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午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又到樱花盛开时

文/秦九凤


  每年三月下旬到四月,淮安周恩来纪念馆内千樱林里樱花竞放,一片璀璨,美若霞云。周恩来纪念馆内的千樱林是与周恩来生前爱樱花,日本友人敬爱周恩来有关的。

  1917 年周恩来南开学校毕业后东渡日本,次年春,当他见到樱花盛开时,既为樱花的美丽灿烂而赞叹,也借樱花抒发自己的胸臆。他在《雨中岚山》的诗作中写道:“雨中二次游岚山,两岸苍松,夹着几株樱。到尽处突见一山高,流出泉水绿如许,绕石照人。潇潇雨,雾漾浓;一线阳光穿云出,愈见姣妍。人间的万象真理,愈求愈模糊;——模糊中偶然见着一点光明,真愈觉姣妍。”

  这首诗不仅表露了周恩来对樱花的喜爱,更表明了他当年在日本寻找到救国真理的喜悦。东渡日本的周恩来,曾经考虑过教育救国、科学救国的可能,连佛教的虚无主义、法西斯的专制独裁等都曾纳入过他救国道路的思考,因而他“愈求愈模糊”,直到他读到日本马克思主义早期传播者河上肇教授在《社会问题研究》上发表的有关文章和由国内邮去的《新青年》杂志上的文章,他才找到了真正的救国真理——马克思主义——这就是他“模糊中偶然见着一点光明,真愈觉姣妍”的原因。对他在日本找到救国真理这件事上,直到他的晚年也没有忘怀。“文革”后期,他曾对来访的日本朋友们说:“当年我离开日本回国时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我也想在樱花盛开的时候再去访问日本。”令人遗憾的是,周恩来的这一美好愿望因为他生病而未能实现。1972 年周恩来与来访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共同签署了中日联合声明,实现中日两国关系的正常化时,周恩来向日本赠送了一对大熊猫;田中角荣向中国赠送了一千株大山樱。

  1979 年周恩来逝世三年后,田中角荣又向中国赠送了一千株樱花,并分别栽植于江苏淮安、浙江绍兴、南京的梅园和天津的南开等地。这一以樱花传递中日友好的做法还延展到日本民间。日本关西地区日中朋友会原会长原田亲义先生在上世纪末,不顾已过古稀的高龄,先后在短短的五六年时间内三十六次到访周恩来的故乡江苏淮安,并于 1992 年—1994 年三年分三次向淮安周恩来纪念馆赠送了一千株樱花。每次原田亲义先生都是跟着樱花苗来到中国,亲自参加在淮安周恩来纪念馆对樱苗的栽植。他还通过翻译刘武先生告诉笔者:“我们向周恩来纪念馆赠送樱花是表达我作为一个日本人对中国已故周总理的敬仰和怀念;赠送一千株樱花是表明我们希望日中两国人民要千年万代的友好下去。”如今,原田亲义先生也已经作古,但他当年赠送并手植的樱苗都已长成大树,每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周恩来纪念馆内的千樱林都是一片璀璨而又绚丽多彩,令广大游客赏心悦目。

  每到樱花盛开时,我都会想到伟人周恩来当年对樱花的喜爱,想像他借樱花抒发自己找到救国真理的喜悦。每到樱花盛开时,我也会想到原田亲义先生为中日友好那数十次奔走于中日两国之间的身影。是的,中国人民希望与日本人民世代友好,日本的一大批有识之士也希望与中国人民友好。那些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人能得逞吗?我想,盛开的樱花如果有灵,也会向他们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