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清算党内的孟什维主义[111]思想*(一九四三年七月四日)

  中国共产党——中国历史上最伟大最进步的政党,从产生到现在,已经是二十二个周年了。这是伟大的二十二年。在世界上,在中国,无数的伟大事变是在这二十二年中经过的。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到现在,已经进行了三次伟大的革命,三次伟大的革命战争。第一次大革命[17]与北伐战争及现在还在进行的抗日民族革命战争,是与中国国民党共同进行的,而十年的土地革命战争,则是在我党单独领导之下进行的。这三次革命战争对我党来说是没有间断地连续进行到现在。许多共产党员十多年来一直没有放下过武器。在这一点上就说明:武装斗争是中国革命的主要斗争形式与组织形式。中国共产党的生存和发展是与武装斗争分离不开的。

  *本文是刘少奇为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二十二周年而写的,原载一九四三年七月六日延安《解放H报》。文中的“孟什维主义”泛指机会主义。

  我们的党,在这二十二年中,在三次连续不断的全国性的革命战争中,经受了各方面的严格考验,它经过了多次的胜利,也经过了多次的挫败。它走着非常迂回曲折的道路,以至于今日。它屹立于伟大中国的国土上,并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成为中国政治生活与历史事变中重要的决定因素之一。正是因为它走过了各种迂回曲折的道路,经受了各方面的严格考验,所以它也就把自己锻炼得特别坚强,它也就具有各方面的特别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可以说,它在这二十二年中比世界上任何一国的共产党都经历了更多的重大事变,有更丰富的革命斗争的经验。不论是武装的与非武装的,国内战争的与民族解放战争的,公开的与秘密的,经济的与政治的,党外的与党内的……各种复杂形式的革命斗争,我们的党都经历过了,都有丰富的经验。而特别值得指出的,就是在二十二年长期艰苦复杂的革命斗争中,终于使我们的党、使我国的无产阶级与我国革命的人民找到了自己的领袖毛泽东同志。我们的毛泽东同志,是二十二年来在各种艰苦复杂的革命斗争中久经考验的、精通马列主义战略战术的、对中国工人阶级与中国人民解放事业抱无限忠心的坚强伟大的革命家。

  我们的党有各方面的极端丰富的革命斗争的经验,但是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很好把它总结起来。以马列主义的普遍原理为指导很好地总结我们党在各方面的斗争经验,还是今天我们全党的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因为这些经验的马列主义的总结,是团结全党、教育全党、提高全党以至争取中国革命胜利的最重要的一环。只要我们的党员能够真正懂得我们党的历史经验,那他们就会增加无限的信心与勇气,就会把自己的工作大大推向前进,把我们的党大大地推向前进。他们就能够避免许多在历史上已经犯过的错误,使工作过程与革命过程缩短许多。必须用中国革命的经验来教育中国的革命者,用中国党的经验来教育中国的党员,才能收到更直接的实际的效果。如果抛开如此丰富的中国革命斗争的经验,如果轻视我们党二十二年来在伟大历史事变中的斗争经验,不用心研究这些经验,不用心向这些经验学习,而只去学习离开我们较远的外国革命经验,那就是轻重倒置,那就要使我们再走许多弯路,再受许多挫折。

  二十二年来我们党的斗争经验是极丰富的,是各方面的。现在我不能一一加以说明。但是在各种经验中最重要的一个经验是什么呢?我认为,在各种经验中最重要的一个经验,就是关于什么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什么是真正的布尔什维克[2]这个问题。大家知道,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救中国。在中国也有许多人以马克思主义者自命。然而何者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与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何者又是假的马克思主义与假的马克思主义者?这个问题,是在中国革命群众中,并在中国共产党内多年没有完全解决的一个问题。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主义者,是有真假之分的。这种真假之分,并不以各人的主观自命为标准,而是有其客观标准的。如果我们的党员不了解这种区别真假马

  克思主义者的客观标准,而不自觉地盲从在一些假马克思主义者之后去进行革命,那是再危险也没有了的事。这种经验应该是我们党的各种痛苦经验中最痛苦的一个经验。过去我们党遭遇了许多不应有的挫折和失败,走了许多不必走的弯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我们党内存在这些假马克思主义者,许多党员不自觉地盲从在这些假马克思主义者之后,以至使这些人占据了某些组织某种运动的指导地位,甚至在某些时候占据了全党的指导地位,因而把革命运动引上痛苦的困难的道路。这是我们全体党员必须引为深戒的一个痛苦经验。

