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对今后干部工作和组织工作的几点意见*(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四日)

  我现在提出几个问题,希望大家认真进行讨论。这些问题仅仅是我个人的看法。

  在党的干部工作上,现在要提出一个根本问题,就是要对形势做总的估计。一般地讲,现在干部不能再提拔了,大批提拔干部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过去有革命战争,有广大的新区要开辟工作;全国解放后要建立政府,各种组织、机构都还未定下来,在那种情况下,由于工作需要,大量提拔干部完全是必要的。那时候干部提拔得很快,尽管提拔干部的工作中有缺点,但总的来说,是正确的。现在我们的国家已经组织好了,工作已经走上轨道了,政府和党的机构已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至十二月十二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在北京召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组织部长会议。十二月四日,刘少奇同中央组织部部长安子文谈了对干部工作和组织工作的意见。第二天,安子文向参加会议的成员作了传达。本文是传达记录稿。现标题是编者加的。

  经定下来了,各部门的工作职务和干部也定下来了。因此,不可能再大量提拔干部了,除非现有的某些领导干部死了,或者犯了严重错误被撤职了,才可以个别地提拔干部来补充缺额。自然,这是就一般情况说的。是否还有少数干部要提拔呢?有的。例如,今后我们还要和一些国家建交,要从各方面抽调一些干部去担任大使,但是人数有限,至多不过几十人;现在学校中还缺少干部,要配备一些,但这主要是靠从大学毕业生中挑选一批优秀分子来解决,从党政机关干部中调整则是极少数。另外,随着建设事业的发展,第二个五年计划期内要开办一些工厂,大约要增加六百万工人,要算算相应地应该增加多少干部;还要计算一下五年内大学、中学以及中等技术学校有多少毕业生,厂矿能调整多少人,这样,需要从党政机关抽调的领导骨干恐怕也不是很多的。对绝大部分干部来说,是要在现在的工作岗位上稳定下来,下决心干十年、二十年,甚至干一辈子。所有的干部都要做这样的打算,而不要希望两年到三年就提拔一次。

  干部在现有岗位上稳定下来是好现象,不是坏现象。在中国历史上,凡是安定的社会,大体上都是这样的。革命时期、社会动荡时期当然例外。现在有些干部要求提拔自己,说不提拔他就是“不合干部政策”,这不是好思想,是坏思想。党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因为这不符合党的要求,不利于建设事业。要在干部中到处宣传这个真理。这样说,可能有些同志会不高兴,但是党不能因为怕这些同志思想波动而掩蔽真理。

  另外,有部分干部不但不能升,而且还可能要降,特别是经过选举产生的领导干部要做这样的思想准备。领导干部如果在选举中落选了,就只能做一般干部,而不能另行提拔。降了不要悲观失望,仍要努力工作,工作做好了,下次还可能选上。高级领导机关的干部被派下去任县委书记,这不是降职,是为了培养提高干部。将来可以考虑调中央的部长任省、市委书记,调省、市委书记到中央任部长,这既不是降,也不是升,而是为了培养提高干部。

  我们现在有脱离生产的道路,却没有回到生产中去的道路。应该有两条路,而我们只有一条路,这是不好的。脱离生产很容易,回到生产中去却很难,只进不出,脱离生产的人越来越多,官僚主义越来越多,脱离群众的危险也越来越严重,这是一个大问题。要堵死脱离生产这条畅通的道路。脱离生产要严加控制,即便工作需要个别地脱离生产、时,也要由一定的高级机关批准。先解决了这个问题,然后再开辟回到生产中去的道路。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政策问题。

  现在工资制度不合理。乡干部每月工资三十余元,比农民和社干部的收入超过很多,这就不好。应该把乡干部的工资压低一下,和农民的收入接近。但是乡干部的工作比农民多,负的责任大,这样就可能有些人不愿当乡干部了。那不要害怕,如果不愿干,就回去生产好了。我们有那么多党员,经过说服动员,一定会有党员出来担任乡干部的。这样的人觉悟高,能联系群众,可以把工作做好。一个八级技术工人被提拔当车间主任,每月工资收入少了几块钱,这是应该的。车间主任不应该比技术工人工资高,因为工人多,而车间主任只有一个。如果不愿干,还去当工人,难道还找不到一个愿意少拿几块钱当车间主任的党员吗?不解决这个问题,脱离生产很容易,而回到生产中去就很困难。工资制度要好好研究,很有必要改革一下。

  在工农关系方面,现在也有问题,这就是工人和农民生活悬殊太大。工人和农民的生活水平不应该太悬殊,农民生活水平稍低于工人是可以的,但是相差太多就有问题。大家应当研究一下,如何使干部和群众、工人和农民的生活不要悬殊太大。

  要批驳这样一种思想:党员功劳大,要比非党人士享受多。这话似乎有点道理,但是又没有道理,如果这样做,就会犯错误。马克思说:无产阶级要解放全人类,要解放所有劳动者,而后自己才能获得解放。共产党员如果待遇太高了,就不利于团结群众,在政治上就会陷于被动,对解放群众,解放自己都没有好处。如果我们的待遇比人民低一些,政治上就很主动,就便于团结教育人民,便于解放全体劳动者,也便于解放自己。现在应该多提倡艰苦朴素,少宣传生活如何美好,要多为人民生活着想。这样说可能有人思想要波动,但是只要多宣传,大家就会想通的。

