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午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鲁西赵子龙

鲁西“赵子龙”——赵健民在抗日战争时期


文/李春光


  赵健民(1912—2012 年),字国夫,曾用名吴培强,山东冠县人。1920 年至 1931 年在家乡读书,1932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山东省立第一乡村师范学校,同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抗日战争时期的许多感人故事,连同时人称他“鲁西赵子龙”,至今仍在当年的冀鲁豫边区传颂着。

  重建济南市委

  自 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加紧了对中国的侵略。蒋介石为全面推行其“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放任日寇横行,却大肆捕杀共产党人。1933 年 7 月,中共山东省委及全省党组织遭受大破坏,省委书记被捕,省委组织部长宋鸣时叛变,山东的党组织与中央失去了联系,省城济南处于白色恐怖之中。在国民党主办的《山东民国日报》上,经常登载这样的消息:“共匪暴动,业经驻军夷平,共擒共匪 ×× 人,由泰山号钢甲车押解来济”;“共匪 ×× 人,业经主席判决,……验明正身,赴纬八路刑场执行枪决”,等等。

  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镇压,幸存下来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发生了分化。有的叛变,有的消沉,有的与组织脱离了关系。而不屈不挠坚持斗争的,只有省立第一乡师以赵健民为代表的七八位青年学生党员和新城兵工厂七八位工人党员。 

  在此危难关头,赵健民挺身而出。他联合同校的党员姚仲明、王文轩,并自觉地承担起省立第一乡师党支部的领导工作。  

  从几次农村武装暴动接连失败中,赵健民等人认识到:军阀韩复榘与国民党、地主官僚三位一体,是党领导的革命斗争的大敌;韩复榘集团与蒋介石、山东国民党系统虽有一定的矛盾,但在镇压革命斗争方面却是完全一致的;党所领导的农村武装暴动,多半是在暴动时临时夺取武器,编成部队,加之部队中缺少军事骨干,所以不能迅速打乱敌人的“围剿”,转入游击战争,而导致失败。这是失败的直接原因,而根本原因是不能与广泛的群众斗争相结合,形成孤军奋斗的局面;不能与兵运工作相结合,缺少兵运工作的配合。所以,党的工作的重点应放在发动广大的工、农、兵、学方面,尽量利用合法组织,积蓄力量,同时加强兵运工作,以待时机,组织武装暴动。他们还从城市的工厂、机关、学校工作连遭破坏中体验到:党的工作,必须采取较为隐蔽的形式,尽量利用合法组织,避免过于暴露自己。同时,在斗争中应善于利用敌人的矛盾。在党的自身建设方面,务必严格按照条件和程序吸收党员,清除投机分子、腐化分子、阶级异己分子。鉴此,省立第一乡师党支部确立了当前三大任务:第一,积极、慎重地恢复党组织、发展新党员;第二,根据客观形势,独立地开展革命斗争;第三,千方百计与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

  此后,省立第一乡师党支部首先从本校开始发展新党员。从 1933年下半年到 1935 年间,共发展党员 20 多名。接着,他们以学校本身和新城兵工厂为基地,在全市恢复、发展党组织,全市共有 9 个党支部,70 余名党员。其间,赵健民还曾于 1934 年 2 月回到冠县,先后建立了冠县中心支部、寿张第八乡师支部,后又在阳谷、堂邑等县和聊城省立第三师范学校建立了党支部。在恢复、发展党组织的同时 ,乡师党支部还发动群众进行了艰苦的斗争 , 如发动全省师范学校学生开展反会考斗争 , 组织“洋车夫兄弟会”, 利用各种机会进行抗日宣传 ,举办日本侵略东北四周年纪念日活动 , 声援北京“一二·九”学生运动 ,等等。

