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三十六、继承彭师长遗志 横扫害人虫

  便衣大队大队部从泗灵睢返回,进行整风学习和生产。在各地的便衣队,配合各地主力部队作战,捷报频传。

  一九四四年八月,彭雪枫师长率四师主力一部西进津蒲路西后,恢复、发展了豫皖苏抗日根据地。九月十一日,彭师长不幸壮烈殉国。

  淮北便衣队的指战员,这些当年的警卫员、侦察员、保卫队员、公安员、通讯员们,这一些从彭师长身边走过来的老战士,得知后更是极其悲痛!

  大队传达了邓子恢政委的号召:“用我们的实际行动有力的打击敌人,壮大自己的队伍,为雪枫同志报仇!为完成雪枫同志的遗志而奋斗!”便衣大队大队部带三个中队在泗灵睢,各队在边区各地向敌人频频出击。

  一九四五年初,根据中共中央“削弱日伪,发展我军,缩小敌占区,扩大解放区”的指导方针,在四师师长兼淮北军区司令员张爱萍、四师政委兼淮北军区政委邓子恢、四师副师长兼淮北军区副司令员韦国清的领导和指挥下,淮北军民对日伪发动了强大的攻势。

  在淮河,日寇的淮河水上交通线,早就被我打断,淮河岸上的双沟等地早就成为我根据地的后方。日寇为摆脱各据点孤立的处境及交通运输之急需,并对我进行牵制,遂又决定重新打通淮河水上交通线。

  在1945年除夕之夜(二月十四日),驻五河的鬼子一个中队和伪保安团,乘我不备,突然来袭,占领了双沟、浮山。泗南便衣队,曾编为便衣大队二中队,奉命从泗灵睢返回泗南,在泗南独立团统一指挥下,参加对双沟之敌的围困战。泗南便衣队曾参加夜袭双沟,火烧敌炮楼,挖封锁沟,打冷枪,迫使日伪军在我挖好的封锁沟内,不敢越过雷池一步。而双沟两旁的淮河两岸,仍是我的天下。日寇妄图恢复的水上交通,仍然不通。

  1945年春季攻势之后,大队接到四师首长命令,大队除留泗灵睢便衣队在原地坚持斗争,带直属小队(亦称直属中队)回后方,在原住地半城北菜园进行整风学习。一些同志估计这是为迎接新的重要任务做准备,但在整风学习后,并没有新任务。夏收季节之时,大队首长带直属小队到大队的生产场地进行生产。

  洪泽湖上鱼船号子传来:

  “嗨哟,嗨哟!

  船儿呀,划哟!

  船儿呀,划哟!

  洪泽湖上风浪大,

  淮河两岸兵马忙!

  我们年年保家乡,

  多亏了新四军南征北挡!

  船儿呀,划哟!

  船儿呀,划哟!

  努力呀,嗨哟!

  搞好了生产享幸福,

  打走了鬼子享太平哟!……”

  便衣大队的生产地在师首长住地大王庄南侧。在那一望无际的洪泽湖边的平原上,由大队留在后方的伤病人员,看家人员,在那里种了二百多亩小麦,获得了大丰收。对于在淮北和群众一起经过多年水旱灾荒的战士来说,无疑是一大喜事。

  在生产地收割小麦和进行新的播种的那些日子,从师部传来一个一个捷报:

  “我四师一部,连克运河岸上、淮阴西北之泗阳县城、众兴镇等日伪据点。在泗阳众兴,泗阳县伪县长陈胜儒被生擒。淮泗便衣队、泗阳便衣队在独立团指挥下参加了战斗。”

  “我九旅一部,在泗灵公路沿线,拔除了泗县城西之关帝庙、长直沟、虞姬墓三个日伪据点。俘获130余人,缴枪600余支;接着乘胜拔除了灵壁城附近之三官庙、凤凰山等日伪据点,万余群众参加破坏了泗灵公路。泗县城和灵壁城成了敌占之孤城。灵北便衣队参加了战斗。”

  “5月9日、10日,我九旅发起睢西南战役,攻克卓圩子、卓海子敌据点,俘获反共土顽693人,击毙百余,缴步枪538支。生擒伪睢宁五区区长兼伪保安大队大队长袁智臣及所属官兵219人,击毙10人。伪保安团团长孙家钊和反共土顽江苏保三团团长王云文,逃到荆山圩子被击毙。泗灵睢便衣队参加了战斗。”

  “5月21日,我十一旅主力一部发起宿南战役,攻克任集、袁店集、界沟等地,毙俘伪军2100余人。宿灵便衣队参加了战斗。”

  “6月18日,睢宁日军逃走,留下伪保安团两千余人驻守。6月19日我发起睢宁战役,先后攻克睢宁外围之田河、荆圩、耿车、大王集、沙集等据点。泗宿便衣队参加了沙集战斗。”

  “7月7日起,我第三军分区独立一团、独立二团、肖铜独立团,在九旅一部和泗宿县总队、泗灵睢县总队、睢宁独立大队等配合下,向睢宁县城之敌发起总攻。在我内线关系的接应下,迅速攻入睢宁城内。经激烈巷战,将日伪长期盘踞的睢宁城解放,同时攻克城东之高作镇。城东南之凌城、王夏圩据点的伪军,向我投降。俘伪县长夏硕武、伪保安团长王学阶、伪总队副栗得生以下官兵2044名,击毙80余名,缴获长短枪2758支,轻重机枪69挺,迫击炮3门,汽车4辆,马28匹。邳睢铜便衣队参加了战斗,并在入城后,清查搜捕汉奸特务,参加组织敌伪人员登记,配合举办敌伪人员训练班。”

  睢宁解放后,根据边区《惩治汉奸暂行条例》,经边区政府批准,睢宁人称之为“大赤头”的伪副县长徐绍华,在召开的有万人参加的公审大会进行了公审,当即处决。

  “8月2日,泗南独立团解放淮河岸上之双沟。泗南便衣队参加了战斗。”

  “8月2日,第三军分区独立一团、独立二团攻克海郑公路上之双沟,全歼顽伪合流之敌。邳睢铜便衣队参加了战斗。”

  喜讯一个接着一个。八月八日苏联对日宣战……八月十日十一日,朱德总司令发布关于受降和对日展开全面反攻等七道命令。

  “8月14日,我泗灵睢独立团及民兵,对泗县城之日伪进行围攻。日伪军于19日天亮前利用黑夜突围逃走,泗县伪县长罗兆全被我生擒。泗灵睢便衣队参加了战斗。”

  八月十五日传来一个特快喜讯,日寇宣布投降。在生产劳动的便衣战士们轰动啦!

  八月十二日便衣大队接到四师兼淮北军区首长命令,准备到徐州去!这时便衣大队进行动员,准备行动。

  捷报继续传来:

  “我三军分区部队乘胜攻克灵壁城,歼伪保安团和泗县逃到灵壁的伪保安团队共1244人,灵壁伪县长张宝鉴被我生擒。灵北便衣队参加了战斗。”

  “我泗五灵凤独立团攻克五河县城,伪保安团被歼灭。生擒五河伪县长兼保安司令余乃桂。泗五灵凤便衣队参加了战斗。”

  洪泽湖在沸腾,洪泽湖岸上在丰收,便衣战士们用歌声欢庆丰收,用歌声迎接新的任务!

  “日本鬼已经投降了,

  抗战的胜利已来到!

  从抗战,整八年;

  得胜利,是今天!

  徐州周围闹翻了天,

  老百姓日夜不得安!

  盼我军,去救援;

  打鬼子,惩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