  中国共产党艰苦奋斗、英勇牺牲的精神,以及宣传组织工作的能力,并不弱于任何一国的共产党。我们对于各种工作,历来就是做得很好的,可以几十万几百万地组织群众,可以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也可以在敌后那样艰苦与没有任何援助的条件下建立根据地,坚持抗战六七年。中国共产党员的革命精神与艰苦的工作精神,是很可钦佩的。然而我们在过去很长的时期内,关于科学的马列主义的思想上的准备是很不够的。在过去历史上我们最吃亏的地方,就是在革命运动的指导上还不免发生错误,因而就使运动遭到部分的有时甚至是严重的不应有的损失。这一个历史教训,我们必须记取,并且必须在今后认真解决这个问题。可以说,只要我们能够保证对于革命运动的指导在各方面不发生严重的原则错误,那就等于保证了中国革命的胜利。因为我们有很好的革命精神与艰苦工作精神,中国革命的客观条件一般又是很好的,只要加上正确的马列主义的指导,那革命就一定要逐步地走向胜利。

  然而,要怎样才能保证我们党在各方面对于革命运动的指导不发生严重的原则错误呢?这就须要我们的党员首先是我们的干部能够辨别马克思主义的真假,就须要在革命的队伍中,在党内,粉碎各种假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体系及其派别,就须要很好总结我党二十二年来丰富的历史经验,就须要很好地进行学习,提高我们的嗅觉,就须要把毛泽东同志的指导贯彻到一切工作环节和部门中去。

  从有马克思主义以来,在马克思主义运动中就有真假两派马克思主义者。整个马克思主义运动的历史,就是充满着这两派斗争的历史,在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运动中也同样充满着这两派马克思主义者的斗争。这是我们一切党员必须认识明白的。

  还在二十多年前,斯大林就很确切地描写过这两派马克思主义者。现把他的全文引在下面:

  “现有两派马克思主义者,两派都是在马克思主义底旗帜下面做工作,都是把自己当作‘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派。可是,这两派人究竟还是大不相同的。而且,在两派中间,还横着一条鸿沟,因为,两派人底工作方法,是完全相反的。

  “第一派人,照例只是在表面上承认马克思主义,照例只是在口头上得意地宣扬马克思主义,他们不会或者不愿意认识马克思主义的实质,不会或者不愿意实行马克思主义,他们总是把马克思主义的活泼的革命的原理变成毫无

  意思的死板的公式。他们不拿经验,不拿实际工作的计算来做工作的根据,却拿那些从马克思主义著作中摘录下来的语句来做工作的根据。他们不在分析实际生活中去求得指示和方针,却在相同的事情和历史上相象的事情里面去求得指示和方针,言行不符——这就是这一派人的基本弊病。因此,他们总是灰心失望,始终都是不满意于那个常常欺骗他们的‘厄运’。这一派人的名字,便是孟什维主义(在俄国),就是机会主义(在欧洲)。梯什科(约西里斯)同志在伦敦代表大会上给了这派人一个很中肯的估计,他说:这派人不是站在,而是躺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上。

  “第二派人却正是相反,第二派人把问题的重心,由表面上承认马克思主义而移到实行马克思主义,移到将马克思主义化为实际。规定适合于环境的方法和手段来实现马克思主义,因环境发生变更而变更这些方法和手段,就是这一派人所最注意的事情。这一派人不是在历史上相同的事情和相象的事情里面去求得指示和方针,而是由研究周围的情形中去求得指示和方针。在工作时,他们不是拿引证和成语来做根据,而是拿实际经验来做根据,拿经验来审查自己的每一步的工作,在自己的错误中来学习和教导别人去建设新生活。所以,在这一派人的工作中,言行总是一致的。马克思的学说,完全保证着自己的、活泼的、革命的力量。马克思说过,我们不应当仅限于说明世界,而且应当更进一步去改造世界。马克思主义者是应该遵守这几句话的。马克思的这几句话,完全和这一派人相符合,这一派人的名字,就是布尔什维主义,共产主义。

  “这一派人的组织者和领袖,便是列宁。”[133]

  斯大林在这里说得很清楚,这两派人虽然都是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下做工作,都把自己当作“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但是他们两派人的工作方法,也就是他们的思想方法,是完全相反的。

  一派人是假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孟什维主义者、机会主义者,他们照例只在表面上承认马克思主义,口头上宣扬马克思主义,而不认识马克思主义的实质,不会实行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变成公式教条。他们在工作的时候,不拿经验与对实际工作的计算来做根据,而拿书本来做根据。他们在决定指示和方针的时候,不是从分析具体实际生活中去求得,而是从书本上、从历史上相象的事情或相同的事情里面去求得。他们言行不符,口讲马克思主义,而实际上做的就完全是非马克思主义。客观事实的发展常常是愚弄他们的,他们总是灰心失望,死气沉沉。

