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十、穿入陇海路北 运河岸上斩魔爪

  敌人为断我邳睢铜穿陇海线到鲁南的交通,派出重要特务,由其带领一个特种支队到运河岸上,逮捕并残杀我过往人员和抗日人士,便衣队奉命惩办祸首。我采取长途奔袭,在村两头都是敌兵的一个大院里,将敌特、支队长击毙。

  从睢宁的古邳北上,经邳南,穿陇海,北渡大运河,进入微山湖,和鲁南铁道游击队沟通,是我邳睢铜抗日根据地和鲁南抗日根据地的一条重要交通线。陈老总1943年12月就是在邳睢铜便衣队参加护送,从这条交通线到达微山湖,又在铁道游击队的护送下尔后去延安的。

  邳睢铜抗日根据地开辟之初,八路军陇海南进支队从鲁南南下时,邳北运河两岸的加口埝、宿羊山等重镇都曾被我南进支队攻占,并两次攻占在陇海铁路线上的邳县城,给日寇一次又一次打击。南进支队到邳睢铜后,日寇为切断我南北交通,割断八路军和新四军的联系,费尽心机。在陇海路和运河岸上,设据点、派巡逻、日夜封锁,无济于事。于是妄图采用“以华治华”策略,在中国人中收买汉奸特务、流氓地痞,为其卖命。

  日寇指派曾在冀东参加组织“防共自治政府”,受日寇特务机关长期豢养的老牌汉奸郝鹏,担任伪“苏淮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日寇特务机关和郝鹏,从进入徐州市时,就把徐州的安青帮头子收罗了起来。

  徐州,旧时称铜山。铜山安青帮辈分最高的,只有三个人。据说,青帮的开山祖师爷是:“爷,钱,潘”三个字,往后按字排辈是:“清,净,道,德,文,佛,成,法,……大,通,悟,觉”十六个字。到民国时,“大”字辈已经没有了,“通”字辈辈分属于最高的。徐州因地处津浦、陇海铁路枢纽,又有大运河相通,地位重要。通字辈虽有,也仅仅只有三个人:一个是李海春,当了徐州伪维持会会长;一个是岳云亭,当了徐州伪警察局特务队长;还有一个是杨跃庭,在日本留过学,早时在伪治安军当翻译官,后来成为日特机关的特务。

  杨跃庭曾被日寇特务机关派遣联络国民党地方武装,伙同土匪头子纪登科,在徐州北、邳县西一些地方,捕杀抗日军民。他挖民宅,烧民房,搜抄农民钱粮,供给日寇;他伙同国民党铜山县县长耿继勋,袭击我八路军在徐州西北千里井的铜西北办事处,把我办事处负责人王清惠、张一民等百余人残杀;我办事处副主任阎树崇被捕后,被其用刀插入两肋,折磨致死。

  1942年初,杨跃庭被日寇指派参加国民党特务组织,被国民党委任为特种部队二支队支队长。他带领两个中队武装,从徐州西北,来到徐州东、陇海路北、运河岸上的塔山村。他深居简出,行动诡秘;六月到塔山以来,疯狂屠杀抗日人士,凡被怀疑是我地下工作人员的一一活埋;他为日寇搜集我军情报,拦截我过往人员,为日寇割断我华中根据地和鲁南根据地的交通而卖力,成为日寇和国民党特务机关伸出来的一只魔爪。

  1942年9月,邳睢铜地区保安分处接到中共邳睢铜地委转来边区公安局电示,原文是:“侦悉,在单集北约40华里塔山村,隐居一特务,姓杨,带一匹骡子,专门搜集我方军事情报,危害极大,必须立即设法打掉。”

  接到电报后,陈元良主任当即指示侦察科长金展负责查明。侦察得知:杨跃庭现住小塔山,隐居的地方,东边有他的干儿子带的一个特务中队,装备有3-4挺轻机枪;西边是国民党铜山县单集区区长白某带的区队,配备有3挺轻机枪。

