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中国历史的发展离不开中国共产党*(一九四八年七月一日)

  今天是中国共产党诞生的一天。这是我们党最重要的纪念日,也是中国人民、中国民族最重要的纪念日。中国共产党的产生,是中国历史上空前重大的一个事件,从中国共产党产生以后,中国历史就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从此以后,中国历史的发展就离不开共产党,不但离不开共产党,而且是以共产党为中坚来发展的。这就是说,中国共产党的胜利和失败,中国共产党的前进与后退,代表着中国历史的前进与后退。中国共产党前进了,那么中国也就前进,中国历史也就向前进;中国共产党后退了,大概中国是不会好的,也是要后退的。所以说,如果不了解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也就不能了解中国的现代史。我们的干部,如何研究我们党的历史,了解我们党的历史,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在研究与了解我们党的历史过程中,也可以了解中国现代史的

  *这是刘少奇在为纪念七一而举行的干部会议上的讲话。现标题是编者加的。

  发展。

  我们党从一九二一年七月间成立,到一九四八年的今天,已经整整二十七年。这中间积累了极丰富的经验。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40]是一九二一年七月间开的,所以我们就以七月一日来作为党的诞生纪念日。在那时参加第一次代表大会,现在仍在党内并健在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毛主席,一个是董老[154]。那次会一共有十二个代表,也就只有你们前面这一排这样多,讲起来是那样的重要,小得却是那么可怜。在上海的一个地方开会,开了几天,消息泄漏了,迁到了浙江的嘉兴,在一个船上把会开完,通过了一个党纲,选举了中央机构。

  为什么那时那样一个小的团体,小的组织,在二十七年以后的现在,时间并不是很长,就有这样大的发展呢?为什么从此以后就在中国闹得天翻地覆,跟孙悟空差不多,拳打脚踢,天上地下,到处都有他,什么事情他都要过问呢?照最近中央组织部的统计,我们党已经有三百万党员了;有个别地方的数目字还没有收到,所以恐怕比三百万还要多。现在想一想,我们共产党为什么迟也不产生,早也不产生,恰恰产生在一九二一年的七月?而产生了以后又有这样大的发展?

  一直到今天,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中间的作用,在中国历史上的作用,不待说大家都是了解的。它的产生,有各方面的客观的条件,历史发展到那个时期,要产生中国共产党,就不能不产生。其原因就是:近一百多年来,资本主义

  在世界上发展成了帝国主义,他们对中国的侵略,在一百多年以前就发生了,这件事,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的。帝国主义的侵略,使中国民族问题提出了新的问题,民族问题变了性质。当时中国旧的民族问题,是清朝统治着,但是,帝国主义入侵以来,中国民族问题就发展到了新的阶段,提出了新的问题,产生了中国新的民族运动——鸦片战争以来,反对帝国主义的运动。我在小学时教员也讲,现在的民族问题与以前不同,现在外族侵略就要亡国灭种。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就有民族革命运动,而且一直搞到现在,我们党也搞了二十七年,今天才算基本上成功,不过现在这个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反对外国帝国主义的侵略与压迫这样一个民族革命运动,在中国共产党产生以前,经过了七、八十年。在我们党产生的前夜,有一个五四运动,五四运动也是一个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革命运动。这是中国共产党产生时中国的情况、条件和环境。

  帝国主义到中国来,一方面是侵略中国,另一方面也刺激了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因为它要侵略中国,就要带机器来,也就促进了新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成长。开始时,帝国主义自己搞一些机器,搞一些工厂,后来中国人也就学着办,也来办工厂,这样就产生了中国的民族资本主义。中国有了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也就产生了资产阶级,中国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运动也就跟着发生出来。因为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中国资产阶级的发生,也就产生了中国的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发展了,无产阶级也发展了。既然有了

  无产阶级,就有无产阶级运动,就有工人运动。因为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无产阶级的产生和发展,中国工人运动的发展,就给了中国共产党产生的根据。中国共产党就是在这个基础上产生与发展起来的。

  据一个材料说,在中国共产党产生以前,中国的近代工业,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发展。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其他一些国家比较起来,有一个特点,就是比较集中。中国工业是集中在几个地方发展的,其中上海的工业产值就占了全国工业产值的百分之五十。在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时,上海的中外工厂,共是五十一家,工人六万一千多人。而到一九二。年共产党产生的前一年,上海的工厂就发展到了二百零四家,十六万多工人,工厂数目发展了四倍,工人发展了两倍半。中国人办的工厂在一九一一年是三十六家,工人两万一千名,到一九二。年,发展到了十万零五千人,发展了四、五倍。一九一一年外资工厂有十五家,到一九二。年发展到了十八家,工人由四万多人发展到五万四千多人。以上海为例,可以想见那时新式的工业工厂有很大的发展。从辛亥革命到中国共产党的产生,这一个时期有几倍的提高。据估计,一九二七年上海五百工人以上的工厂(五百工人以上的就是大工厂)的工人,占全上海工人的百分之五十七,工人大部分是在大工厂里头做工。就是中国人办的也是大工厂多,占工人的百分之四十五。那时上海工人总起来是二十几万人,大部分在大工厂里头做工。中国工业集中的程度是很高的。《联共党史》上讲,苏联共产党产生时,