  在寻找上级党组织方面,赵健民等人更为迫切。自 1933 年下半年起,他们先后派人两次去北平、三次去上海、两次去泰安寻找上级党的关系 , 可惜都没找到。1935 年 9 月 ,赵健民打听到濮县党组织与河北省委有联系 , 便独自一人从济南骑着一辆破自行车顺着黄河大堤赶往濮县 , 与受河北省委领导的直南特委巡视员刘晏春取得了联系。同年冬 ,中共濮县地方组织来信告诉赵健民 ,河北省委的一位负责人已到濮县 ,可派人联系。赵健民非常兴奋 , 第二天一大早又骑上自行车 , 迎着刺骨的寒风赶往濮县 , 当天足足行程360 里 , 黄昏时宿在寿张县 , 次日又早起赶路 100 余里 , 来到濮县古云集 , 见到了中共河北省委代表、直鲁豫特委书记黎玉,通过黎玉与上级取得联系 , 终于回到了党中央的怀抱。

  为适应斗争形势的需要,加强统一领导,1934 年 5 月初的一天,赵健民、王文轩与中共新城兵工厂支部委员陈太平等人,聚在济南市北郊的五柳闸开会,决定组建中共济南市委,赵健民任书记,王文轩任宣传部长,陈太平任组织部长。从此,济南市又有了统一的中共党的组织。

  狱中彰显忠勇

  中共济南市委成立后,为统一和加强对鲁西等地党组织的领导,赵健民又主动与各地党员取得联系,先后成立了中共鲁西特委、中共新泰县委,并同莱芜县委取得了联系。1935 年初冬,在莱芜成立了中共山东省工委,刘仲莹任书记,赵健民任组织部长。不久,赵健民任代理书记。

  1936 年 4 月下旬 , 中共中央北方局派黎玉以北方局代表、山东省委书记的身份来到济南。5 月 , 中共山东省委重新建立 , 赵健民任组织部长兼济南市委书记。当年 9 月,赵健民被叛徒出卖而遭逮捕,在省政府军法处遭到刑讯。特务问他“北方局来的人在哪里?”“乡师、兵工厂里还有谁是共产党员?”他一概回答“不知道。”特务们先是用竹鞭抽打他,接着是对他压杠子。他昏迷过去,敌人就用凉水把他浇醒,醒后再压……最终,特务们确认从他嘴中实在掏不出什么东西,只好将他押送到军法处拘留所。  

  拘留所,赵健民遇到一位地下共产党员,并得知他可以设法传递信件。为保护党组织,赵健民强忍着疼痛给黎玉写了一封信:“我被莱芜一个见过面的熟人叛卖,被特务队逮捕,指证我是共产党的负责人,要我说出上下左右的关系。他们的这一些企图,都是枉费心机的。从上午十时到下午五时,对我施行了各种酷刑。他们这一切,对一个有坚定信念、早已立下舍生取义决心的人来说,都是徒劳的。不管前面有什么惊涛骇浪等待着我,我已下定决心:‘宁为玉碎,决不瓦全。’海可枯,石可烂,浩然正气之节不可变。请放心!愚弟粉身碎骨,决不连累朋友!”  

  两天后,黎玉派人探望赵健民。那来人,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书法家武中奇。自己被捕的第四天,党组织就派人来了。这种关怀,使赵健民浑身充满了力量。过了两三天,特务们对赵健民进行了第二次审讯。主审的特务对他改用攻心战:从共产党创造苏区,谈到长征只剩下几个人……最后断言,红军不久就会被全部消灭。然后,对赵健民说:“你不是要抗日救国吗?那就不要跟共产党走,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只有跟蒋委员长走,才能抗日救国。” 

  赵健民轻蔑地一笑,接着义正词严地说:“蒋介石应该改弦更张,走全国人民所希望的‘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路。”在场的大叛徒宋鸣时听罢,一拍桌子,大吼道:“赵健民!你要做共产党的烈士吗?好,我成全你!”主审的特务也火了,指着赵健民说:“你胆子不小,敢耍捕共队!”就这样,第二次审讯收了场。  

  当特务把赵健民押回拘留所监房时,武中奇正在等他。这是他第二次探望赵健民,并带来了黎玉的亲笔信。信中说:“你的被捕,使大家感到震惊,是工作的一大损失。你能在被捕受酷刑的第二天就送出信来,并表示决不连累任何朋友,这又使我们十分赞佩。现在是国难当头,……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华儿女,都应当立即抛弃前嫌,停止敌对行动,一致对外……吾弟要十分注意,要利用一切场合,阐明我们的主张。这不但对周围能产生有利影响,而且能一定程度地打动有关领导,也可能对吾弟的官司有利。

  切切,切切!”  

