。她急着披衣下床,跑到外屋打开门来,屋檐下的丈夫,此时已成雪人。她赶忙让进屋里,接着揭开锅灶,烧了碗热鸡蛋。仇建忠一碗热茶5个鸡蛋下肚,顿感家庭的温暖,妻子的爱心。但转而一想,我并非为此而归,稍等片刻,对着妻子说:“今夜归来,不为别的,怪我贪心,‘游和’反输了300元钱,想到家里凑点,好去还债。”妻子面带愠色,默然不语。双双对坐良久,老仇觉得家境衰落,妻子也有难处,但陪嫁过门的200块银元,未曾派过用场。就装出情真意切的样子又说:“三天不还,他们是要拿我性命开刀的。”爱妻一听,此话当真,那还了得。自然想到200块银元,如若能保全丈夫性命还是值得。她就颤颤抖抖去里房,从箱子底下拿出一蓝布包,整个交给丈夫。老仇双手接过,心头一热,强汉的眼泪夺眶而出,对着妻子说:“我得赶在天亮前去把债还掉。”转身消失在茫茫雪夜之中。
  仇建忠连夜兼程,赶到大队驻地,把钱全部交给了财货委【财货委:是部队当时专管财物的人员。】。原来他们是在筹集款子,购买枪支。事后老仇到家,还是向爱妻讲明了原委。爱妻用手指对着丈夫的头一点,嗔怪道:“真是个大头痴猴。”
  (周洪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