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关于建设党的几个问题*(一九四四年十月二十三日、二十四日)

  我想讲一讲党内关系问题,要讲我们党的内部的相互关系,也要讲同志与同志的关系,干部与干部的关系。党内关系很复杂,要提起同志们注意,充分留心这个问题。最近同志们在学习政策,你们所学的一切政策为了什么目的?就是为了打倒敌人,团结自己,建设自己。把我们党建设好,军队建设好,政府建设好,群众团体建设好。建设自己,打倒敌人,战胜敌人,目的就是这个。早几天毛泽东主席讲,对敌人就是要狠,对自己就是要和。对敌人要用很厉害的办法,对党内,对群众,就要和气,就要团结。对自己不和,就不能团结自己,也就不能战胜敌人。在党内,在群众内部、革命队伍内部不采取和的方针,又想打倒敌人,那就走不通,既不能团结自己,也不能战胜敌人。团结自己,战胜敌人,这是我们的总方针。所以在我们党内是讲统一,讲和气,讲团结的方针。当然党内也有斗争,也有批评。斗争

  *这是刘少奇在延安为中共中央派往外地工作的干部所作报告的节录。

  为了什么目的?目的也是为了团结。反对机会主义,那必须斗争。因为机会主义破坏党的团结,分裂党,使党的队伍瓦解,所以必须用斗争的方法,把机会主义克服下去,党才能和,才能团结,才能统一巩固。党内斗争的目的是为了团结,以斗争达到团结。因此,党内斗争不能过火,过火就要妨碍团结,破坏团结。我想我们的方针就是这样。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有些同志观念不很明确。要打倒敌人,这个观念在我们党内很明确。可是在自己内部采取团结的方针、和气的方针,有些同志的观念就很不明确。他们不用心研究如何使党内团结,不注意团结自己的一套办法、一套政策,在自己内部也采取斗争的办法,因此就犯错误。对敌人狠对自己同志也狠,自己内部就闹乱子。我不高兴你,你不高兴我,我踢你一脚,你打我一拳,我骂你,你骂我,我看不起你,你看不起我,搞出很多事情来。这是搞党内不团结的方针,搞内部矛盾的方针,这个方针就错了,这叫妨碍党内团结。比如我们同志中有本位主义、山头主义。本地干部与外来干部、新干部与老干部、知识分子干部与工农干部的关系搞得不好。我们有些知识分子干部瞧不起工农干部,有些工农干部也瞧不起知识分子干部,你斗我,我斗你,而不是采取团结的方针,和气的方针。这样就妨害工作,妨害党内团结。工作一妨碍,党内团结一妨碍,就要妨碍对敌斗争,有时可以取得的胜利也没有取得,反而遭受到失败,甚至严重的失败,使党遭受到严重的损失。过去这方面有很多经验教训。每个同志都可以想一想,反省

  一下,我对同志是不是采取和的方针,团结的方针,哪个地方不和,不团结?有没有不必要的斗争?是不是可以采取别的方式?斗争是不是过火?这些问题,我想值得我们的同志反省。所以我提议,同志们要把如何团结自己当作极重要的问题去研究。毛主席讲团结自己,当然不只是讲党内要团结,而且讲群众要团结,军队要团结,各方面都要团结。但是,要团结全中国革命人民,必须首先团结党。要使党内团结,尤其是我们高级干部要团结,这样党才能团结得好。这个问题,毛主席在整风报告[137]中反对宗派主义那一段讲得很多。他讲到本地干部与外来干部的团结,军队干部与地方干部的团结,新老干部的团结,知识分子干部与工农干部的团结等等。同志们也学习过,整过风,反省过,但是在这次反省中,我希望大家更具体一点,想想自己在对待知识分子、外来干部、工农干部、地方干部各种关系中,过去处理得怎么样?对不对、妥当不妥当?是不是采取团结的精神、团结的方针?