  赵健民仔细地琢磨着信中的含意,决心利用一切场合宣传党的“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  

  10 月中旬,国民党山东省主席兼第三路军总指挥韩复榘要亲自审讯赵健民,同时被审讯的还有 40多人。

  韩复榘审讯,不按法律条文,完全凭自己的喜怒哀乐。他还有自己的一套章法,不看案卷,只听军法官念案情,念得轻,判得就轻;念得重,判得就重;念到应枪毙,他右手就从胸脯向前一摆, 说声“毙”,拉出去就毙了。  

  这天下午 3 时,赵健民和部分犯人被押进省政府。军法官历数了赵健民的“罪行”后,提议“请主席枪毙他。”两个执法队员立即抓住赵健民的双臂,准备向外拉,赵健民却镇静地望着韩复榘。韩复榘见他如此表情,转着眼珠想了想,突然问道:“你是个学生,不好好读书,参加共产党干什么?”赵健民胸有成竹地说:“我参加共产党是为了发动民众抗日。主席,日本人在民国二十年,制造‘九·一八’事变,占领东北三省;二十二年,又占领热河和河北省长城要塞;同年十一月,以冀东防共自治的名义,控制了冀东二十几个县;二十四年,占领察哈尔北面大部和绥远北面一部;而现在,又大力推行包括山东在内的华北五省自治……山东地处沿海,一旦日军大举入侵,必定遭到蹂躏。您作为山东的军政领导人,不但不应压制我们抗日,还该支持我们的抗日救国活动呀!”  

  韩复榘听到这儿, 身体微微一颤,随后语调平静地说:“年轻人,你向我做起宣传来了。我问你,你去莱芜干什么?是不是去闹暴动啊?闹暴动,我可不答应。”赵健民马上回答:“我去莱芜是进行抗日宣传,万一日军侵占山东,好发动抗日游击战争。至于暴动,我们已经停止了。现在,我们把中国的一切军队都看成是抗日力量的一部分。打内战,不论谁胜谁负,都是国防力量的损失……”

  这时,站在旁边的军法处处长史荆洲插话说:“这个人顽固得很,抓他的时候,他把共产党的文件都吃了。”这一说,使本已缓和下来的气氛又紧张起来。韩复榘瞅瞅赵健民,又瞅瞅他,稍加思忖,说了声:“送法院!”于是,赵健民被送进了山东省高级法院看守所。

  组织抗日武装

  1937 年 8 月间,中共华北联络局派张友渔到济南。他在先前由中共中央派出的红军将领张经武所做工作的基础上,对韩复榘进行统一战线工作,并与韩复榘达成了三项协议:(一 ) 释放在押政治犯。(二 )成立第三路军政训处,由余心清任主任。中共各级组织派遣部分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协助余心清工作。(三 ) 开办第三路军政治工作人员训练班,培训动员民众抗日的干部。两个月后,赵健民被作为政治犯释放出狱。当时,正值党中央号召 “每个共产党员要成为一个好的游击队员,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中共中央北方局也号召济南的共产党员及从国民党监狱中获释的大批党的重要干部“脱下长衫,到游击队去”。本来,时任省委书记的黎玉建议赵健民继续留在省委工作,赵健民却表示:“我老家是冠县,在鲁西人熟地熟,请省委先派我去鲁西搞武装,待一个时期再回省委工作。” 省委同意了他的意见,并任命他为鲁西特委书记。

