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四十二、惩奸除恶 任重而道远

  抗日战争胜利结束,淮北便衣大队已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然而曾经在淮北便衣大队工作过的干部和队员,大多仍然执行着惩治汉奸走狗、惩治罪犯的任务,其中特别是和郝鹏举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不仅是抗日战争中淮北便衣队在和日寇的斗争中,天天和淮北的汉奸头子郝鹏举的伪政权、伪军搏斗、周旋;日寇投降前后,我党我军又在徐州对郝鹏举进行了耐心的争取工作。人们也不能不观察郝鹏举能不能摆脱走狗的命运?可是后来郝鹏举在鲁南被迫宣布战场起义后,他再一次背叛人民,向解放区进攻,被我军生擒。在郝鹏举被擒归案后,恰恰又处在原淮北便衣队成员所在部队的看押下,直到狗将军被惩办。这又往往是人们要问下去的往事。在本书结束时,作些简要介绍,对于了解淮北便衣队的成员在新的岗位上的新任务和“狗将军”的结局,也许有所补益。

  1947年2月,原淮北便衣大队政委刘吉庭,带领原便衣队的部分干部和队员,以及苏皖边区政府警卫部队一部,奉命调到华东军区政治部,和原新四军政治部保卫队一起,由刘吉庭同志任教导员,组成两个保卫队。一队指导员关克涛、二队指导员马树勋都是原淮北便衣队的干部。在山东省沂南,两个队先后担负起看押郝鹏举的任务。

  郝鹏举离开徐州到被生擒送来看押,有一段耐人寻味的经历。

  1945年11月,郝鹏举被蒋介石命令离开徐州,开赴内战前线。这时他利用与我方有联系的他的一师师长乜庭宾,要其通知我方:“避免发生误会”,害怕被我歼灭。进抵运河南岸时,他给陈毅司令员写信,要求派人会谈。

  2月29日我津浦前线野战军参谋长宋时轮,由骑兵班护送,前去郝的司令部驻地涧头集,代表陈毅司令员与郝鹏举会谈,对郝鹏举进行争取工作。根据郝鹏举的要求,第二天我徐州工委书记赵卓如,以陈毅司令员代表身份,进驻郝鹏举总部。

  在郝鹏举的要求下,陈毅司令员于1946年1月4日晚上、1月7日晚上两次接见了郝鹏举。1月9日陈毅司令员和饶漱石政委、舒同主任再次会见郝鹏举,表示欢迎他立即举行战场起义。

  1月9日当晚,郝鹏举宣布起义,开赴山东解放区,尔后被授予“华中民主联军”番号。1946年6月,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大举向我解放区进攻。1947年1月,当我军在鲁南的峄县、枣庄地区围歼国民党整编26师和第一快速纵队时,郝鹏举于1月26日,和副总司令毕书文、参谋长刘伯扬密谋后,决定立即率部叛变。他逮捕我军联络代表、华东军区政治部联络部长朱克靖及其夫人,并下令扣押了他的副总司令李泽周、一师师长乜庭宾、二师师长张奇等反对叛变的军官。在逮捕我其他联络代表时,遭到顽强反抗,仅有少数同志脱险。郝鹏举为讨好蒋介石,将我军联络代表朱克靖押送南京,后被蒋介石秘密杀害于南京雨花台。

  1947年1月27日早上,郝鹏举带领部队进入国民党占领区,向官兵宣布改编为国民党第四十三集团军。尔后,奉蒋介石命令,向解放区进攻。

  2月6日,我军发起“讨逆战役”。参加这次战役的是原在淮南淮北的部队,指挥这次战役的是曾在淮北和郝鹏举斗了好多年的韦国清、康志强、滕海清等同志。攻打郝鹏举总部的突击连,是我华野二纵四师十二团三营七连。这个连队在红军时代是红28军7团侦察队。

  战役从2月6日晚上8时开始,2月7日晚上7时发起总攻,当晚战役胜利结束。在冲进郝鹏举总部防区时,我七连连长林华春等,就生擒了郝的参谋长刘伯扬。继尔,我三营教导员王家齐带七连包围了郝鹏举所住的大院。