  最近毛主席提出两种关系,其中一种关系就叫作山头主义。所谓山头主义,实际上也就是一种亲疏关系。这是我自己的队伍,那不是我自己的队伍。我自己的队伍亲一些,不是我自己的队伍就疏远一些。我这个山头的干部,我熟悉一些,亲一些,而另外山头的人,不亲,疏远一些。因为有这种亲疏不同,在处理问题上表现有偏差,有不同,有界线,就产生了山头主义。毛主席讲过,山头主义在我们党内产生存在,这是事实,而这种山头主义、山头界线的产生,有它

  的原因。因为我们在农村,处于分割状态,交通不方便,而且这种分割又是长期的,一分割就是七、八上十年。这是客观原因。再加上主观上教育也不够,所以就产生了这些山头。如果我们老早就注意这个问题,进行教育,也许山头会少一点。山头这个东西存在,使我们党的团结、党的统一遇到许多障碍,必须来一个反对,来一个改造,消灭山头界线,才能使党进一步统一起来,团结起来。这对我们党很重要。

  那么怎样才能改造山头?我们大家来研究一下这个问题,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因为产生山头是有客观原因的,农村分割这种客观状态不取消,山头界线还会有,要改造也不容易,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我们主观上要注意这个问题,加强教育。一下改造不了,一下消灭山头不可能,必须长期进行教育工作。既然我们承认现在有山头存在,因此就要照顾山头,在我们处理问题中,在我们的干部政策、干部待遇中,在我们分配东西等许多问题上,就要照顾山头界线。承认山头,照顾山头,然后进行教育工作,你教他,他才会听,才能改造山头。比如我是这个根据地的干部,从别的根据地来了一支队伍到我这个根据地,我就要多照顾一下,假使发鞋子的话,别的山头来的,先发给他,或者多发一双鞋子给他,什么事情总要给他一点优先权,或者超过自己的队伍一点。人家新来的有困难,估计人家对我不亲密,对我有误会,我应该多照顾他一下,把他的困难问题解决,到处要特别一点,这样才会平等,才会妥当。这是讲部队,对干部也是一样。凡是来自别的山头对自己不大亲的,应

  该有这样的原则:特别关照一番,不是平等待遇,要特别关照人家。这样叫作照顾山头,照顾亲疏关系。你照顾了他,他没有话说,这样才会团结得好。我想我们的同志去办事的时候,处理问题的时候,如果这中间有界线的话,我们应该采取这样的原则解决问题。特别是担负领导工作的同志,一定要有这样的精神。比如那一个干部曾经反对过我,有些事情对我不起,除要平等对待他之外,还要特别照顾他一点。凡是反对过自己的人,只要那个人不是反革命,那么,你就应该帮助他。只有诚心诚意地帮助那些曾经反对过自己的人,你这个领导工作才会做好。如果心里总是记得人家反对过我,有机会要报复他一下,这样的人工作一定做不好。要以德报怨,对于那些从前反对过自己的人,不能采取报复手段。这一点也是亲疏关系问题。那些人从前反对过我,那些人和我疏远,就要特别照顾。人家跟你扯过皮,他心里有个疙瘩,警惕性很高,现在初到你那里去,先看看你的脸色好不好。如果看见你对他不坏,对他很好,比对别的人更好更亲切,这样他就放心了,不会觉得有鬼,遇到一些事也不会大惊小怪,这样才可以团结,才可以更好地工作。

  所谓特别照顾山头,不是讲要拥护山头主义,保护山头主义。我们的目的是消灭山头,改造山头,而不是给一些同志以借口,要在你的山头上调一个人,你不给,就说党要照顾山头,说我这个山头你为什么不照顾一下。这样的态度对不对?当然不对。我们要教育干部认识到山头是不好的,

  是要改造、消灭的。这种界线要取消。假如是作领导工作的同志,要随时随刻准备把自己的工作交给人家做,使人家接这个工作没有困难。假如是一个队伍,不只我可以带,谁也可以带,谁带我的队伍都不会有问题,并且带得很好。我下面的干部不会有宗派主义、山头主义。这个问题要作一种教育,要作一种培养,这样才能够消灭山头。所以我们不是制造山头,不是拥护山头,而是改造山头,这是我们的目的。为了改造山头,就要承认山头的存在,对别的山头要特别照顾一点。如果不接近就要设法多接近,如果不了解就要设法多了解。人家不了解我,我应该设法使人家了解,这是我的工作,我的责任。我要了解人家,同时设法使人家了解我。对待人家的态度,还需要是多建议少批评,学习人家的长处,多原谅人家的缺点。如果没有这种态度,而是多批评,少建议,就会加强山头,消灭山头这个工作就更搞不好。