  过去国家机构没有完全组成,干部调动多,提拔快,组织部门的工作有困难,不便于了解干部;现在国家机构组织成功了,干部稳定下来了,组织部的工作就好做了。在新形势下,组织部要讨论一下如何把干部管好。今年提拔的干部很多,有成绩,也有错误,应该研究一下。事实上,新的形势在去年下半年或者今年上半年就已经出现了,如果今年春天就看到这种形势,提拔干部中的错误就会少一些,但是我们没有看出来,这是思想落后于实际,应当检查总结一下。

  现在我们的国家机构已经组成了。这个国家机构有两条任务:一条是实现专政,另一条是组织社会生活。第一条任务愈来愈小了,不是愈来愈大了。阶级斗争基本结束,反革命分子少了,刑事犯也少了,所以国家专政的机构可以缩小,但是工作质量要提高。今后国家机构最重要的任务是组织社会生活。这方面我们还没有经验,可能犯错误。错误有几种性质。有些错误是很难避免的,是因为没有经验造成的。如今年六月通过的预算,几个月以后才发现其中有问题,二中全会做了结论,说有二十到三十亿元用得不妥当。对于这样的错误,要吸取经验教训。还有一种错误也是由于没有经验产生的,但是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发现,如第一个五年计划,究竟有多少错误,现在看不出来,也许几年以后才能看得出来。这样的错误也是很难避免的。最危险的是犯了可以避免的错误。例如脱离群众的错误是可以避免的,而且也应该避免。脱离群众是根本性的错误,是十分危险的错误。波、匈事件就是脱离群众的结果。现在群众对我们是有意见的,我们在这方面是有问题的,但是我们的国家一下子垮不了,因为我们的功劳大,群众一下子还推不翻我们。但是正因为这样,危险就更大,因为上层建筑与基础有矛盾,上层建筑不断破坏自己的基础,发展下去,危险性很大。

  组织部门有没有工作做?有。就是要把干部管好,首先是要把成为“统治阶层”的几十万干部管好。要经常了解他们的思想情况,了解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状况,看看他们是否脱离群众,是否有特权;并且要规定一些制度,限制他们的权力,要他们把工作做好,要他们永远不脱离群众。这是组织工作、干部工作的根本问题,做好了这件事,便是很大的成绩。

  在这个问题上,党内思想并不完全一致,还可能遇到很大的冲击力量。组织部门首先要站稳,不要让这股冲击力量冲倒。如果挡不住,就要及时向中央和省市委报告。要在党内加强宣传和教育工作,批驳错误的思想,要扶持正气,压倒邪气。

  关于发展党员的问题,今年发展了三百万,这个数目宇很大,因此,明年应当停一停,认为停不下来是不对的。毛主席在二中全会上曾讲过“上马”、“下马”的道理,一个人不能老骑在马上。军队打仗每个战役之后必须休整,不休整部队就要拖垮。发展党员也是这样,要发展一下,巩固一下,不能老发展。原来的计划冒了,大了,要加以修改。对预备党员要加强教育,要把他们组织起来,让他们起作用;要用一定的时间,譬如一年的时间来考察他们是否起作用,对不起作用的,要弄清楚他们是怎样入党的,要总结经验。

  把发展党员的工作停一下并不等于不做发展党员的准备工作了。办理入党手续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培养教育积极分子却是一件艰巨、复杂的工作,如果只想多办入党手续,工作就做不好。要挑选、培养积极分子,先把门关一下,巩固一下,然后再把够党员条件的人吸收进来。只有这样,才能不断取得经验,不断纠正错误和缺点。你们说在今年发展党员工作中,可能有百分之十左右或者还多一些的人不应当入党,但是现在还不能肯定,要等一两年才能看清楚。

  停一停,也不等于就不发展新党员了。总的说来,停一停好,但是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从基层看,如果有发展对象,有力量,也可以适当发展。

  不要把问题绝对化。现在有这样一种看法:没有党员就不能工作,似乎没有党员便不可终日,这种看法是不对的。新区土改、农业合作化、工商业改造各项工作的经验都说明,尽管没有那么多党员,事情也一样可以办好。问题不能这样提,这样提问题的方法不对头。

  要发展党员,但是要慢慢来。发展党员的计划大了,要适当减少。宁可数量少一些,但要保证质量。在发展党员的工作上提个控制数字有好处,但这只是为了控制,而不是为了把它当做任务非完成不可。发展党员不象征粮,完不成任务不要紧,超过了反而可能要犯错误。

  在发展新党员时,要对新党员讲清楚:不能为了“要当长,先入党”,党员并没有什么特权,仅仅是担负更多的义务,要吃苦在前,必要时还要牺牲个人的利益。这样讲了以后,如果有的人因此就不愿入党了,那也好,我们就把那些愿意牺牲自己利益的人接收到党内来。这样,党的质量就提高了。

  今后发展党员,就是要发展一下巩固一下,巩固以后再前进。这样,我们的工作就会做好,就可能少犯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