  郝鹏举带领他的侍卫排拼命抵抗,并妄图突围。我战士沈家浪首先冲进大院,接着教导员王家齐带三排冲进大院。郝鹏举举枪反抗,被王家齐和通讯员沈家耀、连克贵等按倒地下,夺下他的手枪,并将其绑了起来。七连连长、指导员等相继赶到,郝鹏举看到大势已去,现出有气无力的样子,战战兢兢地缩成了一团,求我战士饶命。

  郝鹏举被送到华东军区,由华东军区政治部保卫队负责看押。

  在沂水南,在郝鹏举一再要求下,2月13日在我保卫队蓝芝冰队长带队员的押解下,陈毅司令员见了他。郝鹏举见到陈毅司令员时装腔作势,现出毕恭毕敬的样子,却又显得手足无措,开口就说:“万分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军长。今天能见军长一面,虽死无憾。不知军长能原谅我吗?”郝鹏举装腔作势,为的是骗取“原谅”!

  陈毅司令员严肃责问:“为何枪杀、逮捕我派去的联络人员?”郝鹏举谎称:“这完全是我受部下少数坏分子的劫持,企图以此向蒋邀功,这完全是我的罪过。”

  陈司令员列举了我党我军对郝鹏举的争取教育过程后,严正指出:“我仍然在最后一分钟给你下了一道警告给你,要你们部队远离内战战场,不要向解放区进攻,但你硬是不听,敢于在二月初就参加前线进攻。这时我才派部队迎击,一昼夜即捉你过来。我这里明白告诉你,我对于你最后拖走部队是料定了的,但对于你拖走部队时竞捕杀我派去的联络人员,则出乎我意料之外。因为我不料人之无良竞到了这种地步!”

  郝鹏举不得不承认“完全是禽兽行为”,却又谎说是部下干的。他说:“我不能控制部下,罪该万死!”

  最后,陈毅司令员向郝鹏举严肃指出:“从你叛变到被俘,前后仅仅十一天。这证明了凡投机取巧必致身败名裂,最后难逃人民惩罚。你做的事太坏,太对不起人民,太违背人情。你再次背叛人民,罪恶实在太大,要看人民是否能够宽恕你?我立即派人送你到后方去,听候发落好了。”

  二月的一天,陈毅司令员写了[示郝鹏举]的诗。诗曰:

  “教尔作人不作人,

  教尔不苟竞狗苟;

  而今俯首尔就擒,

  仍自教尔分人狗。”

  根据华东军区首长的指示,1947年2月底,华东军区政治部保卫队[一队]专管看管被俘的国民党军高级军官,而将郝鹏举和刘伯扬交由保卫二队看押。

  保卫二队,正是以原淮北便衣大队成员和原苏皖边区各地保卫队为骨干而组建的一个队。两个队分别带着被俘的国民党高级军官40多人和郝鹏举、刘伯扬到华东军区后方,到了山东胶东的昆嵛山。昆嵛山,山上有个著名的庙,叫无沿寺,山下有个有名的庙叫六度寺。

  在华东军区政治部有关部门的安排下,把被俘的国民党高级军官集中在无沿寺周围,由保卫一队负责看管。被俘的国民党高级军官每天早晚可以进行活动,生活上给予了尽可能的照顾。把郝鹏举和刘伯扬单独关押在六度寺,由保卫二队负责看押。郝鹏举脚上一直戴着他专门制造的,他曾给被他关押的人戴的脚镣。这和“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所不同的是,他制造的脚镣是我保卫队员给他戴上的,因为郝鹏举到这时仍然很不老实。

  郝鹏举在被关押中,耍了许多花招,其中最常用的一招是“说梦话”。说梦话是人人都有的现象,郝鹏举在被关押中,在睡觉时经常说梦话,也没人管他。

  开始,我保卫队员在站岗时听见郝鹏举睡觉说梦话,都不在意,他叫“刘琼”也好,叫“小兰英”也罢,队员们认为他这种人脑子里反正离不开坏女人。因为都听说“小兰英”是国民党从徐州送来的妓女,那也毫不奇怪。日子长了,发现郝鹏举的“梦话”有特色,有奇怪的内容:

