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华网中秋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抗日英雄范子侠

文/冯晓蔚


  范子侠,江苏省丰县人,1908年出生在一个贫苦的佃农家中,少年时代投身军旅,一直在努力寻求光明的道路。抗日战争爆发后,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下,他毅然脱离国民党阵营,将所部改编为平汉抗日游击纵队,后改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新十旅,为粉碎日、伪、顽的多次进攻与“扫荡”,坚持和巩固大行抗日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他作战十分勇敢。刘伯承、邓小平称赞他是“模范的布尔什维克,最忠实于中华民族解放事业的战士。”

  参加绥东抗战

  被中共誉为中国抗日先声1922 年,范子侠只身到福建,在亲友的帮助下进入一所中学半工半读,不久投身军营,给直鲁联军的一个副官当小勤务兵。由于他聪明勤快,刻苦耐劳,被选送到大泽东北军随营学校学习。毕业后,到国民党军队中任参谋、连长、营长、团长等职。

  1931 年,范子侠所在部队调往江西,参加“围剿”红军的战争。时值“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三省在蒋介石“绝对不抵抗”的命令下被日本侵略军侵占,全国各界群众掀起声势浩大的救亡运动,对范子侠影响很大。在“围剿”前线召开的军事会议上,他联合正义青年军官喊出了“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呼声。然而,军事当局却答复 :“有言抗日者格杀勿论”。范子侠愤慨之极,毅然辞去军职。

  1933 年春,察哈尔抗日同盟军成立后,各地军队、民众热烈拥护,未及一月,同盟军由几千人扩大到十余万之众。范子侠闻讯后热血沸腾,即告别家人,简装北上,投入同盟军,被任命为某部团长,参加了克复康保、沽源、多伦等战斗。每次作战,他均身先士卒,勇猛冲锋。

  同盟军的抗日行动,振奋了全国人心。但是,由于国民党军队和日军的联合进攻,部队遭到失败,范子侠部被编入孙殿英的四十二军,他本人则受到严密监视。孙殿英下野后,四十二军番号被撤销,部队遣散,范子侠亦被迫随国民党政府组织的军事考察团到法国“考察”。在巴黎、马赛,范子侠认真研究了拿破仑的军事指挥艺术,还精心探讨了近百年来西欧各国迅速发展的原因,思考中国落后与腐败的症结。同行的国民党军官们不少人醉心于灯红酒绿的糜烂生活中,根本不提“考察”二字。范子侠气愤地说 :“这样的军队怎么能打胜仗呢?”

  1936年7月,德穆楚克栋鲁普(德王)在日军的扶植下,在嘉卜寺(化德县)组织伪“蒙古军政府”和伪“蒙古军总司令部”,德王和李守信分任总副司令并兼第一、二军军长职。此时,范子侠已回归祖国,他秘密打入伪第一军李守信部,并被任命为营长。

  11 月,伪蒙军在日本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直接指挥下,由田中吉隆率领,以“蒙古人的蒙古”为口号,进犯绥远。范子侠所在金宪章旅进驻百灵庙一线。

  百灵庙在归绥 ( 今呼和浩特 ) 西北约 100 余公里处,是乌兰察布盟盟长云端旺楚克的驻地,也是内蒙古西部的交通要道。11 月 24 日,傅作义指挥下的绥远驻防军奋起抗战,收复百灵庙,取得了红格尔图战役的胜利。在战斗中,范子侠策动全营官兵起义,强迫伪旅长金宪章及全旅通电反正,将日军指导官山滨大佐等 20 余人全部处死,并将驻大庙的穆克登宝部予以解决。金旅反正对收复百灵庙、取得红格尔图战役胜利,起到了积极作用。

  绥东抗战,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给全国人民以极大的鼓舞,中共中央来电,称赞“百灵庙大捷是中国人民抗日的先声”;全国各界、各阶层人民纷纷捐款并组成慰问团前往慰问。国民党政府也派了代表团前往慰问。但就在这时,国民党却以“思想左倾另有异图”等罪名,将范子侠逮捕入狱,这使范子侠对国民党政府假抗战之名、行妥协退让之实的面目,有了新的认识。