  俄国资本主义很集中,工人百分之五十四在大工厂里头做工。我们可以说,中国新式工业也是比较集中的。

  在中国共产党产生以前,就有工人运动。有一个材料说,在民国七年(即一九一八年),全国就发生了二十五次罢工,有些罢工没有罢工人数统计,有人数统计的是十二次,参加的人数有六千四百多人。民国八年(一九一九年),发生了六十六次罢工,其中有二十二次是可以考查的,参加的人数是九万六千五百多人。民国九年(一九二。年),发生了六十四次罢工,其中可以考查的十九次,参加的人数四万六千多人。民国十年(一九二一年),中国共产党产生的那一年,发生了四十九次罢工,其中可以考查的二十二次,参加的人数是十万八千多人。所以在那时就有工人运动,无产阶级已经为自身的利益而起来斗争。而且中国无产阶级还有一个特点,它与资产阶级比较起来更加强大。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不论在政治方面也好,其他方面也好,特别是它的战斗性,无产阶级比资产阶级要强大得多。资产阶级有软弱性,无产阶级就没有软弱性这个缺点。帝国主义在中国也有很多工厂,其中也有工人,无产阶级比资产阶级不但数量大,而且受着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封建势力的三重压迫,所以它斗争起来更坚决。中国无产阶级比资产阶级力量强,也比较集中,再加以有了共产党的组织,它就能够领导中国民主革命走向胜利。

  帝国主义的压迫侵略,中国资本主义的产生,无产阶级的产生,产生了工人运动,在这样的基础上就产生了中国共

  产党。

  同时,在共产党产生以前,马克思主义也传到中国来了,我就是在一九二。年(共产党产生的前一年),看到了那样的小册子。从前听到过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后来看到无政府主义的小册子,又看到马克思主义的小册子。此外,还有一个最大的事情,就是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这个革命把全世界想要革命但又没有找到出路的人都惊醒了。特别是在中国,我们那时感觉到了亡国灭种的危险,但又不晓得朝哪里跑,这一下就有办法了。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和世界上特别是欧洲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发展,工人运动的发展,再加上中国国内“五四”新文化运动和爱国运动,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许多先进分子研究马克思主义,成立了许多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143](那时成立的小组,是几个人、十几个人那样的组织)。开始是带研究性质的,到后来才联合起来成立共产党。一九二一年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召开的。在这样的条件下,产生共产党不是偶然的,是必然的,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结合的必然产物。

  中国共产党从它成立那天起,就是为了使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完全解放而奋斗,而且前途远大、目标远大,一直要达到共产主义。那时虽然党员数量很少,可是信心很大。准能有什么办法使它不成立呢?没有办法。开始有很多人反对成立共产党,想阻止,想破坏。在马克思主义传播到中国的时候,各派社会主义都来了,我就看过各派社会主义的

  书。在最初一个时候,无政府主义受到欢迎,超过了马克思主义,很多人相信无政府主义,以为痛快得很,可以一下子解决问题。马克思主义同无政府主义进行了长时期的辩论,在共产党成立以前就进行辩论,在共产党成立后,又进行辩论,陈独秀[51]在这方面就写过好几篇文章。结果把无政府主义驳倒了,把其他各派社会主义思想驳倒了,马克思主义站稳了脚,在中国无产阶级思想界里边有了它的地位。:在那时有很多人相信过无政府主义,他们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共产党。他们把我们叫“马子、马孙”,见了就骂,就要斗争。在学生中,工人中,群众中,彼此要骂,要打架的。思想上经过斗争,组织上也经过斗争,马克思主义才在中国先进革命思想界中争取到了领先的地位,然后共产党才有产生的可能。当时有许多种思想要阻止共产党成立,不许它产生。就是在革命队伍里边也有,但它还是产生了。至于帝国主义、买办阶级、封建军阀更不用说了,它们更加反对共产党,并且要进行“讨赤”。所以在那个时候,共产党的产生不是偶然的,是有它的根据的,是由各方面的历史因素所造成的。

  从第一次大会开过后,全国许多地方开始了工作,开始建党、办报纸、作宣传。在湖南长沙有毛泽东同志,在上海、北京等地有其他同志。他们开始建党的组织工作,并且做工人运动。

  中国在共产党宣告成立前,就有社会主义青年团。我是在一九二○年先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一九二一年才入党的。我是在党没有成立以前由青年团送到苏联的。我跟