  另一派人,就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列宁主义者、布尔什维主义者。他们是实行马克思主义的,将马克思主义用于实际。他们特别注意规定适合环境的实行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和手段以及这些方法和手段的变更。他们在决定指示和方针的时候,不是在历史上相同的事情和相象的事情里面去求得,而是由调查研究周围的情况中去求得。在工作时,他们不拿书本上的引证和成语来做根据,而拿实践的经验来做根据,并拿实践经验来审查自己每一步工作,在

  自己的错误中学习和教育别人来推动工作前进。这派人言行一致,口讲马克思主义,做的也是马克思主义。他们不仅说明世界,而最着重的是去改造世界。他们经常保持马克思主义的活泼的、革命的力量。

  这两种马克思主义者,在中国共产主义运动中,在中国共产党内,历来也就是存在的。前一种假马克思主义者,在中国,就是陈独秀[51]、彭述之[134]和中国的托洛茨基主义,就是李立三路线[1],就是内战时期的左倾机会主义[135],就是教条主义。这些机会主义,实质上就是中国的孟什维主义。后一种真马克思主义者,在中国,就是毛泽东同志以及团结在毛泽东同志周围的其他许多同志,他们历年来所坚持、所奋斗的路线,他们的工作方法,实质上就是中国的布尔什维主义。

  我们的同志和干部必须明白,必须提高警惕性,在我们党的历史上是存在着一条孟什维主义的路线及其思想体系的。从陈独秀、彭述之、李立三以及后来的各种机会主义与教条主义,他们在各个时期中的各种表现形式虽有所不同,在组织上他们也不见得有什么联系,然而他们的实质,他们的工作方法与思想方法,是基本上相同的。他们在思想上、政治上是有其一贯性的,他们给予党的损害,给予中国革命的损害,是十分严重的。

  中国的孟什维主义,除托陈取消派有其欧洲托派的衣钵真传[136]外,其他形态的孟什维主义,是并没有欧洲社会民主党[108]及俄国孟什维克衣钵真传的,而是从中国社会

  的小资产阶级中,在中国的特殊条件之下,自己生长出来的。所以这些人与欧洲社会民主党及俄国孟什维克比较起来,在形式上有许多特点。这就是中国的孟什维主义在形式上是以“反孟什维主义”出现的,是以“列宁主义”、“布尔什维克”、“国际路线”等等形式和词句出现的。他们在这些美丽的形式和革命的词句掩盖下,来进行实际的反列宁主义的反布尔什维主义的斗争,来宣传与实行实质上的孟什维主义。再由于我们许多党员和干部的理论水平低下,嗅觉不灵,不能在实质上辨别其为孟什维主义,就常常为他们那些美丽的形式与革命的词句所蒙蔽。他们就能够一时地取得许多党员和干部的赞成,而攫取到全党的或某些部分的领导地位。他们还特别发展中国半封建社会中小资产阶级的宗派主义、个人主义,并与中国社会中的流氓手段相结合,如是他们在党内的为害就特别严重,就特别表现其肤浅庸俗,表现其两极性与两面性。这就是中国孟什维主义的主要特点。

  中国党没有欧洲社会民主党的传统,但存在着中国的孟什维主义体系和传统。

  对于这种假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假布尔什维克,是不能仅仅从他们的词句,从他们表现的形式去识别的。他们可以在言语上表现得比什么人都有更多马列主义,在形式上也可以表现得比什么人都更革命,然而他们最怕实践的考验,最怕用批评的精神去检查他们的工作。因此,必须从他们的实践中,从他们的工作中,从他们认识问题处理问题的

  方法中,从他们工作结果的检查中,去识别这种人,去暴露这种人的真相。他们是口头的马列主义者,而不是实际行动的马列主义者,他们的实际行动照例是不受马列主义原理的严格指导的。他们在做工作的时候一总是拿书本子做根据,拿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个别语句,拿什么决议上的条文来做根据,即是拿一般的概念、一般的理论来做根据,而不拿实践中的经验和对于实际工作的计算来做根据。他们在解决问题、决定方针的时候,总不是从实际出发,不是从调查研究周围的实际情况出发,而是从书本上的公式出发,从历史上的类比出发,或者从苏联、从西欧各国、从其他什么相象的事情出发。他们在实践中是唯心论者。因此,在实际工作中是常常要犯错误的,是不能最后把工作做好的。他们在实践中的结果,是必然要与他们最初的愿望、最初在口头上的宣言相违反的。如果注意到他们的工作方法,用批评的精神去检查他们的工作及其结果时,就会暴露他们的本质。毛泽东同志在整顿三风报告[137]中,对于这种人是有过严格批评的。