  现在有些事值得特别注意,在军队里工作的干部要特别留心照顾在地方工作的干部,照顾党内的干部,照顾老百姓,这样才比较好,比较妥当。因为现在是军事时期,军队手里有枪,地方干部手里没有枪,又不能带很多人,他们就可能摆在那个地方看不见。因为看不见,所以就要特别用心看一看。因此,军队干部要特别照顾地方干部,要有这样的责任。在这点上,我亲身在苏联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那时有这样的感觉,你到苏联红军里去,那热烈得很。他们看见外国同志跑到红军里去,就高喊欢迎讲话,总之舒服得很。反而到了他们的党部里边不大理你,总感觉军队中工

  作的干部特别亲热,你很愿意跟他在一块办事,感情很容易搞在一块。后来我问过他们,红军里为什么这样好?他们说:“我们有这样的教育。”军队手里有枪,你不跟人家亲热,特别照顾一番,人家就害怕。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要使人家见了亲热、亲密,不要害怕。这件事是苏联同志给我讲的。我想这很有道理,这样的态度值得大家学习。过去那种山头界线是不自觉的,并不是哪个人故意要搞一个山头,故意分界线,那是自然形成的,出了许多毛病也不自觉,这就叫作盲目性。今天在毛主席号召之下,我们应该自觉起来,把盲目性去掉,使我们主观上有一个方针,有一个政策,有一个办法,去改造山头,去消灭山头。这样我们来把山头的界线消灭,大家的关系搞好,那我们的党就会更进一步团结统一起来,团结自己这个工作就会提高一步。

  照顾山头有两方面的照顾,一方面当着我们照顾别的山头的时候,要特别照顾一下,做到这样人家才没有话说,事实上才可以平等。另一方面,当着人家处理我们的问题的时候,有些地方人家没有照顾好,没有特别一点,人家并没有什么宗派主义、山头主义,或者人家觉得很公平的,你就说人家有宗派主义、山头主义,这样团结就搞不好了。那么这应该怎样呢?我想也应该照顾一下。就是说当着我们去处理别的部门的问题的时候,我们应该特别照顾一番,要把他搞好一点。当着别的部门处理我们这部门的问题的时候,如果有不满足,不满意的话,我们也应该特别照顾一番。不要说人家是什么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人家主观上是公平

  的,要感激人家这一点。这样一来,党内就可以少受损害。我想是有这两方面的问题要留心的,要注意的。

  我再讲一讲党内的民主问题。我们党内的制度是民主集中制,这种民主集中制就是我们党内结合的形式,就是我们党内上级与下级结合的一种形式,一种制度。我们的党有很多党员,有各种各式的人,怎样把他们结合起来,组织起来,成为一个整体呢?那就要有一种办法,一种制度,这种制度就叫作民主集中制。这种民主集中制是我们党里面的制度,也是我们政府里面的制度。但是我们军队里面的制度就不是民主集中制,而是叫作首长制,有些机关里面也是首长制。现在我们的组织形式有两种:一种是民主集中制,一种是首长制。这两种制度我们去用的时候,不要把它混淆起来,应该有所区别。有些同志对这个问题似乎认识得不很清楚,常常把这两种制度两种工作方式混淆起来,把军队里的工作方式、组织制度拿到党里面来,也在党里面搞首长制。如不尊重其他党员的民主权利,不尊重其他领导机关、委员的民主权利,对少数服从多数很不习惯,开会讨论也很不习惯,在党里面也是命令一切。这样妥当不妥当?这样就不妥当。我们党历来的制度是民主集中制,但是没有被尊重,没有被实行,有这方面的毛病。是不是还有另一方面的毛病呢?也有的,就是有些同志把党里面或者群众团体里面、地方工作中间那一种工作方法带到军队里面来了,什么事情都要讨论,结果就把这个军队搞得吊儿郎当、没有纪律、没有制度。不过这方面的问题不严重、不普遍。普遍