  任弼时[155]一路,一九二一年春天到了海参崴(那时占据海参崴的是日本兵、俄国的白党)。从那里坐火车到莫斯科整整走了三个月。在火车上,没有煤炭烧,就烧木炭,没有了木炭,还要坐火车的人到山上去背,背回来以后才能开动火车。一九二一年夏天(七月),共产国际开第三次代表大会,我们住在共产国际的寄宿舍。那时莫斯科办了一个东方大学,我们去上学的时候是头一班。出国以前,在上海办俄文学校,让学生先初步学会俄文。我出国以前虽然中国共产党还没有正式成立,但几个地方有了共产党小组。上海共产党发起组出版的党刊就叫《共产党》,以后才出版《向导》。所以共产党一开始筹建就做了许多方面的工作。

  党在一九二二年开了第二次代表大会[41],那时有些同志从莫斯科回来了。到西天取经,只有一年就取回来了。当时在苏学习很不容易,在东方大学,学了八个月的俄文,蹩脚得很,翻译也蹩脚得很。瞿秋白[156]和另一个同志当翻译,但他们的翻泽不大好懂。товарищ到底翻译什么好?到底翻“伙计”好呢?还是翻“扛货物的人”好?(中国人将扛货的人叫码头工人)我们初到莫斯科时,看到卢布票子上有个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各国的文字都有,中国文字是华侨翻译的,“无产阶级”不晓得翻什么好,他把这句口号翻成中国的成语“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全世界”译成“四海之内”,“无产阶级”不晓得翻,“联合起来”译成“皆兄弟”。“四海之内皆兄弟”是大家团结的意思,还不错。那时,“同志”、“无产阶级”、“资产阶级”、“帝国主义”这些名词

  都没有,都还在考虑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东方大学学了八个月跑回来了,也算取了经,取到的经不多就是了。当时我们学得不多,倒是我自己的革命人生观开始确定了。懂得组织上的一些东西,讲纪律、分配工作不讲价钱、互相批评、一切服从党,这些东西我脑子里种得很深。工人阶级、工人运动是基础,不能离开工人阶级,简单的名词学了一点。那时候从外国、从欧洲、从苏联来了很多马克思主义书籍,译成中文的也较多了。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了我们党的宣言,那上边“帝国主义”也有,“封建势力”也有,“资产阶级”也有。在第二次大会通过了党章,又通过宣言,在宣言上提出了我们党的最低纲领: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势力的民主革命,要求建立独立的党,这些基本方向,在那时就有了。

  我们党开始产生时是在学生中、知识分子中介绍马克思主义思想,成立党组织,但是如果不跟工人运动结合,不跟中国劳动群众结合,那我们党就不能前进,不能算是在中国真正地生了根。虽然产生了这个组织,但如果根没有扎到土里去,幼芽就不能成长,和我们在房子里水盆中培养大蒜一样,那样的大蒜是不能成长发展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后,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开始与中国工人运动结合。所以列宁讲:社会主义与工人运动结合就成为共产党(那时讲社会民主党,社会主义与工人运动结合就叫社会民主党)。中国共产党也就是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相结合、与劳动人民运动相结合的产物。

  那时,劳动组合书记部在工人运动中做了很多工作

  (“劳动组合书记部”是翻译来的,“劳动组合”就是工会,日本叫劳动组合,书记部不晓得是哪国的。照我们现在的翻译就是工会办事处)。劳动组合书记部在上海有,北京有,汉口有,长沙有,广州也有。有些同志,有些党员,在劳动组合书记部工作,都是为了学习,我那时也是一个。劳动组合书记部的主任是张国焘[54],里边还有李立三[1]、邓中夏[157]等。劳动组合书记部开始就在工人中办工人夜校、工人子弟学校,后来又办工人俱乐部,玩一玩,唱一唱,再去组织工人,鼓动工人罢工,组织罢工委员会。罢工胜利,罢工委员会就变成了工会。

  共产党开始产生时,有些统治阶级的人物糊里糊涂,不晓得是什么东西。我们在劳动组合书记部办学校,呈请立案,请求批准,官厅都批准了。我们的口号是“提高工人的知识,培养工人的德性”,办学校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他还不批准?统统的批准了。办了没有半年,工人一组织起来,马克思主义一宣传,罢工一宣传,工人很欢迎,结果工人就罢起工来。罢工很有组织,工人斗争是很英勇的。那时反动政府慌里慌张,莫名其妙:为什么工人罢工这样有组织?这样有纪律?搞得他们毫无办法,那时罢工大都取得了胜利,这是头一个浪潮。比如劳动组合书记部一九二二年在京汉路组织罢工,要求十二月过年发双薪,斗争胜利。工人说:这是共产党给争来的,十二月份发两个月的工资。一九二二年有九十几次罢工,参加的工人有几十万,罢工胜利后就组织工会,所以那时工会中有几十万会员。有铁路工会、

  矿山工会、海员工会,大城市里边差不多都有工会。湖南有全省的工团联合会,湖北也有全省的工会联合会。所以一九二二年前,在全国就有空前的罢工浪潮,一九二二年后,共产党跟工人结合,马克思主义到工人中去,很多工人相信马克思主义,加入共产党,党就有了群众。

