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三十三、进入灵壁城东郊 霸离堡捕俘

  我在灵壁城东霸离堡侦察,意外的碰上临时来驻防的伪军,敌人岗哨盘查时,我突然动手,缴了岗哨的枪,并冲进敌人住处,俘伪保安队十余人。带回时,敌人骑兵追来,碰上我预先在大路上摆放的拌马石。

  泗五灵凤独立团主力编入三十二团后,泗五灵凤县委、县人民政府当即动员参军,组织地方区乡队升级。独立团新组建了一些连队,枪支成了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在独立团召开的政工会议期间,团政治处刘瑞芳主任找便衣队参加会议的关克涛。了解便衣队在灵南的情况后,传达了团首长的指示。特别指出:“团首长要求你们尽快缴获一批枪支,争取在一个月内完成。”

  当天傍晚,王世仁团长在他的住房门口,看到关克涛时,亲切的拉住手问长问短。特别问:“在灵南执行任务有什么困难?”

  关克涛答:“没有大的困难!”

  王团长马上追问:“那就是有小的困难,是什么困难?”

  关克涛在团长的追问下,不得不说,又觉得不好说:“这怪我们自己,这一个时期没有缴获到短枪子弹。我们每支短枪只有三五发子弹,面对敌人还舍不得开枪……”

  王团长伸手把关克涛身上背的驳壳枪要过来,看了看,笑着说:“你把子弹打的还剩三发,浪费子弹,该受批评。”接着把话一转,又问:“还有什么困难?”

  关克涛摇了摇头说:“没有别的。”他看到团长的警卫员在一旁,警卫员身上背了一个转带。马上提出:“团长,你借几发子弹给我,好不好?我保证还。”

  王团长哈哈大笑,接着说:“我看了你们上报的实力统计,知道你们短枪子弹很少,可是我也没有多少,警卫员的转带也是空的。你提了出来,我也只能表示一点心意,我给你和苏会各五发子弹。”转过脸对警卫员说:“拿出十发子弹!”

  警卫员表现出舍不得的样子,慢慢地取出十发子弹。取子弹时才看出他那转带真的大多是空的。

  关克涛回到便衣队,向苏会同志传达了团首长的指示,转交了王团长送他的五发短枪子弹和表达的关怀之意。苏会说:“我们只能用行动回答。”

  便衣队连续在灵壁到堰路口一带活动。越是急于完成任务,越是缴获不大。

  敌人不仅不轻易外出,而外出的人也多不带枪支。并且发现敌人从宿县调了一个骑兵连来到灵壁,在灵壁城南关驻防,经常沿公路向东向南巡逻。显然,敌人可能以骑兵的快速行动,对付我便衣队对他的袭扰。

  苏会同志考虑到在泗灵公路、固灵公路活动,特别是在灵壁城附近捕俘,一经敌人发现,敌人骑兵必然追击,就得准备对付敌人的骑兵。决定再次后撤,回到韦集。让敌人摸不清我的动向,以便出其不意地出击,并向便衣队员讲解对付敌人骑兵的办法。大约过了五六天,那几天便衣队在韦集以东住,天天读报学文化。而敌人在固灵公路上仍时时戒备,并为保障灵壁东泗灵公路运粮车队的安全,从虞姬墓据点派出一个排,到霸离堡警戒。

  霸离堡,相传原名亥下,距灵壁城八华里。在楚汉相争时,西楚霸王项羽在四面楚歌之中,虞姬自刎,是霸王别姬向东逃遁之地。在霸离堡东不足五华里是唐河,紧靠唐河之东岸,公路南侧有一墓园,中有“西楚霸王虞姬之墓”。从灵壁到泗县的公路,经霸离堡村到虞姬墓东去。

  虞姬墓紧靠公路南,鬼子在公路北修建了一个据点,由驻防灵壁的鬼子派出一个分队,一个伪保安大队驻守。

  鉴于我在灵壁南的固灵公路活动较多,敌人比较警觉。苏会队长提出出敌不意,插到灵壁城东。因为从灵壁城到虞姬墓不过十几华里,这中间敌人容易疏忽,但我对那里情况不甚了解,决定到霸离堡捕俘侦察。考虑到霸离堡距城八华里,一旦被敌察觉,敌人骑兵赶来只要一二十分钟,又作了打敌骑兵的准备。

  这天下半夜后,便衣队全队向霸离堡行动。拂晓前渡过小河,由文化教员关克涛带班长王明、陈宏和队员柳贤卫、王传法到霸离堡侦察。

  苏会队长带便衣队大部人员,在离霸离堡十华里的八里张隐蔽,准备一旦出现敌人骑兵追击我便衣队员的情况,打敌骑兵,进行掩护。这是因为苏会同志较长时期跟首长当警卫员,能骑善射。会骑马,也就了解骑兵的弱点。

  苏队长带便衣队到八里张后,抓紧天亮前的时间,指挥队员在几条大路上,摆了一块一块大小石头,作为“绊马石”。会骑马的人深知,骑兵最怕“绊马桩”“绊马石”。

  关克涛带王明、柳贤卫直进霸离堡村的集市,要陈宏和王传法二同志绕到从灵壁来的公路进霸离堡村。为的是能够进行堵截,捕捉敌人过往人员。特别规定:以枪声为令,听枪声立即撤离,防敌骑兵闻枪声追击。