  亲组一支抗日义勇军 树起了抗战救国的旗帜

  “七七”事变爆发后,范子侠获释出狱,他的心也随之飞往抗日前线。他在回忆这段经历时说:“卢沟桥的炮声,振奋了全国人民的心,震碎了禁闭我们的铁窗。我被释放以后,真觉得沸腾起来,想马上跑到前线与民族敌人比比骨头。”

  不久,平津相继失陷,范子侠西走晋中,来到了抗日救亡运动空前高涨的大原,参加了山西牺盟会。10 月,日军侵入山西境内,广灵、天镇、大同相继陷落,日机还不断轰炸太原。范子侠来到抗战前线的北平房山附近,任二十九军团副。这时,华北日军分三路向平绥路、平汉路大举进攻,国民党军队虽作局部抵抗,但终因当局的妥协政策而失败,几十万大军纷纷溃退。在这民族危难之际,范子侠谢绝友人的劝告,留在无极、藁城,新乐、行唐一带,召集民众,保乡卫国,于 10 月 30 日正式成立抗日义勇军,树起了抗战救国的旗帜。他在为抗日义勇军编写的一本宣传手册上亲笔写了这样的誓词 :“我们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我们是黄帝的子孙,我们是英勇苦战的军队,我们是勇往直前的铁军,我们要为民族求解放,为祖国争生存,誓以头颅换回已失去的锦绣河山,誓以鲜血粉碎万恶的汉奸敌人,缴械投降,等于自杀自身,不成功,则成仁,干!干!干!” 

  这段富有号召力的誓词,对教育战士、鼓舞士气起了很大作用。但是,由于范子侠不熟悉游击战术,作战时多进行死打硬拼的阵地战,使部队遭受了一定损失。不久,抗日义勇军开赴太行。

  聂荣臻对范子侠及其所领导的抗日部队十分关心,派出八路军的干部帮助他们进行整训,使部队面貌大为改观,政治素质和军事素质都得到迅速提高。当日军攻占娘子关,沿石太铁路直通晋中时,范子侠指挥部队夜袭长寿车站,毙敌数十人,缴获一批战利品。进山整顿后的第一个胜仗,使范子侠和部队指战员都受到很大鼓舞。

  聂荣臻领导一一五师创建了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使滹沱河北岸、平汉路西侧的混乱局势逐渐稳定下来。但是,平汉路以东却是一片乌烟瘴气,大土匪薛芝山部纠合国民党散兵游勇 2000 余人,在藁城、无极一带奸淫烧杀,残害百姓。听到这个消息,范子侠怒不可遏。他说:“我们是群众的队伍,谁迫害老百姓,谁就是我们的敌人。”遂带领 140 余名战士、43 条破枪来到路东。根据敌强我弱的情况,范子侠把每 20人分成一队,每队一面红旗,由荷枪实弹的士兵担任警戒,指挥员则用木头刻成的假驳壳枪在夜间行动。经过严密的侦察和部署,范子侠率队突然夜袭薛芝山驻地,战士们在村中“白手夺枪”,四乡群众在村外击鼓撞钟,呐喊助威。土匪们惊恐万状,四散奔逃,薛芝山在混战中被流弹击毙。这次战斗,使义勇军声威大振,部队很快发展到 2000 余人。这时,国民党政府才正式承认这支部队,定名冀察战区游击第二路军第二师,范子侠被委为副师长兼大队长。

  1938 年初,无极、藁城、新乐等 13 县的地主豪绅以“保卫乡土”为旗号,普遍建立起大刀会、红枪会,与日军、汉奸明来暗往,破坏抗日斗争。一天,藁城县大刀会会首们探知范子侠驻扎在南北龙宫、张家庄一带,便纠集会道门徒五六万人,配合日军从四面八方把这几个村庄团团包围。