  许多罢工都是胜利的,但是外国企业里边的罢工是失败的。唐山罢工最激烈,也得到了胜利,但没有得到完全的胜利。工人的经济要求是达到了,但工会始终没有成立。唐山的英国资本家不准成立工会。上海有些外国工厂资本家也不让成立工会。

  从那时以后,中国的无产阶级就走上了政治舞台,表现了自己的力量,成为一种政治势力。到一九二三年三月七日,京汉铁路的工人罢工(即二七罢工),工人开会,吴佩孚[158]用枪一打,全国的铁路工人都举行罢工表示抗议。后来罢工被压下去了。二七罢工虽然受了挫折,但是,意义很大。那时共产党那样小,成立只有一年半多一点的时间,就敢于与吴佩孚、与北洋军阀斗争。当时吴佩孚也装得好象看得起工人,他请工会的工人代表去谈话(罢工以前吴佩孚驻在洛阳),并且似乎谈得很好,他说:命令已经下了,不好收回。工人代表回来时,每个人还发给六十块钱的路费。人家那样客气,好象是拍工人的马屁,其实是麻痹工人,工人也不警惕。人家一方面那样客气,另一方面准备好镇压。那时的京汉铁路是吴佩孚的财产,吴佩孚每年要抽八十万款子,工人罢工要求年终加钱,还不是拿吴佩孚腰包里的钱?

  不过,吴佩孚还没有能完全统治京汉铁路,段祺瑞还同他闹蹩扭。因为那时幼稚,不懂得。二月一日京汉铁路总工会开成立大会,工人无论如何要开,吴佩孚无论如何不让开,所以就罢工,起来和军阀斗争。工人斗争很英勇,江岸工会的委员长林祥谦同志被吴佩孚抓去,让他下命令停止罢工,他不下命令,就砍了一刀,他还是不下命令,于是砍第二刀,他还是不下,于是砍第三刀,就这样把他杀死了。林祥谦,是我们党的党员,我们的同志。二七运动被压下去之后,汉口的铁路工会被封闭,律师施洋同志被捕,以后也被杀害。二七运动虽然失败了,但是从此在全国,不论敌人也好,朋友也好,工人自己也好,都晓得了工人是有力量的,共产党是有力量的。我听到萧三[159]同志讲(那时他在法国),法国的工人高兴地说:中国的苦力也起来了。法国工人还援助了中国罢工工人,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工人也援助过中国的二七运动的工人。

  二七罢工被压下去以后,因为中国军阀中间有矛盾,中国的民主革命运动仍在发展。如满洲的张作霖[160],给罢工工人捐过好多钱。那时他反对吴佩孚,吴佩孚杀了工人,张作霖就来向工人讨好。连军阀也要讨好工人,这就说明工人阶级已经成为一个势力,以前就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可见中国的共产党,中国的无产阶级,已经用斗争赢得了自己的地位。这虽然是斗争的头一个回合,但它已打出名来了。以后孙中山也要找这个力量,因此,在这次斗争以后,第一次国共合作也正式形成了。在二七运动以前,孙中山还觉

  得共产党可以不要,可是在二七运动以后,就不同了。所以在一九二三年底一九二四年初,共产党就跟资产阶级的政党国民党形成了统一战线,从此用共产党加入国民党的形式实行国共合作。一九二四年一月,国民党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共产党派了代表去参加(那时我们有许多同志参加国民党),跟孙中山共同制定了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宣言,提出了反帝反封建的纲领。

  在共产党没有参加国民党以前,孙中山所领导的国民党死气沉沉,如果不跟我们合作,国民党是不可能发展的。同共产党一合作,国民党就生气勃勃,就有了新的生命了。资产阶级的软弱性,从孙中山也可以看出来。孙中山从辛亥革命以后,搞得毫无办法,这表现了孙中山与国民党的软弱性。国民党一来内部分裂腐化,二来那样多的国民党员都做官去了,有些人转过来反对孙中山,孙中山被他的党员赶过好几次。所以那时如果没有共产党的合作,没有共产党的帮助,他就不能提出明确的纲领。他虽然有反帝反封建的主张,但是没有明确完备的反帝反封建纲领。国民党与群众的联系很薄弱,内部又那样不统一,不断地分裂。孙中山虽然搞过武装,但是也没有组织好自己的可靠的军队。同时他只讲军队的组织,根本没有正确的战略战术。所以不论在政治上、军事上、纲领上、党的组织上与群众的联系上,以及各方面,在没有跟共产党合作以前,国民党都表现了它的软弱性,假如不和共产党合作,国民党还能在中国搞出什么名堂来呢?很难搞出什么名堂来。譬如:国民党对五四

  运动所持的态度就是消极的,那样大的群众运动,国民党就同它结合不起来。国民党也不会做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它虽有土地纲领,但没有实施这个纲领的具体办法。它跟共产党合作,开了一次代表大会以后,办法就有了,反帝反封建的纲领也有了,政治、军事、群众运动都有了办法。孙中山执行了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在共产党和苏联的帮助下,建立了自己的军队,建立了黄埔军校,许多实际工作是共产党替他做的。黄埔军校的工作是准做的呢?主要是共产党员做的。恩来同志一直在黄埔做工作,以后参加建立了国民革命军。没有共产党人的帮助,政纲定不出来,军队也搞不成,跟共产党合作,这些问题就解决了。孙中山同共产党合作,使国民党得到了新的生命。