  根据保安分处陈主任指示,侦察科长金展带领邳睢铜便衣队两个班,从古邳驻地出发,行军二十余华里,到单集时天已渐黑,大家在一个草场休息。金科长把一班长肖耿堂叫了出去,交代任务。尔后又叫出二班长宋学爱……

  肖耿堂和宋学爱都是金展科长在古邳公安局任局长时的公安战士。肖耿堂忠厚耿直,办事认真;宋学爱胆大心细,非常灵敏。都只二十一二岁,是便衣队建立时选调出来的。

  金展同志向肖耿堂、宋学爱先后介绍情况说:“有一个国民党特务,原先在徐州是日本特务,现在在运河小塔山,任务是将他捉来。还有文件、材料要弄来。万一活的抓不成,就打死。”没有讲名字。又说:“要过陇海铁路,还要通过敌人据点。经过运河岸,东西滩头不能走,只能从湖滩地里走。这个特务的住处,两边有他的部队,必须十分谨慎”。并分别交代了任务。

  在草场稍作休息后,继续向北行。大约走了二十多华里,看着火车隆隆的过往,从日伪林立的炮楼中间,通过陇海铁路。又从湖滩地里走了十多华里,渐渐接近小塔山村。金科长下令隐蔽观察,他手拉肖耿堂,指着村的东头和西头,轻声细语的说:“两边有他徒弟带的队伍,还有个姓白的区长带的区队,不能惊动村的东、西头,只能从村子中间走。”正说时,突然从村子东头传来了喊叫声:“注意看,有人过来啦!”

  大家匍匐在湖滩地上,屏住气,一动也不动,紧张地听着观察着。

  不一会,村子西头传来喊声:“看住,有人在爬!”“进来啦!进来啦!我看你往哪里跑?”

  一会东边喊,一会西边叫。敌人岗哨煞有介事,故弄玄虚,叫人既好气又好笑。听的多了,一听就知道敌兵胆战心惊,故作镇静。

  一阵子喊过,一下又变得那样的沉静。

  金科长对着肖耿堂耳边说:“按计划行事!”

  肖耿堂和宋学爱带领各自的突击小组,按预定计划进村。宋学爱进村后,先找我地下联络员。他按金科长预先交代的地址、房子样式,找到一户人家。按联络讯号,找到我地下联络人员。在那位联络员的带领下,走到杨跃庭所住的大院外。

  宋学爱对大院迅速的扫视后,走到大院的高墙下,纵身轻捷地翻上墙,跳入院内。他在院子里进行了搜索,发现院里空空,感到疑惑。因为杨跃庭是隐居,很少有人进入大院内,我地下人员也只知杨耀庭在大院里住,可从未进入过大院。宋学爱仔细的进行搜索,在堂屋内的草堆里,找出一个人。那个人本来在草堆旁睡觉,听到走动声,吓的钻进草堆里。宋学爱靠近仔细看了看,一副老农民的样子。他耐心而轻声的问那个人,回答说是干活的木匠。

  宋学爱不便多说,只是叫他别怕,轻轻的拍拍他的肩膀。又小声问:“主人哪里去了?”那人颤颤惊惊的说:“搬家了!”这一回答,完全出乎宋学爱的意外,他不由“啊!”了一声。

  宋学爱听到说是搬了家,换了地方,不知搬到何处?心中忐忑不安。但他仍不放过一点点可能。于是,双手拉住木匠和和气气的说:“你给我指指门,帮个忙,找到门,就放你走!”

  木匠可能是为了被放走,又因宋学爱言语和气,也就不那么紧张。立即用手指一下,并说:”在东边那个新屋。”

  木匠的话,使宋学爱喜出望外。他顾不得多问,放开了木匠,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东边那个新屋上。正在这时,金科长等一一进入大院。金科长听了宋学爱的汇报,稍加思索,在口袋里摸来摸去,后来摸出一个火柴盒。他把火柴盒撕开,向宋学爱小声说:“拿这个当成信,说是白区长派来送信的。”把撕开的火柴盒递到宋学爱手里。其实都明白,有信无信无关紧要,只要叫开了门也就好办了。

  宋学爱走到东边新屋门旁,大声喊:“报告支队长,白区长叫我们送信给你!”