  范子侠得到情况后,立即召开军事会议,分析敌情,部署作战任务。他决定,以少数兵力牵制会道门徒的进攻,用主力来消灭日军的有生力量。当时,日军的气焰极为嚣张。范子侠指挥战士们用木杆将帽子挑在墙头上,将另一根木杆平放在墙顶。露出一个小尖,装成射击的姿势。而人呢,早在墙内把地洞挖到外面,距墙几尺构筑了单人掩体。当日军走到离阵地只有 50 米远时,范子侠大喝一声:“打 !”无数仇恨的子弹一齐向日军射击,山原大佐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一命呜呼了,没死的日本兵乱成一团,拖着几十具尸体狼狈而逃。

  将日军击溃以后,其他方向的会道门徒仍旧“杀呀,杀呀”地朝村前冲来。范子侠命令部队在他们屁股后面向空中放了一阵排子枪,他们便纷纷逃窜,丢下的大刀、红缨枪装了十几车。

  第二天,日军派兵前来进行报复“扫荡”,又遭到范子侠的伏击,于是恼羞成怒,将南北龙宫、张家旺全部焚毁。当地百姓由于事先被范子侠护送转移,才得以幸免于难。

  1938 年春,范子侠率部离开路东,经晋察冀、冀西,转移至冀豫边的武安、涉县、磁县一带,被国民党委任为冀察战区游击第二路副指挥兼第二师师长,豫北第二区指挥官兼第一战区第一游击支队司令。这时,八路军一二九师随营学校同三八六旅七七一团也向磁县、武安一带活动,与中共磁县县委组织领导的民军十三支队及主张坚决抗日的范子侠部会合,成为这个地区抗日力量的中坚。

  中共冀豫特委和八路军一二九师对团结和争取范子侠的工作十分重视,先后派人到范部开展统战工作。八路军武安工作团团长王铁,通过在范部一团任政训处主任的同学李迅,辗转结识了范子侠。通过多次的促膝交谈,使范子侠对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这对范子侠以后摆脱国民党的统治参加八路军,起了重要作用。1938 年 5 月,日军攻占丰县城,四乡百姓奔走逃难,流离失所。范子侠的父亲范立文听说儿子在武、涉一带举旗抗战,便拖着病弱的身体,一路讨着饭来到了太行山,在一个小山村外,被放哨的八路军战士看到,问明情况后,立即领进村内,给饭吃,给新衣服换,还送进八路军总部医院治病。朱德总司令知道这件事后,把范立文接到总部住了几天,还将自己的皮袄送给他,并派人护送至范子侠部。刘伯承师长听到这个消息,亲自来到范子侠部驻地看望范立文,使范子侠父子极为感动。

  抗日义勇军改编部队为八路军

  1939 年 1 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后,顽固派在各地大搞反共摩擦。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密电孙殿英,停拨范子侠部军饷。后经多次磋商,才勉强同意每月给军饷 8000 元,这对于一支近 4000 人的部队够干什么呢?范子侠到洛阳向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要求增拨军费,得到的答复却是:“钱不够用吗?好,那你就把部队拨一部分到洛阳来吧!”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吞并!”范子侠气愤地说 :“把部队开到洛阳来,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可是,我们的部队不是用钱买来的,而是进步青年自己组织起来的。他们正在前线,在华北,在敌人后方浴血奋战。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中国今天的情形就不能不使我们选择一下作战区,就不能没有特别的警惕性。”

  随着国民党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活动于冀南、豫北、冀西一带的张荫梧、侯如墉、鹿仲麟以及后来的石友三、庞炳勋、朱怀冰等,积极部署对八路军总部、一二九师及范子侠所领导的抗日部队的进攻。首先袭击范子侠部的是国民党豫北专员吴明浚。不久,第一战区司令长官下令范子侠不准在地方筹粮,立即开拔至集结有大批顽固军的壶关、陵川一带,遭到拒绝后,又命令范子侠部经山西晋城转黄河以南整编。范子侠看破了他们的企图,答复说 :“我们是为打日本才组织起来的。晋城和黄河那边都没有日本人,我们大家都不愿去。”

  顽固派还通过孙殿英来电规劝,并以如不服从调动,中央将以四十军前来解决等话相威胁。范子侠坚定地回答说:“我们是抗日的军队,无愧于人民,只有日寇汉奸才想消灭抗日军。现在谁要来消灭我们,就是背叛国家民族利益,我们要坚决自卫。”