  赵健民回到冠县后,马上召集党员王浩、许梦侠、孙洪、冯干才、郭英、郭林业和朱月侗等 , 在朱三里开会 , 研究建立党的抗日武装及如何对待境内绿林武装 , 很快便以党团员为骨干组建起一支小型抗日游击队,打出了“华北自卫军抗日游击队”的旗帜,并亲自起草《华北自卫军抗日游击队告各界父老书》,进行抗日宣传。仅 20 余天,抗日武装就发展到百余人(枪)。当时,冠县境内有 “南杆”、“北杆”两股较大的绿林武装,各有四五百人。为争取“南杆”摆脱国民党顽固派的控制,赵健民以山东第六专区少校政训员的身份 , 打入“南杆”内部 , 经过艰苦的争取、分化瓦解工作 , 收编了“南杆”。接着,又收了“北杆”。两支武装改编为山东省第六区抗日游击司令部的第5、第 6 支队。赵健民是第 6 支队党组织的负责人。

  随后,赵健民协助爱国将领、山东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保安司令兼聊城县县长范筑先收服和改造其他土匪、民团、溃兵,壮大抗日队伍。同时,接连参加了范筑先组织的梁水镇、界牌、南镇、范县等一系列战斗,屡战屡胜,开辟了一大片抗日游击根据地。

  1939 年 1 月,范筑先属下的第3 团在冠县城南与日军进行遭遇战。

  随后,第 3 团整编为第 3 营,并由赵健民担任营长。从此,这支队伍的战斗力有了很大提高。从 1939 年2 月到 1940 年 10 月,他们在莘县、冠县、堂邑、聊(城)西、博平一带,与日、伪军打了几十仗,成为巩固和发展鲁西北抗日根据地的重要武装力量。 3 营和赵健民本人,也一度被人合称为“赵三营”

  赵健民治军严谨,他要求每个战士都要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夜行军到一个村庄,天不亮不准叫老百姓的门。住在百姓家里,要帮助挑水、扫院子,开展“水满缸”运动。遇到农忙时节,要尽力帮助群众抢收抢种,解决一些实际困难。当部队出发时,都要派人与房东告别,征求意见,表示感谢,并检查“群众纪律”的执行情况。在鲁西北一带,由于这支部队名声大、影响好,当地群众都把第 3 营亲切地称作“咱们的赵三营”。“赵三营”的队伍一到,群众奔走相告,箪食壶浆,而冠县的日伪军则下令戒严,不准出城。

  誉满鲁西大地

  赵健民擅长奇袭,常常率领 3营忽聚忽散,神出鬼没地打击日伪军。如 1939 年秋,在攻打冠县王庄伪军据点的一次战斗中,他指派10 名侦察员化装成当地送棉花的农民,巧妙地进入据点,90 多名战士全部轻装 , 跟随其后 , 出其不意地将据点拿下 , 俘虏伪军 120 多人。类此事例,不胜枚举。尤其是他在冠县指挥的三次战役,更使他威震鲁西大地。

  一是巧袭冠县城 。1939 年春,日寇为侵占冠县,集中 1000 多名日军和来自莘县的部分伪军,采取了大举“扫荡”、重点进攻的办法。赵健民分析了敌众我寡的形势,决定暂时撤出冠县县城。

  敌军占领县城之后,“赵三营”立即派出了小分队,从四面对占领县城的敌人进行不断的袭扰。有一次,他们从中午 12 时一直打到下午4 时。由于这一次集中了兵力,敌人觉得无法在县城站住脚,便使用大炮和重机枪向周围慌乱射击一阵后,放弃了县城,向东南方向逃窜。“赵三营”一直将敌人追到了城东7 里外的韩村,并将其后尾咬住。这时,敌人才不得不组织重炮猛轰,同时命令莘县的伪军骑兵对“赵三营”冲锋。“赵三营” 抢占了韩村东的一座砖窑,最终打垮了伪骑兵,并在夜间与敌人展开了巷战。天刚亮时,敌人集中兵力向西北方向进攻。为避免损失,“赵三营”主动撤出战斗,敌人也逃回莘县。