  当然,我们党在这里边犯过错误,被国民党蒋介石出卖了。蒋介石也是共产党扶植起来的。没有共产党的帮助,蒋介石能有什么力量呢?我们把蒋介石扶植起来了,结果他却反过来打我们。但是,蒋介石自从反共以后,他就走向灭亡了。虽然他靠帝国主义,靠封建势力,开始似乎有很大的力量,但那是暂时的现象;因为他反对共产党,就决定了他最终必然要灭亡。五四运动以后国民党在中国革命运动中间的地位,是同共产党的帮助分不开的,是以共产党为灵魂、为中坚的,不然国民党是不可能发展起来的。

  国共合作以后,当然,我们不只是吃了亏,而且也得到很大的发展。国共合作以后,就有五卅运动[44],这是全国性的大运动,反帝高潮、反军阀的高潮;有了北伐战争,有了

  中国的第一次大革命,全国性的革命高潮。“五卅”以后,共产党得到很大的发展。但是在这个大革命差不多要达到胜利的时候,共产党被自己扶植起来的朋友出卖了,被国民党暗害了,第一次大革命遭到了失败。

  我们党从国共合作以后,经过五卅运动、北伐战争,党的地位是提高了,力量扩大了。一九二七年,召开第五次代表大会[46]时,已有五万党员(第二次代表大会党员只二百多,第三次四百多,第四次八百多),当时的成份大多数是工人,大部分是湖南、湖北、广东三个省的人。那时工会会员二百八十万,农会会员二千多万,农会力量最大的是湖南、湖北、广东。那时我们也参加了军队、参加了政府。不过在军队里边大多数是做政治工作的,这是个缺点。做军事工作的只有叶挺等一些同志,那时叶挺同志当独立团长,后来当了师长。

  我们党在幼年时期虽然力量很小,但很英勇,很能战斗,战斗性很强,一开始就什么都不怕,藐视一切。帝国主义它不怕,人数少也敢反帝,要打倒帝国主义。那个时期我们的另一个口号是打倒军阀,军阀的力量虽然那样大,我们也要打倒它。没有那个人发言说军阀打不倒,或者说不要打,没有人脑子里边这样想。

  那时虽然很勇敢,很能战斗,基本方针、方向也是正确的,但是政治上很幼稚。我们对同盟者耍阴谋玩诡计还看不清楚,同盟者打我们的主意,陷害我们,我们也不注意,也不警惕。陈独秀那个机会主义者,原则是非分不清楚。那

  时毛泽东同志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发表了,党内很多人看了之后都说好,但是没有被党的领导所采纳,所以就来了个失败。那时这个幼稚很难免,因为党还没有经验。虽然当时革命失败了,党被打到地下去,工会搞垮了,农会搞垮了,党在许多地方的组织也搞垮了,很多人被捕、被杀,动摇分子大批地脱党。虽然经过这样的风波,但我们党还是坚持革命,坚定地打着革命的旗帜,没有投降,与群众结合着渡过这样的困难时期。

  大革命失败后,党有什么危险呢?有这样两个危险:一个是党有被反动派消灭的危险。当时反动派想尽一切办法消灭我们共产党,包括采取肉体消灭的方法。第二种危险是党内有分裂的危险。陈独秀犯了投降主义错误,旧的领袖推翻了,新的领袖没有培养起来,新的方针、正确的路线没有完全形成,有不少的野心分子企图分裂我们党,党内党外的敌人都企图消灭我们。十年内战时期,基本上是我们党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党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与群众密切地联系,开始与工人联系,后来与农民联系,并开始组织武装队伍,组织红军,搞苏维埃,与农民与武装密切结合,这样就坚持了革命的旗帜,避免了被消灭与被分裂的危险。避免了这两个危险就是我们党的很大的胜利,我们党没有被消灭和被分裂,党还是统一的党。到抗战爆发时形势起了变化,渡过了反动时期。