  顽固派三令五申,未能使范子侠屈服,便由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发布命令,取消“第一游击支队”番号,停发军饷,甚至悬赏通缉范子侠。大敌当前,国民党顽固派不思守土抗战,却要千方百计扼杀一支在前线奋勇杀敌的部队,这使范子侠彻底觉醒了。

  在八路军总部首长和刘伯承师长、邓小平政委的亲切关怀下,他决定接受八路军指导,毅然将部队改编为平汉游击纵队。不久,经王维纲、王铁介绍,范子侠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平汉纵队的成立,使顽固派惊慌失措。国民党天水行营、第一战区长官部、冀察战区司令部纷纷派人前来质问平汉纵队的名义是谁给的。范子侠说 :“是老百姓,是那些真心实意拥护抗日的爱国民众。”

  顽固派本想以“军纪”、“法令”来进行恐吓,但恐怕适得其反,于是抛出第二法宝——利诱,委任范子侠为“天水行营代表”,“第一战区、冀察战区代表”,提出恢复名义,将部队改编为冀察战区第五纵队,每月津贴费 8 万元。但都被范子侠婉词谢绝了。

  1939 年底,国民党九十七军军长朱怀冰奉命向平汉纵队发动进攻。

  为了避免冲突,范子侠忍愤率部队转移到冀西赞皇、元氏一带。不几日,顽军侯如墉尾随而至。范子侠多次派人前去联系,表示愿意同其达成谅解。而侯如墉却恶意中伤,说平汉纵队没有“正当”名义,政府没有给饷,是“伪军”。一天,平汉纵队攻打元庆城,提前一天便通知了侯如墉,希望他配合作战。侯如墉表面上同意,第二天却联合乔明礼的河北民军,将平汉纵队包围起来,扬言是奉命前来解除武装的。范子侠忍无可忍,立即指挥部队反击,将顽军彻底打垮,侯如墉率领残兵败将投降了日军。

  侯如墉投敌的第 3 天,日军调集重兵对冀西发动了 11 路围攻。平汉纵队和八路军独立支队、冀西抗日军民协力作战,终于将日军的进攻彻底粉碎。这件事对范子侠触动很大,使他进一步看清了顽固派的真面目。

  1940 年 2 月 7 日,平汉纵队转移至山西武乡一带。18 日,范子侠来到八路军总部,受到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左权副参谋长的亲切会见。第二天下午,总部直属机关召开盛大集会,热烈欢迎这位著名的抗日将领。八路军野战政治部副主任傅钟致欢迎词说 :“范子侠将军高举坚决抗日、团结、进步的大旗,坚决打击侯如墉之辈,是八路军之亲密朋友。我等将团结一致,坚决与一切抗日力量携手并肩,共歼顽敌。”

  范子侠接着登台讲话说 :“我们这一次到这里来,受到党政军民各方面这样热烈地欢迎,感到十分惭愧。平汉抗日纵队,还是一个不满 3 岁的幼稚的团体,需要得到八路军的帮助。这次开到晋东南来,便是向八路军学习的。今后希望八路军经常给我们以指导。”他详细介绍了平汉纵队的艰苦斗争历史,深切感谢八路军对他的真挚友情。当谈到粉碎国民党顽固派的进攻时,他说 :“大汉奸汪精卫公开投降敌人,大家容易看清他的狗相,但现在还有许多张精卫、李精卫暗藏在抗日阵营里边,大家便不容易看清他们。现在许多地方闹摩擦,山西最近旧军打新军,新军是坚决抗战的部队,进步的部队,旧军为什么要打他?我们不仅要注意明的汪精卫的阴谋,而且要注意不明不白的汪精卫的阴谋。”

  同年5月5日至8日,范子侠率平汉纵队主力参加刘伯承、邓小平指挥的白晋铁路破击战,协同八路军总部特务团、一二九师三八五旅、晋冀豫边纵,挺进支队等,全歼日军一个警备大队,破毁铁路 50 余公里,毁大小桥梁 50 余座。白晋战役的胜利,使平汉纵队全体指战员欢欣鼓舞,八路军的优良战斗作风,也给他们以深刻的影响。