  然而,这种人的危险性,就在于他们那大堆的马列主义的词句、、布尔什维克的外衣及其先天的两面性。他们可以吓唬及蒙骗许多工农同志及幼稚的青年同志,甚至就是很老练、很有工作经验、但理论上的识别能力还很差的同志,也常常被他们所欺骗所俘虏,因而他们就可以把党的事业弄到很危险的地步。

  党的过去的历史,是充满着布尔什维克路线与孟什维

  克路线斗争的历史。在我们党的历史上,是存在着这样两条路线和两种传统的:一个是布尔什维克的路线和传统,另一个是孟什维克的路线和传统。前一个是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后一个是以党内各派机会主义者为代表。这两条路线、两个传统,是经过了长期的激烈的斗争,内容是极端丰富的。在这种斗争中,党内的错误路线,孟什维克的路线,虽然也曾经在几个短的时期内占了上风,得到过暂时的胜利,但大多数的情形总还是把错误路线克服下去。我们的党虽然常常克服工作中的错误路线,但是对思想上的孟什维主义的体系,总是没有彻底加以克服,没有彻底加以清算,没有给它以致命的粉碎性的打击。因此,这种思想,这种传统,总还是在党内残存着,到了某个时期某种条件之下,它又发展猖獗起来,危害我们的党。

  现在应该是时候了,应该从思想上、政治上、工作上彻底清算党内的孟什维主义的残余,应该很好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特别是两条路线斗争的经验,并用这些经验来教育我们的干部和党员。只有这样,才能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才能维护我们党的队伍的统一和纪律,才能保证我们党经常的正确的领导,才能在今后领导中国革命到达胜利。否则,我们就不能在艰苦复杂伟大的时代中,很好地实现我们先进政党的历史使命。

  党内的孟什维主义,是小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在党内的反映,是它的一种高级表现形态,是成了某种体系的。要清除党内的需什维主义的思想及其体系,就要在党内用无

  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去清除党内小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就要使我们的党员能够在一切形态上区别无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这种工作,我们已经做了,有些地方还正在做,这就是毛泽东同志去年以来所号召的整顿三风的运动[138]。这种整风运动,是党在二十二年的历史中空前未有的自我教育与自我批评运动。它使我们的党在布尔什维克化的道路上空前地推进了。我们应该在整风的基础上,进而总结我们二十二年来丰富的历史经验,在思想体系上彻底清算党内的孟什维主义残余,把我们党的布尔什维克化提到更高的阶段。这就是我们在党的建设上今天的中心任务。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是马列主义在中国发展的历史,也是中国的马列主义者和各派机会主义者斗争的历史。这种历史,在客观上是以毛泽东同志为中心构成的。党内各派机会主义的历史,决不能成为党的历史。党内孟什维主义的体系及其传统,决不能成为党在思想上的体系及其传统。党的历史,是与这种体系、传统作斗争并将其克服的历史。为了肃清这种传统的残余,给这种传统以暴露是完全必要的。我们没有必要替它掩蔽,替它否认,否则,对于党是有害无益的。

  一切干部,一切党员,应该用心研究二十二年来中国党的历史经验,应该用心研究与学习毛泽东同志关于中国革命的及其他方面的学说,应该用毛泽东同志的思想来武装自己,并以毛泽东同志的思想体系去清算党内的孟什维主

  义思想。

  但是,我们的党员和干部应该更加提高警惕的是,敌人派遣了一些特务分子混进到我们党内来,这些人也是以马列主义伪装起来在党内出现的。他们与前一种假马列主义者是有区别的,他们是反革命分子。对于这种混入党内的反革命分子,我们必须把他们清查出来。这就要在党内分清革命与反革命的界限。而在党内肃清孟什维主义的残余,则是在党内分清无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的思想界限。这两种界限都应该分清楚,但分清的方法和手段应该不同。前一种是用审查干部和党员的方法来分清楚,而后一种则是用整风与总结经验的方法来分清楚。

  用马列主义来清算党内小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及其体系,清查内奸,这是我们目前巩固党提高党的两大工作。这两大工作的胜利完成,我们就在思想上组织上准备了自己,我们就能以完全巩固、完全准备好了的姿态,迎接伟大光明的时期的到来。

  掌握科学的马列主义的武器,肃清内部的机会主义的残余,我们就是不可战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