  的是把军队的首长制搞到党里面来,在党里面运用军事工作的方法与首长制的方法。我们党里面的制度是民主集中制,如果有什么问题,大多数不同意,负责人就不能执行,书记也要服从委员会的多数委员,而不是党员大多数服从书记。少数服从多数,有问题可以讨论,有意见可以保留。这个问题如果搞不好,也常常使我们党的团结、党内的关系搞不好。过去在实际上我们党内关系有许多不好的现象,是由于工作关系处理不好,工作关系没有明确,没有搞清楚,对这一部门和那一部门,上级和下级,党员和党的领导机关,政府和党,政府和军队,军队和党,它们之间的各种制度、各种工作关系,没有明确的认识,因此发生了很多磨擦。如何使我们党内各部门之间、各个同志间的工作关系,按照一定的制度很好地明确地划分清楚,这是搞好我们党内关系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现在中央关于这个问题有两个决定,一个是党的领导一元化的决定[139],还有一个是党的领导方法的决定[140]。同志们对这两个决定要结合起来看。领导一元化就是建立核心领导,大家要承认,要服从这个一元化的领导,不要各搞各的。但是一个领导机关,你要决定得好,决定得正确才行,如果你领导得不好,这个一元化就化不起来。如果你也领导得好,人家又承认你,这个领导一元化搞好了,关系才会搞好。有同志问军队里面的党是不是也有民主?军队里面的党和地方的党应该在原则上没有区别。在我们党里面有许多问题发生,是由于我们领导同志、领导机关,不能正

  确地运用民主集中制来建立党内民主生活。今天,虽然我们处在一种严重的战争环境里面,党内民主还是有限度的,但是在根据地里面,我们有政权,有党,有军队,有时候情况也并不紧急,适当地建立党内民主生活,实行民主的领导方法,相当地实行党内民主,这是完全必要的。

  总之,一种是我们党里面的民主集中制,这既成为制度,就非遵守不可。首先要负责同志来遵守,要党的书记来遵守。另一种是我们党里面的一种生活,或者叫作党内的民主生活,这种生活是在集中领导下的一种民主生活。毛主席在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上讲过这样的话,他说不是极端民主,而是集中领导下的民主生活。既然叫作民主生活,那就可以普遍实行。军队里面可以实行,机关里面可以实行,工厂里面可以实行,到处都可以实行。就是有什么事情,让同志们发表一些意见,大家来讨论一下,商量一番,取得大家的同意,然后再去做。这在党里面,因为是实行民主集中制,必须要照这样去做。就是实行首长制的地方,虽然可以由一个人下结论,但是如果条件允许,让大家发表一些意见,讨论一下,有什么不好呢?所以,同志们在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地方,应该注意集中,同时要注意民主,而且必须注意,必须照这样的制度去做。另外在不是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地方,也要尽可能地用一种民主的方式去进行工作,尽可能地用一种民主的精神来建立我们组织的民主生活。这样,我想我们同志之间的关系就会好一些,工作也会做得好一点,党里面的统一团结也会好一点。

  还有我们的领导机关,县委、地委、区党委,那些最负责的人,在讨论、通过什么问题时,要注意实质,要注意大家是真正同意,还是勉强通过。譬如说,你提出我们明天走好不好?大家都不作声。你再高声问,我们明天走好不好啊?!于是大家说:好!这样就算决定了,没有反对的。通过了没通过?通过了。但这是不完满的。因为人家的思想并没有通,并没有搞清楚,这个同意是勉强的。这是我们这些领导机关要注意的问题,特别是讨论通过一些重要的问题更要注意。我们要学习毛主席的工作方式。我和他在一起工作过好久,他的工作方式是这样的:发生了一个问题,或者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决定,他先不马上开会,而是先找这个同志谈一谈,找那个同志谈一谈,尤其是要和到会的人先谈。他先要问一问,征求一下意见,要同志们去多想一想。如果有不同意见,那就再考虑,酝酿几天,有时候酝酿几个月。等到大家对这个问题真同意了,赞成了,然后才开一个会通过。这个通过是真的通过,而且这个会开得也非常简单,很快就把问题决定了,不在会议上辩论。如果事先不酝酿成熟,在会议上辩论很久,解决不了,结果时间也耽搁了,人们的精神也疲劳了,事情也没有搞清楚,即使马马虎虎决定了,将来执行起来也要出毛病。所以,我们有许多事情凡是不忙决定的,时间上可以允许的,不论省委书记也好,地委书记也好,区党委书记也好,最主要的负责人也好,可以和其他同志先谈一谈,看人家有什么意见,或者先酝酿一下,等酝酿成熟了,或者到非作决定不可时再来决定。假