  这一仗,不仅赶跑了侵占冠县城的日军,并予以重大杀伤,对冠县一带的抗日人民也是个很大的鼓舞,同时也使“赵三营”官兵增长了与日军作战的经验。

  二是大战陈贯庄。1939 年秋,“赵三营”住在冠县城东 30 里的陈贯庄。一天,他们发现日军的一个团,共有 4000 多人,从贾镇南下,将经陈贯庄向桑阿镇前进。根据敌人的布局,可看出对方的建制有大队和中队,装备有重机枪连队、山炮队以及 40 余辆汽车的辎重队。赵健民决定袭击日军汽车辎重队。他亲自率领第一连,隐蔽接近日军。当日军步兵、炮兵过去,汽车队进入“赵三营”的射程之内,第 1 连战士便以密集的排枪向敌汽车队射击。而在同时,敌人的辎重掩护队下车时,遭到了“赵三营”猛烈的攻击。 当敌方一个军官进行往来指挥时,被“赵三营”的通讯员、特等射手猛击一枪,当场毙命。此后,东面及东北方向的敌人便不敢向村寨逼近了。黄昏之后,敌人因在各处进攻都遭受重大伤亡,大都卧在地上不敢前进。即便是敌军的指挥官一再叫骂着让前进,都无济于事。这次战役,毙伤敌人 110 余人,筑先纵队司令员张维翰还亲自赶来慰勉。

  三是摧毁伪顽政府。 1940 年春,冠县第 8 区和第 6 区的北部一度被豪绅地主盘踞,拒绝八路军部队进入。他们还成立伪第 6 区区公所,区公所设在堂木寨。

  6 月的一个夜间,赵健民率领“赵三营”第 1、第 3 连,在堂木寨的同学许树菱带领下攻击堂木寨。由于计划周密,行动迅速,此次战斗一枪未发便解决了伪顽区部,活捉了顽军死硬分子区队教练。7 月期间,第 8 区和第 6 区的一些豪绅地主趁日军对冠县“扫荡”之机,又开始大肆活动,并威胁倾向抗日民主政府的村寨。为粉碎敌人的图谋,“赵三营”决定进攻第6区地主武装控制的大柳邵、邢柳邵,并收缴地主的枪支。

  就在日军结束“扫荡”的次日夜间,赵健民率领“赵三营”第 1、第 3 连的战士进攻大柳邵,“赵三营”的教导员率领第 2、第 4 连进攻邢柳邵。经过激烈战斗,共缴枪100 余支。对豪绅地主武装进行了彻底的摧毁性的打击,巩固、扩大了冠县抗日根据地。由于赵健民多谋善断,胆大心细,率领“赵三营”四处拔据点、反“扫荡”、设伏击,出奇制胜,使得日伪军闻风丧胆,所以人们都称他“鲁西赵子龙”。1941 年 5 月至年底,赵健民在中共中央北方局党校学习。1942 年1 月,赵健民被任命为八路军冀鲁豫军区鲁西北军分区(后称第三军分区)司令员。

  1942 年 5 月,日军对冀中抗日根据地进行残酷的大“扫荡”,马本斋领导的回民支队从冀中来到冀鲁豫第三军分区。组织上决定让马本斋担任分区司令员,让赵健民任副司令员,并由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征求赵健民的意见。赵健民当即表示:“这有什么关系,请首长放心,我一定和马本斋同志一起搞好三分区的工作。”此后,赵健民与马本斋密切配合、并肩战斗,沉重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巩固和发展了抗日根据地。

  1944 年 8 月,赵健民率部解放莘县城,全歼守城伪军,活捉伪模范县长兼保安司令刘仙洲,受到冀鲁豫军区表扬。

  抗日战争胜利后,赵健民曾先后担任中共冀鲁豫区党委副书记兼冀鲁豫军区副政委、冀鲁豫军区司令员,指挥所部参加鲁西南战役、睢杞战役、淮海战役。1949 年 2 月任第二野战军第 17 军政委,8 月兼任军长,参加了渡江战役、西南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西南军政委员会交通部部长,政务院铁道部副部长,中共山东省委书记、省长,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等职。他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共第十二大、十三大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2012 年 4 月 8 日, 赵 健 民 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0 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