  屋里停了一会才开腔:“龟狲羔子,半夜送什么信?”接着,“乒”的一枪,子弹从屋门飞出。

  这个老狐狸是隐居在这个地方。这是在夜间,何况他还带个姘妇在房子里,就是白天,也很少有人进入他的住地。这个青帮头子,对他的徒子徒孙,一开口就是“龟狲羔子”!不按他的规矩,动不动先打一枪,叫他的徒弟们知道他的厉害。就是对外人,他认为也是一种防身的方法。以往他一发脾气,一打枪,不管是干什么的,早就走开了。

  我便衣队员越是一再叫门,杨跃庭越是感到不妙,就连着开枪。看来叫门是叫不开,而这“砰!砰!啪!啪!”的枪声,叫人担心惊动村的东西两侧。情况紧迫,人人心急。便衣队员一次一次去推门都没有推开。

  肖耿堂从旁边房子找到一个十一二岁小孩,听孩子说认识杨跃庭,于是叫小孩去叫门。孩子一叫,杨耀庭向孩子开枪,只得把孩子赶快拉走。肖耿堂既气又急,他不顾一切,用尽全身力气,向屋门猛闯上去。断裂声和连续枪声混合在一起,门被闯开。

  队员单作荣,看到门被闯开,立即拖来高粱秸,和肖耿堂一起点着火,向屋里丢去。

  宋学爱和队员刘恒标,向那所屋里先后各投了一个手榴弹,接着闪光、爆炸。

  杨跃庭被烟熏火燎和手榴弹的爆炸搞得无法忍受。他听到屋子外无大动静,估计人不多,转念一动,突然从屋子里窜出逃跑。

  肖耿堂把枪插在腰上,把高粱秸点着火正向屋子里投,看到屋里有人窜了出来,急得一愣,顺手抓过一旁小王的枪,举枪射击。枪响,窜出来的杨跃庭,手握手枪,应声倒在地下。金科长很快的进行查看,验明已经被击毙。

  肖耿堂转向屋里,他不顾烟雾,钻进屋里。因为那所房子是里外两间,里间黑乎乎的,一点也看不见,只好乱摸一气。他想的是交代任务中说的:“有文件、材料要弄来”

  在金展同志指挥下,一个一个小组离开了大院。在村子边集合时,不见肖耿堂带的小组。等了好一会,肖耿堂等三个同志出来了,把从屋里摸到的几页纸交给了金展同志。

  离开小塔山南行中,跟在肖耿堂身后的队员发现肖耿堂走路一歪一歪,觉得不对劲,当即向金展同志报告。金展同志立即查问,才知道肖耿堂在闯门时腿上中弹负伤,走路腿部麻木。接着又发现单作荣也负了伤。但他们坚持着和大家一起走,走到漫湖地后,在金展同志的命令下,才被担任掩护的同志带的简易担架抬着返回。

  为了进行核实,中共邳睢铜地委派出地下工作人员曾去查证。同时得知:杨跃庭房中有个姘妇,当时被手榴弹炸伤昏迷。后来杨跃庭的人来到察看时,发现这个女人哭叫,才将其送到徐州一家医院去。

  杨跃庭被击毙后,徐州的日本特务,他的青帮兄弟李海春、岳云亭等为其吊丧,得知其被惩办的经过,莫不心惊胆颤。

  人们曾经感到奇怪,杨跃庭霹里啪啦打了那么多枪,住在东西两侧的队伍为什么不救援呢?据了解,杨跃庭隐居小塔山,为了进行特务活动,他定下规矩,不叫不准来。不久前,我邳睢铜军分区部队,频频奇袭,搞得敌人一个个变成了惊弓之鸟。他那几百人的队伍,看起来威风凛凛,可是到了夜晚却怕得要命。

  杨跃庭曾经不可一世,最后落得个孤家寡人,遗臭万年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