  如这中间有个把人反对,或者两三个人反对,即使是少数,这个决议案最好也不要忙着通过,他们有不同的意见,或者还不了解,再让他们把不同的意见发表一番,让大家考虑一下,下次再讨论,再决定。经过一段时间再来谈一谈,商量商量,最后全体一致通过,大家都乐意。虽然我们也可以不管少数人的意见,但是为了把事情办好,为了使党内团结好,能使最少数人也没有意见那不更好?大家的意见一致那不更好吗?但是我们有许多同志的工作方法却不是这样,他们开会前只通知人家开会,讨论什么问题不晓得,你一到会,把决议案看一看,先由召集的人发表意见,然后大家通过。如果你有点不同意,他一驳,你就没有话讲,就算通过了。这种方法,我看不合适。如果意见不成熟,大家辩论一天,不只是我们领导机关几个人商量,要真正让大家考虑一番,大家同意,然后通过。这种通过才是实际的通过。不经过考虑,大家举手通过,这种举手只是个形式。当然我们也要这个法律形式,因为你没有表决,没有举手通过,不发生问题便罢,一发生问题,就不合法。所以形式一定要要,但重要的是内容,要大家实质都同意,这才是真正的通过。各级担负领导工作的同志,要好好注意这一点。当着事情没有决定以前,要酝酿酝酿,商量商量,当然商量要有一个范围。比如只是区党委委员会讨论的决议案,那就在区党委委员中酝酿,不要到下面去酝酿,代表大会要讨论的,就在代表大会的同志中酝酿,不要酝酿到外面去。

  总之,我们作领导工作的同志,应该强调民主,经常反

  省、检杏、自己,看我的工作方法是不是还有不够民主的地方,哪些地方我没有通过大家,哪些地方我在法律上做得不够,哪些地方我没有向同志们说明白。领导同志要多注意民主,下面工作的同志就要多注意服从,上级有命令不讲价钱,分配的工作不讲价钱,一定完成任务。这是关于党内关系,党内民主和集中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在今天的情况下,特别是许多同志到敌后工作,虽然党内可以实行一些民主,党的许多路线政策的决定,一般可以经过讨论,但是由于战争环境,有时甚至是秘密环境,情况紧急就不能不使党的民主有所限制、缩小,不能象在延安这样。实行党内民主要注意三条原则:第一,就是在情况不紧急,时间允许的条件下,可以对某个问题辩论一番,讨论一番。这一般是指大检讨,路线的检讨,政策的检讨。第二,就是要有相当的领导机关的决定,有区党委的决定,有上级的决定,决定讨论就讨论,决定不讨论就不讨论。或者由中央提议,上级提议——上级可以提议,什么问题可以讨论,领导机关再决定讨论。第三,领导机关虽然没有决定,但下面大多数党部提议,一半以上的下级党部提议,要讨论某个问题,领导机关才个别决定讨论,但是也还要时间允许,情况不紧急。所以基本上是两条。但是,下面有半数以上的机关提议要讨论这个问题,那大概是领导上对那个问题有错误。所以我想有一半以上的下级党部提议要讨论时,一定是有话要讲,那领导机关务需决定讨论。如果没有这几条限制,发展党内民主,发展辩论、讨论就要出毛病,就要松懈