  5 月 27 日,平汉纵队在山西榆社接受刘伯承等的检阅,与八路军边纵、七七一团合编为八路军一二九师新十旅,范子侠被任命为旅长。当平汉纵队 3000 名指战员佩戴上八路军的臂章,迈着整齐雄健的步伐,从主席台前走过时,范子侠的心中充满了兴奋和喜悦。他后来回忆道 :“1940年是真正走上革命道路的年度”。

  手执双枪左右开弓敌人闻风丧胆

  1940 年 5 月 20 日晚 8 时,正太铁路沿线骤起风暴,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指挥八路军在华北敌后全线出击,展开大规模的交通破袭战,即著名的“百团大战”。正太路是华北日军重要的战略交通运输线之一,日军以第四、第八、第九 3 个混成旅团各一部守备沿线。

  根据八路军总部命令,一二九师以范子侠部新十旅二十八团、三十团组成右翼破袭队,占领阳泉、寿阳间日军据点,破坏该段铁路,另以三八五旅、三八六旅、决死一纵队组成左翼破袭队和中央纵队。新十旅二十九团及三八五旅十三团与平、辽、榆等地方武装分别对平辽、榆辽公路进行破袭,牵制各该线守敌,并配合中央纵队消灭可能由以上地区回援正太线的敌人,保证主力侧后的在安全。

  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从东面的阳泉、娘子关,到西面的寿阳、榆次,不时传来胜利的捷报。然而,中段的桑掌桥争夺战却依然处于胶着状态。刘伯承、邓小平亲自来到新十旅司令部。深夜 3 时,范子侠带领一排人穿着日军军装,打着日本旗,在距日军碉堡六七十米处的一棵大树上架起机关炮,随着一声“打”的命令,枪炮齐发,很快夺取了桑掌桥。在百团大战的第一阶段,范子侠旅长和赖际发政委都中了敌人的毒气,但他们仍坚持指挥战斗。

  百团大战的第二阶段于 9 月 23日开始,范子侠率部攻克辽县以北寒王镇等日军据点。1940 年 10 月初,百团大战进入反“扫荡”阶段。14 日,范子侠率部在和辽公路寒王镇到弓家沟一带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焚毁日军运输汽车 40 余辆,毙伤日军 200 余人,俘虏 10 余人。

  26 日,八路军总部决定在武乡敌蟠龙以东关家城一带集中一二九师主力,歼灭从武乡侵犯黄崖洞之日军岗崎大队。29 日 夜, 范子侠率新十旅与兄弟部队三八五旅、三八六旅、决死一纵队等,将日军包围于关家垴高地。战斗异常激烈。30 日黄昏时分,各部队开始总攻击。范子侠在距冲锋地点十几步的地方指挥作战时,一颗子弹射穿了他的左手。

  百团大战结束后,范子侠来到武安县柏草坪八路军总部医院养伤。

  一天上午,《新华日报》记者李克坚来到医院,向范子侠采访新十旅在反“扫荡”中的英勇事迹。他说 :“这次敌人‘扫荡’的特点,是没有人性的大烧大杀,是长期而轮番的连续进攻,每个敌人平均带着两条牲口驮着笨重的行李之外,并有大量的干粮给养。”

  谈到关家垴战斗,他兴奋地说:“战士们不顾一切地搭人梯往上冲,结果我们终于完全占据了关家垴高地。”同时,他也指出了反“扫荡”中的教训 :“关家垴歼灭战斗,民众配合得很好,抬伤兵送水送饭,起了很大作用。但在整个反‘扫荡’过程中,我们的群众武装却表现出一些缺点,未能取得更为有效的配合。假若我们到处有游击小组、群众武装配合正规部队,积极活动,到处麻痹敌人,骚扰敌人,则敌寇的烧杀不会使我们受到这样惨重的损失;群众武装组织完善,敌人的小股武装将不敢深入我们的山沟腹地,使我主力兵团更加易于周旋自如,争取主动,在反‘扫荡’中必将取得更大的战果。这是一个很大的血的教训,要想彻底粉碎敌寇轮番连续‘扫荡’,巩固抗日根据地,一定要特别加强群众武装。”

