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建军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调查研究是做好工作的根本方法*(一九六一年三月十九日)

  这几年调查研究工作减弱。调查研究是做好工作的最根本的方法。当然,还有其他根本方法。

  全国解放以来,特别是一九五八年北戴河会议[218]以来,我们提出了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从总的方面来讲,是正确的,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不容动摇。今后还是要坚持三面红旗,数量不跃进,质量要跃进。多快好省就包括数量和质量两个方面。但是,从一九五八年以来,在执行三面红旗的过程中,犯了不少的大大小小的错误,受了相当大的损失。各省程度不同,各行各业程度不同。这些损失,有些是不可避免的,有些是可以避免的。如果作好了调查研究,工作作风好,工作方法对,损失可能减少,时间可以缩短,不致于陷于现在这样的被动。当然,要求一点损失也没有,是不可能的。如果不解决作风方法问题,以后

  *一九六一年三月十五日至二十三日,中共中央在广州举行工作会议。这是刘少奇在中南、华北地区小组会上的讲话。现标题是编者加的。

  还会受损失。

  造成目前的被动局面,中央已把责任担当起来,各省也有自己的责任。下面的报告和干部的话,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有的根本不可信。如小麦卫星,报上登出来,高兴了几天,就不相信了。有些反面意见,吞吞吐吐,也不完全可靠。我们看省委的报告,省委又是听下面的,省委的报告也是不能全信的。劳动力分配问题,也没有经验。中国人口多,以为劳动力充分利用,没有失业了,很高兴,其实挤掉了农业劳动力。马克思讲,发展工业就看农业能提供多少剩余粮食。农民吃饱了,剩余粮食叫商品粮。有多少商品粮,搞多少工业和文教事业。农业人口要吃饭,非农业人口也要吃饭,而且要吃的相当饱。这个规律,我们最近才摸到。过去中央、各省在这方面都犯了错误的。

  中央有些政策,决定前缺乏很好的调查研究。根据不够,决定之后,又没有检查执行情况,发现问题,及时纠正。还有一个时期,报纸上乱登消息。一九四六年土改时,太行山搞了一个广播电台,广播“村村点火,家家冒烟”,指挥了一个月。后来决定土改问题不登报。这几年我们忘记了这条经验。一九五八年北戴河会议以来,搞人民公社,大办钢铁,放卫星[219],许多东西弄虚作假,都登报了,震动全世界。哒大约有半年多的时间。新闻记者的积极性一来,就不得了。报纸又要办得好,又要控制。有些东西中央没有决定的,报纸在那里登。各省有些事情也不一定都是省委决定的,而是报纸在指挥。在某些事情上,有些时候领导机关丧失了领导权。

  成绩与缺点,究竟哪个是主要的?成绩是主要的。河南三七开,全国只能是二八开。我们确实也犯了不少错误,相当多的人民吃了苦头。现在,要引起注意,取得经验。就是说,决定政策要慎重,要有充分根据。决定之后,要检查政策是否正确,然后推广。有些不成熟的经验,例如八百吨的合成氨厂,技术没有过关,就去推广。有些制度规定不适当,出了毛病,要改过来。经济计划、按比侈廿发展,还有技术方面的,都不熟悉。工业、农业搞多少,钢铁搞多少,要经过一个时期才懂得。既然不懂得,就要虚心,胆子不要那么大。不懂,又要装好汉,情况不明,决心大,是要闯祸的。不懂,就要当小学生。虚心使人进步。要虚心谨慎,当小学生,去熟悉经济工作。毛主席讲,经济工作不懂得,三年、五年、十年、八年要钻进去学会。知道不懂,才搞调查研究,调查研究之后,决心才大,执行总路线才会健康。人民公社是合适的组织形式,不仅是一面旗帜,而且是一个方向。问题是我们不知道人民公社要经过由低到高,由小到大的几个发展阶段。按劳分配从来没有人否认,但一吃饭不要钱,就否定了三七开[220],变成了倒三七开。我们没有调查研究,改进得慢,早点调查研究,改进会快一些。郑州会议[221]时,毛主席经过调查研究,发现了这个问题。如果那个时候接着深入调查,问题就可以早一点解决。

  调查研究是今后改进工作的最根本的方法,要提到这样一个高度。毛主席的文章[222],提得非常尖锐:调查研究是世界观,又是方法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必须坚持的。搞调查,不能带有主观成见。你说有七千五百亿斤,下面就给你报这样多;你说小土群[223]好,下面也说好。下面干部有几个袋子,要什么,有什么。这种作风是上面造成的。统计表报多,不能完全怪下面。打电话要数字,能作为决定政策的根据吗?现在提倡讲真话,要改变这种情况。要转变下面的作风,首先要看上面的态度。他看你眼色嘛!看你要什么嘛!不转变作风,就不可能了解全面情况。可以先从反面提问题,让他把两个方面的情况都拿出来。调查研究,无非是决定政策,解决问题。首先是提出问题,我们提不出,群众是可以提出的。经过调查,决定了政策,解决了问题,然后还要检查。我们决定的政策是否正确,是否需要补充,还得到群众中去考验。我们相信马克思主义,并不因为马克思是什么先哲。执行中央的政策,不问具体情况怎样,一味盲目执行上级的指示,这是怠工的方法。有许多干部事情办得不好,一他说是执行上级指示,问题是你采取什么态度执行,这种“上级观点”是应该受到批评的。不管是非,盲目执行,那不是真正执行上级指示。真正执行上级指示,必须经过调查研究,动脑筋摸清情况,而且可以发现中央的某些规定不对的地方,帮助中央纠正错误。

  我本人也要下决心搞调查,搞一个工作组,这比看报纸、听汇报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