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学习态度和学习方法*(一九五○年九月十日)

中国革命胜利了。总的说来,我们各项工作做得很好,但理论工作却是很薄弱的一环。我们很多干部,甚至是负重要责任的高级干部,斗争经验丰富,可是理论水平不高。这是我们党的一个弱点。还有些同志文化水平也不高。因此,首先要提高他们的文化水平,然后再提高理论水平。有经验是一个长处,但受文化和理论水平的限制,就不能有大的发展,碰到问题有的能处理得好,驾驭得了,有的就不能驾驭,处理不好。我们很多干部有丰富的斗争经验,再有了文化和理论,就可以担负更多的工作,解决更多的问题。

  现在,我们的一个重要任务是提高干部的文化水平和理论水平。这是一项经常性的任务,不可能一下做好,大约要花十年的工夫才能前进一步。缺乏理论是很大的弱点。有的同志对于理论的重要性认识不够,不愿意做研究理论的工作,这种思想是不对的。我们不仅要有少数人研究理

  *这是刘少奇在马列学院第二、三班开学典礼上讲话的一部分。

  论,而且要有更多的人研究理论,在职干部也要抽出时间去研究理论。只有理论没有实践当然有犯教条主义的危险,但是理论是实际工作的指针,没有理论,工作就是盲目的,没有前途的。没有理论的人容易被“俘虏”,被人家天花乱坠的话所迷惑。掌握了理论才能正确地指导工作。有些人不懂理论,又要站在指挥台上指挥,行吗?不行。现在还有这样的人,他还站在指挥台上;等大家理论水平提高了,他再要站在指挥台上就不行了。

  我们党的干部应该重视理论工作。今天,党需要你们去做研究理论的工作,并且决定给你们一些实际问题去研究处理,看是否能运用已学得的理论,这对你们是很好的。一般来讲,你们学习较长的时间后,能够学到一些理论知识,将来出去工作,就可以运用掌握了的马列主义理论去观察、解释、处理实际问题。运用理论观察、解释、处理实际问题,这就是目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需要你们学习许多东西,学习马列主义基本知识,学习毛泽东著作和其他一些知识。

  但是,仅仅读了几本书,有了一些理论知识,并不等于就有了理论。读了书,增加了一点理论知识,这只是有了运用理论的可能,而处理实际问题不是单靠书本所能解决的。有些人只知道翻书本,中国的外国的他都知道,你说到什么问题,他可以马上把书翻出来。但碰到实际问题,马克思没有讲过,列宁也没有讲过,他自己就不知道怎样分析、处理,这就是不懂得用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处理问

  题。中国的教条主义者就是这样。我们学习马列主义,要学习它的立场、观点、方法,不要把马列主义变成教条。你们以后所遇到的、所要处理的问题都是新的问题,许多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没有讲到的。比如湖南、广东如何土改,他们没有讲过,怎样来处理呢?就得靠你们用所学到的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去观察、分析、处理,并且要处理得不错。这样才叫做有了一些理论,才算在马列学院[182]学到了理论。土地问题、农民问题的一些基本观点,马克思、列宁讲过了,但是要处理中国的土地、农民问题还要靠我们创造,还要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提出具体的解决办法。如富农问题,过去是把富农多余的土地财产征收了,分给贫雇农,现在要保存富农经济。那末,过去的处理是否不对呢?不。过去分富农的土地对,现在不分也对。现在不保存富农经济就是错误的,因为情况变了。当然富农本身并没有改变。如果说有改变,那是政治态度有了改变。在战争当中,富农同地主站在一起,反对土改,是不能争取的。今天中国革命胜利了,就有可能争取他们。时间不同了,条件不同了,他们周围的环境改变了。抗日战争时期不搞土改,只搞减租,解放战争中征收富农多余的土地和财产分给农民,今天则是保存富农经济,这是整个革命形势决定我们这样做的。在战争紧张的时候,即使不那样做,富农也不会拥护我们,也不会站到我们一边。今天战争胜利了,要恢复生产,发展生产,就要保存富农经济。对这个问题,虽然有些农民目前不十分满意,但随着生产的发展,农民是会满意的。这

  就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是马克思主义的精华。有些人学习了两年,知道了许多理论知识,但没有真正学到什么马列主义,这是可能的。学习了马列主义的思想方法,还必须对客观材料和实际情况加以分析、整理,才能形成正确的思想。做事情也好,写文章也好,都是这样。当然,书还是要读的,知识总是多一点好,但不能说,只要书读得多就好。多了还要善于运用。书读得多,理论知识多,又能运用,这才是真好。

  你们还要学习写文章。文化不高的同志不会写文章,不会组织文章,这是一个弱点。马列学院第一期重视写文章,第二期也要重视写文章。不会的要学会,已会的要练习写比较复杂的文章。写文章也是掌握一种武器,要能够提出问题,解释清楚问题。

  在马列学院主要是学习理论,真正练习运用,还是要到实际工作中去。在工作岗位上能够运用理论,独立地处理问题和独立工作,这就是学习马列主义的结果,这就说明学习有了成绩。

  理论不够的学理论,文化不够的学文化。此外,党性不强的,思想有毛病的,组织性不好的,也要来学习。要做到既有理论,又有文化,又不骄傲,思想好,作风正派,这样就能到处受人欢迎。有了理论,却很骄傲,看不起人家,动不动给人家扣机会主义大帽子,那人家就不欢迎你。所以,你们虽然快毕业了,也要整顿一下思想。越是有理论有知识的人,越应该感到自己知道的少。要是学了点马列主义,不是

  更谦虚而是更骄傲了,这就说明马列主义中最重要的东西没有学到。学到了东西,增强了信心,能够处理问题,坚持真理,批判错误,这当然不能叫做骄傲。

  我们的同志作风要正派,有毛病的要把毛病去掉。自己应该认识到,我们是在党的领导下,一切为了党,一切为了人民。应该彻底地解决这个认识问题。学了马列主义,就要把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命令主义、官僚主义这些东西克服掉。党支部的工作、学院的工作都应该注意这个问题。这里面也包括怎样正确对待工作分配的问题。马列学院的学生要服从组织分配。无论到什么地方,做什么工作,都是一样的,不能说这个地方不好,这个工作不好,我不去。也不能说我有了理论,比别人高,还给我这个事情做!

  有些同志说,做理论研究工作自己能力不够。这固然不是骄傲,但说明信心不足。大家在马列学院学习了马列主义,要提高信心。怕工作搞不好而兢兢业业,努力搞好,这是进步的表现,可以使工作做好。但是必须有信心。能力今年不够,明年就够了,明年还不够,再搞几年就够了。没有说能力够了再去担负工作的。

  宣传、理论工作是我党很弱的一环,必须加强。列宁主编过《火星报》[183]。我们党最重要的宣传工作是毛泽东同志做的,我也做一些。《人民日报》很多社论稿我们都亲自看。宣传工作是光荣的岗位,不愿做宣传工作是不对的,从马列学院毕业出来不能做宣传工作是没有理由的。宣传不是讲空话,而是要讲实际问题。宣传工作可以碰到很多

  问题,要你们说话,要你们写文章,要你们作解释,这正需要运用你们学到的马列主义理论。在学校里是学习,做宣传工作是实习。学习一个时期,做一个时期的宣传工作,以后再担负别的工作就更好了。我们党要有很多做理论研究工作的。中国党如果没有很多的理论干部,就不可能领导这样大的国家达到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