  党内团结,松懈党内战斗意志,而且可以被坏人利用,被特务、奸细以及党内想搞非组织活动的人利用。

  我们党内的民主生活,是集中领导下的民主生活,而不是发展党内个人自由主义,不是发展党内那些非组织、非政治、非原则的批评。那在我们党内叫作极端民主,也叫作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和极端民主不是我们所需要的,任何时候对党都是有害的。我们党内的民主生活,是不防碍集中制的,相反的,是加强集中制,加强党的纪律,并且使党的纪律成为自觉的纪律。所以,正确地实行党内民主生活,就可以加强党内团结,加强党的统一,加强党的力量,加强党的纪律。我们经常要用民主的精神、民主的工作方式进行工作,平常就应该这样,就要留心。假使平常不民主,不注意党内民主生活,到紧急的时候,就会发生极端民主,自由主义就来了。极端民主、自由主义就是对平常不民主的反动。常常是这样,因为平时对问题的讨论不民主,许多人被压抑着,心里有很多怨气,到了紧急的时候就要爆发,就要发生那种非组织的、非政治的、非原则的批评。所以平时就要留心。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在我们党内要实行自我批评的方法,以改善党内关系、同志关系。自我批评有许多方式,整风就是很好的自我批评的方式。毛主席讲,整风运动就是把自我批评用在实际中。最近有些连队开过这样的会,叫作反省会,或者叫坦白会,战斗员、班长、排长把心里的话都讲出来,中间反省到连长,你那一天打我、骂我,我心里很不高

  兴,那一件事怎样怎样……甚至有的讲我想逃跑,想在火线上捣你的鬼,把这些话都讲出来了。这一讲,连长、指导员吓了一跳,心想还有这样的事。连长、指导员又作了自我批评,把心里的话都讲出来,这样连长、指导员就和士兵接近了一步。所以这个方法很好。谭政[141]同志在政治工作总结报告中讲,军队里面可以普遍采用这种方法。我看不只军队里可以普遍采用,在党内也可以普遍采用,不只党内一般同志可以普遍采用,党内的领导机关、负责干部也都可以普遍采用。这个方法采用得好,可以使我们的许多关系搞好。所谓团结自己可以使用这个方法,关系不好可以用这个方法改好,或者更进一步互相了解。

  坦白反省大会要开得好,要有三个条件,即要组织好、准备好,要领导好,要领导干部以身作则。在这种会上要反省具体问题,不要一般地反省,一般地说,我存在官僚主义的错误、自由主义的错误,要讲那件事怎样,那个人怎样,我对什么人不满意,我对什么事不满意,应该说出一些具体的事实来。要这样去进行反省,主要是坦白党内问题和群众中间的问题,当然有政治问题的也可以坦白,但不要集中力量搞政治问题,这样就不会出毛病。过去我们部队里面也好,各机关也好,干部犯了错误,常常给他一个警告或处罚。我们的党内斗争,党内处罚是为了教育同志,如果没有教育,或教育没有搞好,至少这个处罚没有效果,或者效果很少。因此要少用这个办法,甚至可以不用。当然党的委员会、党的领导机关有权处罚同志,这个权利不要取消。党的

  领导机关还可以处罚同志,但是要尽量不用这个方法,或者不要用得太多。那么,用什么办法呢?就是用反省大会,坦白大会,大家批评一番,坦白一番,以后改正错误。会上可以宣布,犯了什么错误保证不处罚他们,使他们敢于讲,讲出来后不要紧,可以原谅他,但要改正。用这样的办法,不处罚,有教育意义,效果很好。所以,我觉得同志们要注意用这样的办法。

  这里有一个原则问题,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有同志认为不压迫、不强迫,事情就搞不好,甚至认为在军队里如果兵不打,队伍就带不成。虽然口里不这样讲,心里还是这样想,事情还是这样做,这是一个原则问题。去年冬训里有两种典型,一种典型是用处罚的办法,用这样的办法逼着人家进步,结果兵没有练好,却跑了很多。另外一种典型是用反省大会的办法,大家反省,不处罚,互相帮助。这样去提高他们的自觉性,提高部队群众、党员、干部的自觉性,使他们自动起来进步,结果最落后的也赶上去了。、这两个方法,一个是群众路线,一个是脱离群众的路线。认为兵不打就带不了,这叫什么路线?军阀带兵就是靠打、靠强迫。这是军阀残余在我们党内的表现,是官僚主义在我们党内的表现。这种办法使得群众没有主动性,所以我们应该反对。

  对于作领导工作的同志来说,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就是对下面干部的事情做得不好,犯了错误怎么办?当然犯了错误应该检讨一下,这有一个责任心问题。事情做错了一定要搞清楚,就是说原则是非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错