  “刘琼啊!好不容易又见面了。这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好不容易把我送了出来。咱们要好好感谢他、报答他。你把金条都拿出来,统统送给他。”

  “我有的是金条,够你用一辈子。这里漂亮的姑娘多得很,你随便挑,要几个都可以。”

  类似的“梦话”,经常出现,翻来覆去,万变不离其宗,那就是妄图收买一个人送他逃出去。对此,原来在淮北,了解郝鹏举历史的同志,都想起了郝鹏举的往事。

  那是郝鹏举投降日寇以前的事。那时胡宗南率30万大军包围陕甘宁边区,胡宗南的军官在西安花天酒地,郝鹏举是胡部的参谋长,勾引了胡宗南的情妇刘琼,被胡宗南发觉。胡宗南老羞成怒,以违犯军纪为名,把郝鹏举关押了起来。那时负责看押郝鹏举的是胡部的连长刘伯扬,经刘琼多方活动,收买了刘伯扬,刘伯扬放走了郝鹏举。郝走时带了刘琼和刘伯扬,辗转逃到南京,投靠汪精卫,投降日寇,当了汉奸。刘琼成了郝的小老婆——第二夫人。郝到徐州后,刘伯扬成了郝的参谋长。

  至于“小兰英”,据跟朱克靖部长当警卫员突围回来的同志说,当郝鹏举的第二夫人刘琼去了上海,去看管他的别墅;国民党派人把郝鹏举在徐州最喜欢的妓女,名叫小兰英的送了来。

  一些了解郝鹏举历史的同志都说:“郝鹏举的梦话,是借梦话,说鬼话,只能是黄梁美梦!”

  郝鹏举住的房子对过,住的刘伯扬。也就是当年在胡宗南总部当连长,负责看押郝鹏举,私放郝鹏举,跟郝投敌,被郝重用为伪参谋长。起义后又跟郝叛变,被我捉拿归案,和郝鹏举关押在一起。

  有天,郝鹏举大白天睡觉,又在“说梦话”,刘伯扬在对过房间听见后,不知怎么也不耐烦了。他面对郝鹏举大声说:“故伎重演,不看对象。”后来两个人争了起来,我站岗的同志问他们争的什么,二人都不回答。

  1947年8月,国民党军在攻占我临沂、高密、莱阳等城后,正计划侵占我威海市,胶东形势非常紧张,华东军区后方机关计划转移。华东军区首长决定将被俘的国民党高级军官50多人[这时在孟良崮战役俘虏的74师参谋长魏振舒等也已送来],从威海越海送到东北。同时决定:将郝鹏举就地处决。

  根据华东军区决定,在无沿寺的军区政治部保卫部丁瑞林处长,刘吉庭教导员向保卫一二队干部进行了传达。为防止被俘的国民党高级军官误解,在送走被俘的国民党高级军官前,将郝鹏举先行处决。

  在哪里执行处决呢?刘吉庭教导员和保卫队队长、指导员当即看地形。六度寺到无沿寺满山是群众的柞树和苹果树,把郝鹏举丢在那一带,沾污山林,影响群众生产。于是进入山沟,往山上爬,走了好远,看到草深过腰,有狼的爪印,可能是狼群乱窜的地方。大家认为那个地方对各方面没有影响,对郝鹏举也比较合适,商定准备在那里执行。

  在丁瑞林处长的具体领导和组织下,由东海公安局协助,按执法程序办好手续,按照预先看好的地点,将郝鹏举押到那个山沟里的时候,他有了察觉,当即瘫倒地下求饶。好不容易把他拖到预定地点,予以处决。执刑的是苏北的一位老侦察班长。

  郝鹏举——在古代称为楚都的徐州和苏北、皖北盘踞了多年的狗将军——尽管善于投机取巧,十分狡猾,其结局正如陈毅司令员所说:“凡投机取巧必致身败名裂,最后难逃人民惩罚”。并且被他要屠杀的苏皖人民的子弟兵所生擒、所处决。

  真可谓:“冤家路窄”,“善恶必报”。

  淮北便衣队的队员们在新的岗位上,继续执行着当年未完成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