  《联共党史》上讲,在一九○五年到一九一二年七年的反动黑暗时期,布尔什维克党没有投降,没有扔下革命的

  旗帜。《联共党史》上有这样两句话:“找们渡过了黑暗时期,不仅保存了革命的旗帜,而且保存了革命的组织。”这是俄国布尔什维克的情形。我们中国党也渡过了反动时期,而且比俄国遇到的压迫、黑暗更厉害,时间更长。到了一二九运动起来,特别是一九三七年七月抗战爆发,新的革命高潮起来后,我们党的情形怎样呢?我们也可以这样讲:我们保存了革命的旗帜,渡过了十年反动时期,一个危险时期,我们没有放弃革命的旗帜,而且保存了革命的组织。因此,后来在抗日战争中,中国没有人不相信共产党是抗战到底的。保存了革命的旗帜,而且也保存了革命的组织,还保存了党中央。当时俄国的中央搬到了外国,我们的中央没有出国,而是上了山,过了雪山草地就是了。我们还保存了大批的中坚干部,而且保存了革命的军队——红军。这支军队人数虽然不多,但是也有三万到四万人,而且这支军队是经过锻炼的。这一点是比苏联共产党做得更好的。我们还保存了一块革命根据地——陕北。如果没有陕北,“抗大”[93]就不好办,党校也不好办。我们渡过了反动时期,不仅保存了革命的旗帜、革命组织,而且保存了革命的军队和一块革命根据地。我们最大的胜利,最大的成功就在这里。不过我们应该讲,这些保存是在红军里保存的。因为保存了这支军队,也就保存了一块根据地,因为保存了根据地,保存了队伍,也就保存了组织。如果没有红军,革命组织也保存不了。在这里还应该讲:白区的党基本上没有保存得了,也是因为这一点。这个保存——保存革命的旗帜,党

  的中坚干部、中央、一支军队——的任务是非常艰巨的,经过了许多斗争,克服了许多困难,然后才达到了这个成功。

  我们党经过了跟敌人的斗争,在白区跟敌人斗争不用讲,红军跟敌人斗争不用讲,在根据地跟敌人斗争不用讲,在艰苦的环境中还经过了严肃的党内斗争,反对“左”的、右的机会主义路线,立三路线,张国焘路线以及其他,如克服军事上的错误领导,召开了遵义会议[181]等等。经过了这许多党内斗争,才把党保存下来,才使党没有分裂。我们党在内战时期克服了各种反动倾向,战胜了分裂分子,始终保存了统一的中央。而且这个组织在任何时期都有威信,虽然在一个时期是在错误领导下,但它还能把广大的党员团结起来。

  避免分裂是一个大胜利。我们战胜了各种分裂分子,陈独秀、罗章龙[52]和张国焘分裂党的活动都失败了。因此我们避免了被敌人消灭,避免了党的分裂,把党保存了下来。到一二九运动以后,七七事变[73]以后,我们就开始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时期。如果那个时期没有军队的保存、党的干部的保存、革命组织的保存,革命旗帜的保存,以后的发展就不可能,抗日战争期间的这个发展就不可能。没有抗战期间的发展,今天就不可能发展得这样大,革命就无法胜利。所以前一个内战时期虽然是处在风雨飘摇之中,有一点“岌岌乎”!但党没有被分裂,没有被消灭。当然各国无产阶级对我们有帮助,共产国际对我们有帮助。

  抗战以来,日本一锤子打到了蒋介石身上,蒋介石就不

  得不跟共产党合作,暂时放弃消灭共产党的打算。后来国民党讲:“共产党本来可以被消灭,就是日本这一锤子,不得不跟共产党合作。”日本侵略以来,在蒋介石国民党看来,满洲事变[162]不算甚么,华北事变[163]还忍耐得住,七七事变就没有办法了,再加上他内部的张学良[164]转而要求抗日,反动势力内部分裂了。抗战时期跟国民党——主要是跟蒋介石,来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在这一次合作时,我们党已经经过了大革命时期和内战时期,我们党各方面的政策,党的方向是正确的,党的头脑是清醒的。从前讲我们幼稚,抗战时期幼稚少了很多,就不糊涂了,是自觉的。特别是跟蒋介石合作,在党的领导上是完全自觉的,完全清醒的。当然蒋介石也不糊涂。蒋介石在内战中没有能够消灭我们,他是准备在跟我们合作中间消灭我们的,但抗战中间又没有能够消灭我们。抗战还没有胜利,他早就是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把力量集中起来,准备在抗战结束以后消灭我们。他一方面跟我们合作,一方面打我们的主意。我们大革命时期上了一次当,这次就学乖了,我们完全不糊涂。从跟蒋介石开始合作的那一天起,我们就晓得,总有一天蒋介石要消灭我们,要玩他那一手——背叛同我们的合作,我们作了准备,从思想上、组织上、各方面作了准备。后来蒋介石反对我们的时候,搞磨擦,搞皖南事变[132],以及抗战胜利以后,马歇尔[165]来玩弄以和谈掩饰准备打内战的这一套,直到全面内战爆发,我们不是没有准备的,我们是完全有准备的。所以第二次跟蒋介石合作,我们没有上当,没有吃亏。

  避免了第一次国共合作上当、吃亏、被人家出卖的那一些错误和失败。

  抗战时期,蒋介石把军队放在后方,准备时机一到就发动内战,消灭我们。他有了准备,我们有准备没有呢?我们也作了准备,从抗战开始那一天起,我们就在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长期地作了准备。到一九四六年爆发了全国性的内战,我们也不慌张,一出手就打了胜仗。虽然马歇尔跑到延安谈判,跟吴佩孚和京汉铁路工人谈判一样,但是他没有麻痹得了我们,因为我们防备了他。他来那一手,我们没有上当,应付过去了,并且我们在政治上孤立了美国,孤立了蒋介石。