  了还是没有错,这个东西没有通融的余地。但是错误的责任一定要加以区别。事情常常是这样,下面干部犯了错误,事情没有搞好,与领导者有关系,或者你没有讲清楚,或者你以为讲清楚了,人家听的没有真懂,没有真正了解,或者你这个情报与他这个情报有出入。这个时候,领导者应该有充分的自我批评精神,告诉他,你这个事情虽然没有搞好,你有错误,我也有错误。假使领导者在这个时候能想法子替下面干部担负一部分犯错误的责任,那是团结下面干部的一个重要方法。有些事情,实际上是这样,常常不能怪下面。因而要平心静气地分清是非轻重,不要先在责任上兜圈子。分清楚是非以后,指出哪里错了,你要负责,我也要负责,上级要负责。也有可能下级完全不负责任,是上级的责任。但我们有些领导同志不是这样的态度,他们很不容易把自己自我批评一下,事情搞得不好,很不容易自己负点责任。有的地方团结下面搞得不好,就是这个原因。打胜仗,有功劳是我的,牛皮吹得很大;搞坏了,事情做错了,责任统统是下面的,往下面一推,说这样的团长、营长、连长该处罚。这种态度不好。在地方工作的同志也是一样,不要只是把责任推给下面。负责同志应该看到下面干部做错了事情,精神上就有负担。这时负责同志要有充分的负责精神,担负起责任来,这样才能使下面服气,才能使下面舒服,才能团结干部。

  除了党内关系外,关于我们党内同志们的群众观点问题,一直到现在还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值得各个地方的同

  志,一切组织、一切工作机关的同志,各位要到外面工作的同志,给予充分的注意。毛主席讲,为了群众,为了工农兵。怎样为他们?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不是不成问题,不是大家的群众观点已经很够了,群众路线已经很好了,而是群众观点还不够,群众路线也不够。在许多同志的思想中,对这个问题还没有搞通。他们的观点不是群众观点,而是个人的、本位的,或者其他的观点。他们不从群众出发,不是为群众服务,而是为其他的东西服务;不是走群众路线,而是走其他的路线,走脱离群众的路线。还有许多同志做工作,对群众不负责,觉得既然要完成任务,只要上级不批评、不处罚自己,那就够了,至于这样做了以后是不是对得起老百姓?是不是对得起工农兵?是妨碍群众还是对群众有利?这个问题是不问的。他们把做工作对党负责对上级负责与对群众负责对立起来,分割开来。任务是可以完成了,但是党的影响,党在群众中的地位,不但没有加强,反而可能丧失,可能受到损害。所以同志们在检查工作的时候,不仅要检查任务是否完成,而且要检查任务是怎样完成的,采取什么方式办法。是不是采取群众路线?是不是损害群众的利益?是不是引起群众的反感?是不是对群众负责?这个问题要过问,要加以注意。对群众不负责,对人民不负责,就是对党不负责,对上级不负责,对中央不负责。只有充分地对群众负责,真正使群众获得利益,这样才是对党负责,才是完成了党的任务。我们党的一切事业都是群众的事业,都是为了群众,为了工农兵,为了人民,我们做工作就是为群众

  服务。这个思想观念应该贯彻到我们每一个同志的一切工作、一切言论、一切行动中去。我们无论在什么地方讲话做事,事先都要在脑子里想一想,我们是不是从群众出发,是不是为群众服务。我们的党是为群众服务的。毛主席讲,伙夫、马夫也是为人民服务。当兵的为哪个打仗?是为人民打仗,也是为人民服务。我们今天开会、听报告,把许多问题搞清楚,学习很多东西,也是为了人民来学习,为了出去后能够很好地为人民工作。整风是整自己的风,整好风也是为了群众。组织队伍、组织政府、收公粮也是为了群众。马克思、列宁、毛主席和我们的勤务员、伙夫、马夫,他们有一点相同的地方,都是为人民服务。正因为这样,所以对勤务员、伙夫、马夫,不能轻视他们,而要尊重他们。他们的工作也伟大,也光荣。要有这样的思想,这点很要紧。军队的群众观点很重要,在军队工作的同志要特别注意。军队最能保护人民的利益,最能替群众解决问题,但是军队也最容易破坏群众的利益,违犯群众的利益。军队行军时向田里一走,禾苗就没有了,尽管并不是有意要将禾苗搞坏;军队把民房一住,同群众的利益也就有些矛盾。因此,军队的群众纪律、群众观点更要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