  陈宏、王传法走上公路,碰到一个从灵壁回霸离堡的伪军班长。我二同志看他毫无察觉,遂跟他同行。伪军班长看看我二队员是青年人,想欺骗其跟他当伪军。他大吹大擂,吹他当班长很吃香,吹他的队长……劝陈宏、王传法跟他去当保安队。说跟他的队长能升官发财,可以吃喝玩乐。伪军班长还说,他的队长家住霸离堡村里,刚娶了一个小老婆,昨晚在家里住。我两便衣队员为了让其引到敌人队长住处,捉拿敌保安队长,假称愿意当兵,要见他的队长。这样,三人向霸里堡同行。那个伪军班长肥头大脑,一摇三晃,走不动路,我陈、王二同志也只好跟他慢慢走。

  伪保安队长姓张,当地人都叫他张二狗。家住霸离堡村,在驻虞姬墓据点的伪保安大队当中队长。他那个中队在向我根据地抢掠中,屡遭打击,严重缺员。伪大队长利用他家住霸离堡,派他带一个排到霸离堡,担负在公路上巡逻警戒,并进行招兵。对于这个情况我事前不了解,伪军班长也没有透露这个情况。

  关克涛和王明、柳贤卫从霸离堡西南大路进村,由西而东穿过集市,没有发现敌伪人员。尔后向东,向霸离堡村东头走。关克涛在前,柳贤卫在后二十余米紧跟,王明在集市进行了多方观察,才随后跟来。

  霸离堡村的东头有个泰山庙,关克涛沿大路向东走,突然看到泰山庙门口有伪军,遂走了过去。走近泰山庙,看见庙门口有一伪军肩背枪站岗,旁边有个凉粉担子,三四个伪军在吃凉粉。对于这个意外的情况,关克涛沿公路向庙门口走,想在经过时观察庙里情况,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再决定是否动手。

  关克涛将要走过庙门口,可能因为他的目光注视庙里的缘故,伪岗哨两眼盯住他看了一会,突然从肩上放下枪,端住枪,指住关克涛,大喊:“你这个晃子干什么的?”

  因口音关系,不便过多回答,关克涛简短回答:“赶集的。”这么简短的话并不能判断口音,而伪军岗哨因为对我便衣队的活动,已经非常警惕,对过往行人严加盘查,这时又产生了怀疑,也就抓住不放。大喊:“过来!过来!”

  关克涛离岗哨本来还远一点,想靠近一点才好动手。遂向岗哨跟前走,走到距敌人岗哨不过七八步,敌人岗哨又喊:“站住!”“把衣服撩起来!”

  敌人岗哨非常警惕,不让靠近,而且要撩衣检查,看来敌人对我便衣队员经常把短枪插在腰里,是了解的,为的防我便衣队员,就先检查腰间。

  在敌岗哨喊撩起衣服之时,关克涛在撩衣时顺手突然从腰后抽出驳壳枪,把早已打开保险的枪口指住敌人岗哨。敌岗哨端住枪,却发了呆,关克涛大喊:“不准动!放下枪!”

  伪岗哨面对驳壳枪的枪口,把枪放下,双手举起,跪倒地下。

  正在凉粉摊旁吃凉粉的几个伪军,惊吓地丢下凉粉碗,跟着举起双手,跪倒在地。

  接着柳贤卫跑了过来,举枪对住庙门口的五个伪军。

  关克涛看到小柳来到,立即从庙门旁向庙里观察。只见庙里乱哄哄的,那些在庙里的伪军,听到庙外的喊声,在紧张地准备还击。关克涛向小柳说:“你看住,我进去!”一个人迅速地进入庙里。大喊:“缴枪不杀!”“要命的不要动!”关克涛在正殿门旁,看到有的伪军慌忙地在枪架上拿枪,有的拿着枪在背子弹带。大喊:“快放下枪,再动我开枪啦!”

  伪军一一放下武器。这时王明也进入了大庙院里,命令他们在庙院集合。

  集合起来共八个人,只见当兵的,不见当官的,关克涛感到奇怪,立即进行搜索。泰山庙,东边有排庙房,他到大庙东殿门口观察。看到里面堆了一堆草,没有看到人,估计有人可能钻在草堆里。大喊:“你还敢钻,我看你往哪里钻?”“再不出来,我丢手榴弹啦!”

  喊声过后,草堆毫无动静,却从站神后面爬出了一个军官。后来查明是伪保安队的事务长。

  我三位同志面对十多名俘虏,把缴获的枪取出子弹,令俘虏背着,押着向南急行。

  刚刚出村,村东北传来“砰!”的一声枪响。伪保安队队长张二狗,在他的家里得到消息,急忙逃跑,跑出村后开枪报警。

  我便衣队员陈宏和王传法,跟伪军班长走到村头,听到枪响,考虑到敌人已有察觉,抓伪保安队长已不现实,按预先规定,立即押着伪军班长,向南返回。

  敌人在灵壁城的骑兵连,听到那么一声枪响,立即向霸离堡奔驰而来。

  关克涛等押着俘虏向八里张跑来,苏会队长带队迎接,而后立即南行。刚刚过了小河,敌人骑兵三十余向我追来。

  敌人骑兵奔驰在大路上,马蹄踩在石头上,出现一个一个人仰马翻的景况。后来敌人骑兵到了小河北岸,看我便衣队押着他们的十几个人南去,干瞪两眼,却不敢再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