  所以在抗战时期,我们党在政治上,在军事上,以及其他各方面是老练的,是成熟了的,因此才有后来的胜利。一九四六年爆发全国内战以后的第一年内,我们就消灭了蒋介石一百个旅,打退了他的攻势,接着就转入了战略的进攻,现在正在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而斗争。现在那种被反动派消灭的危险和被分裂的危险没有了;我们把危险奉送给了蒋介石,他就要被革命力量消灭了。他们那里有内部分裂的危险,有李宗仁[166]分裂的危险,情况是翻过来了。这是由于抗战时期长期准备——准备力量积蓄力量的结果,避免了危险,把危险送给了蒋介石。

  现在是解放战争时期。我们避免了十年内战时期的错误。那次内战时期就没有统一战线,一切都不要了,只剩下工农。现在跟蒋介石破裂了,我们的民主统一战线还是有

  的,我们还要联合各民主党派,各界民主人士,工人、农民、自由职业者、知识分子、中小资产阶级、开明士绅,这就是我们的统一战线。第一次国共分裂后就不要统一战线,犯了许多“左”的错误,土地革命中犯了错误,党内斗争也犯了错误。现在我们也在防止和纠正这类“左”的错误。土地改革中有的还不是搞了地主扫地出门?“扫地出门”就等于“地主不分田”;党内斗争就是整党,“搬石头”一下搬掉了几千几万,内战时期就搞这一套。那时搞了多少年没有纠正过来。十年内战时期的冒险主义现在在个别地区也有,但这一些错误不是主要现象,是个别现象,是暂时现象。这些错误一发现,很快就被纠正过来了。土地改革中的错误被纠正了,整党的错误被纠正了。在国民党统治区域宣传民主,不搞冒险主义,学生运动一直到现在还在搞。在南京城里,蒋介石办的中央大学里演袁世凯[167]登基的戏,挖苦蒋介石。国民党把两个学生逮捕到青年部,学生们从青年部里又把他们要了出来。今天在南京搞那样的运动,在一九二七年后几年间的白区是不是能搞呢?还是能搞的。

  我们在抗战时期也犯了一些类似陈独秀的右倾错误,但不是主要的,很快就被纠正了。在解放战争中也犯了一些类似李立三的“左”倾错误,也很快就被纠正了。因此现在可以讲:不论在政治上,不论在军事上,不论在组织上,我们党的各方面的政策都是完全正确的,是完备的,在以前是不完备的。毛主席讲:过去我们不是系统地解决问题,现在我们是系统地解决问题了,军事问题、政治问题、土地改革

  问题、建党问题,各方面的问题,从原则上、方针上,以至具体的办法上都有了一套,都是系统的完备的,而且这些政策是经过多次群众斗争的检验与考验,是正确的,不是骗人的。我们在大革命时期就不然,到底你的对还是我的对,没有经过考验。中央开会我也参加过,四五个人开会,一开会一个人讲那样一篇,听起来也都有道理,张国焘还没有讲那样长,特别是彭述之[134],你说他不对也驳不了,说他对也实在弄不通。现在不是那样了,许多东西都经过了考验,许多东西摸着底了。我们党已经有了领袖。在十年内战时期,我们所以有分裂的危险,就是党的领袖还没有形成。现在以毛主席为领袖。我们党到现在是完全成熟的,老练的,我们渡过了十年内战时期的危险,克服了十年内战时期的错误,克服了大革命时期的错误,我们正在走向胜利。现在我们党的路线是完全正确的,有了党的领袖。我们从抗战时期逐步地走向胜利,逐步向前发展。这个胜利是不是有一天会停止下来?当然暂时的停止是可能的,打到长江边上不一下过江,等年把半年再过,在长江边上停止一下是可能的。但从总的趋势来讲,我们正在取得的胜利是不会停止下来的,一直到完全胜利。这是可能的,因为各方面的条件都已具备。现在可以说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力量,没有这样的环境,没有这样的条件能阻止中国共产党的胜利。哪一个阻止得住?美国开兵来,美国干涉使中国共产党不能取得胜利,那也是不可能的。它开一两百万兵来是不可能的,开少了又阻止不住。开一、二十万只能占据沿海几个城市。

  你愿意占你就占去,中国大得很,占那么一点,我们还是向前进!向前进!继续向前进!

  自然,中国也只能是逐步地胜利。是不是中国革命可以在一个早晨,一下子就胜利呢?有没有这个可能?没有。在外国可能,突然一天早上,象保加利亚,红军在一早上把城市完全占领,把反动派完全捉起来,一下子就胜利了。中国的情况,只能是逐步地胜利,因为中国这样一个大国,面积等于整个欧洲。欧洲也不能一下子都胜利,头一步是俄国,再搞波兰、捷克,也是一步一步地胜利。

  现在能阻止我们胜利的,就是我们的党犯大的错误。但是,现在看起来在毛主席的领导之下,在党中央的领导之下,全国有这样一大批经过锻炼的干部,党再犯那样大的错误,致使我们中国革命停止下来,或者向后退,这是不会的。而美国也不可能开一二百万兵来,那样做也很难。只要这两件事能够避免,还有什么事情能阻止我们胜利呢?

