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华网中秋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有些跌跤可预测

文/李秋生


  程学武先生近期在《杂文月刊》发表了一篇题为《跌跤是一件不可预测的事》的文章。为了证明他的观点,他列举了几个例子:一件是他自己早上匆匆下楼,一不小心一只脚踏空,摔了一跤,腿上出现伤痕。一件是他从电视中看到运动员百米决赛长跑,8 名运动员一字排开,其中有一位运动员身材高大,步伐快速,一直跑在最前头,在冲击终点时却突然跌倒,将冠军拱手相送。再一件是张姓同学辞职下海,挣的钱是盆满钵溢。他原有一套 200多平米的房子,突然觉得太小,想买一套别墅,可就在他到高档小区看房时,一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了下来,造成髂关节骨裂。还有一件事是,晚上刚吃过晚饭,同事打电话来,说身体一直很好年纪不是很大的同事正在医院急救室抢救。当他赶到医院时,这个同事已经离开人世。面对身边这么多的例子,他颇有感慨,认为跌跤是一件不可预测的事。

  读了程先生的文章,对文中不幸者我深表同情,但不免还是有些疑问,把这些事情集中到一起,就能认定跌跤是一件不可预测的事了吗?这样看问题未免有些简单、主观和片面了,而且还很容易产生误导,把人们引导到“天生注定”、“天意难违”等唯心主义思路中去。列宁说过:“世界上的事情是复杂的,我们不能仅凭一两件事就轻易下结论”。我很赞成列宁的观点。我认为,人生中有些“跌跤”是完全可以预测的。

  比如一个人的身体健康。有的人自认为自己身体健康,便任意“消费”自己的身体,无节制地抽烟、喝酒、打麻将,结果年纪轻轻便出现了“四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高、尿酸高。即便如此还不收手,保持“男人的尊严”,坚持“轻伤不下火线”,继续“喝一半,情不断;感情深,一口吞”,“千杯万盏永不醉”,最终难免进入重症病房,身上插满了管子。

  比如一个人的精神面貌。我国自古以来有相由心生的说法,苏东坡说“腹有诗书气自华”,黄庭坚认为一个人“三日不读书,便会面目可憎”。应该说,一个人多读一点书,多一点修养,多一点文化底蕴,胜过去韩国美容,胜过若干高档保健品。胡歌说,“最高级的整容,其实是整心”。

  比如一个人的经济投资。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有这样的理财思路,一个人的财产划为三个三分之一,三分之一用于生活、三分之一用于储蓄、三分之一用于买债券。体现了合理开支,财务平衡,实事求是。而现在有些人总是以马云、王健林为楷模,期望一夜暴富,把一大笔钱全部投资到股市上,结果弄得倾家荡产。还有些人相信高额集资,倾其所有,结果信誓旦旦的集资人在一夜之间“人间蒸发”,欲哭无泪,追悔莫及。

  比如一个人的未来前程。我认识这样一个人,典型的变色龙,当小官时谦恭谨慎,当中官时说得过去,当大官时飞扬跋扈。老板送来的钱来者不拒,女干部提拔基本上是在“床上考察”,许多他的老同事、老领导都已经不放在眼里。多行不义必自毙,官至厅级时被查处法办。其实他落马是早有迹象的,因为他忘记了毛主席的教导:“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他做得太过了。

  所以,我主张对跌跤要有一个辩证的态度,对不可预测的跌跤要沉着冷静,从容面对;对可以预防的跌跤则要预防为主,尽量避免。

  如何避免可以预防的“跌跤”当然不是靠争遗产,买保险,找“关系”等能解决问题的,最根本的办法还是依靠加强自身的修养,提升个人的文化品位。一个人有了文化的润泽,自然不会去做损害自己健康的事,去盲目地投资发财,去不择手段地向上爬,“一阔脸就变”,“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把人民的利益抛进汪洋大海,把个人利益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去铤而走险,去做《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中贪婪的戈西母。

  但愿我们的同胞,走好人生路,尽量少跌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