  刘、邓首长和辖区的同志都很关心范子侠的伤情,经常派人前来探望。《新华日报》的林火同志来信慰问他时,他风趣地回信说 :“……左腕伤口虽流血过多,然经信忠同志圣手医治,不日当可痊愈,无害于执枪前线也。”他还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记下了这个难忘的经历 :“反‘扫荡’中,我负了伤,枪弹穿透了手背,这是光荣纪念标志。伤疤还残存着,看看我的伤疤,感到无限欣慰,算是为祖国流了一点血。”

  范子侠作战十分勇敢。他一身佩有 3 把驳壳枪,常亲临前沿阵地,手执双枪,左右开弓,使敌人闻风丧胆。1941 年冬季破袭战中,他率一部分战士攻打梅花村伪军据点。据点修筑得十分坚固,四周棘墙高耸,墙内有 l 米多深的水沟,部队发起两次冲锋都没有拿下来,遂改为政治攻势,但宣传员喊了很久,伪军仍毫无动静。范子侠得知据点里为首的是一个姓高的伪军班长,便高声喊道 :“炮楼上是高班长吗?我是范子侠,希望你认清形势,放下武器,改邪归正吧 !”伪军们听到范子侠的声音,便很快缴械投降了。

  1942 年,抗日战争处在极其艰苦的时期。2 月初的一天,范子侠突然接到师部送来的一份紧急情报 : 日军驻山西部队对太行、大岳抗日根据地发动被称之为“第二期驻晋日军总进攻”的春季大“扫荡”,妄图消灭一二九师和集总指挥机关。

  范子侠立即召开军事会议,传达师部作战命令。2 月 10 日,范子侠带领部队去执行一项重要任务。政委朱穆之建议他另派人去 , 他笑笑说 :”我是不能死在床上的,要就是被敌人打死,要就是被汉奸打死。”当天夜晚,他率领部队直奔沙河营井日军据点,一鼓而下,缴获了一批枪枝弹药及其他军用物资。

  11日上午9时,日军开始向册井、魏家庄、柴关一带进攻。范子侠指挥部队英勇阻击,直到第二天,他和战士们还没顾得上吃一口饭。就在这时,一个民兵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几百名伪军从老狼沟三五村出发,已占领了赵庄,正在村内烧杀抢掠。范子侠听后,急忙率领部队翻山过岭,经西山赶到赵庄时伪军已经逃走。村内一片极其悲惨的景象使范子侠和战士们都流下了悲愤的眼泪。他告诉逃难归来的乡亲们,要牢记这民族的深仇大根,团结起来,坚决和万恶的日本侵略者战斗到底 !

  2 月 12 日下午,范子侠指挥部队在沙河柴关、魏家庄附近的山坡上与日军骑兵展开激战时,不幸中弹。子弹打在他左肩下的大动脉上,虽经包扎仍血流不止。范子侠被抬进柴关村时,许多群众和战士都围拢上来,焦急地注视着这位深受爱戴的范司令员,关切询问着他的伤情。这时,范子侠的神志还很清醒。他望着一张张熟悉的,挂满泪珠的脸,微笑着断断续续地说 :“不要为我难过……得了这次教训,我们应该好好整顿地方武装。我们的地方武装,还太差啊 !”说到这里,他感到身上有些冷,要烤火。但当大家抱着干柴回来时,范子侠已经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3 月 23 日,延安《解放日报》以《悼范子侠等四位同志殉国》为题发表社论,指出 :“我们悼念死者,要为殉国的同志们报仇 ! 要坚持敌后抗战,就要紧记着范子侠同志临终时‘加强整理群众武装’的遗言,坚决执行扩大民兵的方针。”刘伯承、邓小平撰写的纪念文章中称赞范子侠是“模范的布尔什维克,最忠实于中华民族解放事业的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