  这个胜利,就是从几十个人开始的,从一九二一年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成立,共产党员只有几十个人开始的。我们党从成立以来,虽然犯过许多错误,可以说各种错误都犯过,有原则性质、路线性质的许多大错误,但是基本方面是对的。反帝,反封建,要革命,要跟工人农民结合,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是马克思主义武装的政党,与全世界无产阶级保持团结,这些基本方向是对的。党还能够联系群众,还能够保持党的统一,还能渡过危机,渡过困难。所以,党是能够克服困难的,能够克服错误的。这些错误一般的是犯一

  年、半年,有些是犯几个月,就是十年内战时期犯得最久,有三、四年。但也不是一切都错误了,假使是一切都错误了,搞三、四年,结果会使马克思主义,使党呜呼哀哉。所以不是一切都错误了。至少基本方面是对的,广大的党员、干部、群众向着这个方向斗争。这个错误虽然犯得很严重,时间很长,受了很大损失,但是,这个错误还是可以克服的。

  马克思主义传到了中国,经过中国共产党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原理来解决中国问题,同时也就发展了马克思主义,丰富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是做了这件事的。这就是说,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用马克思主义解决中国问题,推动中国的历史前进。这件事情虽然经过许多曲折,但我们正在取得胜利。

  中国共产党自从成立以后,就投入了大革命,投入了实际的革命斗争,一直到现在没有停过。现在还不能停,全国各个地方,三百万党员天天在那里斗争——流血的斗争与不流血的斗争,公开的斗争与秘密的斗争,以及各方面的斗争——政治的,经济的,武装的,群众的,统一战线的,都在那里斗争着;现在三百万党员,几百万军队,几百万非党工作者,一万万几千万群众跟我们在一道斗争。我们的军队里,党员占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四十,百分之六、七十是非党群众,他们在军队里边跟我们一道进行流血的斗争。在国民党统治区域中,广大的学生群众运动反对蒋介石,在马路上游行示威反对美帝国主义,反对蒋介石重演袁世凯登基的丑剧。在解放区,有工人农民在努力生产,缴公粮,扩

  大军队,支援前线,出民工运炮弹,后方妇女做鞋子、磨面,紧张得很。所以,有广大非党群众和我们的三百万党员一道,天天在那里紧张地进行斗争。

  在这样紧张的斗争中间,当然也有一种事情,就是读书,研究理论,研究政治经济学,唯物史观,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好。很多党员理论上的准备很不够,而且在很长一个时期,理论上准备不够。就许多党员干部来讲,就有这个缺陷,因为他们天天做鞋子,支援前线,打仗,游行示威,……不能很好地读书,研究理论,研究政治经济学,唯物史观。在座的同志中很多也有这个缺陷。就现在整个党来讲,没有这个缺陷。毛主席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是欧洲人,讲的是欧洲话,用欧洲文字写书,讲的是欧洲资本主义国家的事情,也讲到中国的事情,但讲得很少,所以现在把马克思主义搬到中国来,不是翻译一下就可以解决问题,而必须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不仅变成中国字,而且与中国的历史,中国的革命,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只有这样才能取得成功。所以必须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毛泽东同志做了这个工作,做得很好,做得很成功。因为做成功了这件工作,中国共产党才能发展,才有今天的胜利。

  学习和运用理论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教条主义的方法,另一种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方法,即是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从群众中集中起来,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加以分析

  综合,形成正确的方针政策,然后再放到群众中去实行,这样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在这样的基础上,把理论准备好,是要经过长期斗争、艰苦创造的。大家知道,在第一次大革命时期,毛泽东同志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就是正确的,在井冈山时,建军的东西,政治上的东西,理论上的东西,毛泽东同志就初步形成了正确的路线。但是人家不接受,正确意见受到教条主义的排斥和反对。一直到克服教条主义,提高嗅觉,缩小了教条主义的市场,争得了马克思主义的宣传自由以后,才把党内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把党内的毛泽东思想水平大大地提高了一步。这时,我们党在思想上理论上也完全巩固了。

  列宁讲,俄国布尔什维克(2)党是在坚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上建设起来的。我们党生长在列宁时代,我们党在马克思主义坚固的理论基础上,在列宁主义坚固的理论基础上,今天还在毛泽东思想坚固的理论基础上建设起来,发展起来,所以我们党在思想上、理论上、军事上、政治上,在群众中间是巩固的。以后只要争取我们不犯大的错误,干下去,那么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的发展与胜利,是无疑问的。可以这样讲,中国历史的发展离不开共产党,我们中国共产党的发展离不开毛泽东思想。所以,今天在我们党的诞生纪念日,我谨向我们的领袖,中国活的革命历史创作家——毛泽东同志致深深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