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二十八、夜进石公头 操场埋地雷

  文化教员看报纸,看到兄弟部队在公路上埋地雷炸了鬼子汽车的新闻,建议到敌人据点里,埋地雷炸鬼子。便衣队领导接受了建议,结果出现了一些有趣的事。

  驻守淮阴的日伪军,为维护其运河交通,切断我淮北和淮海、淮南的陆上交通,牵制我军在洪泽湖的行动,派出日伪军在京杭大运河岸上的豆瓣集、头堡和成子湖边的石公头等地,建立新的据点。其中的石公头,地处淮阴市西南,淮沭河的河头,洪泽湖的东北的成子湖岸上。由日军一个分队,伪军一个中队驻守。

  淮泗便衣队奉命在南新集、南吴集一带,和敌周旋。一天,淮泗独立团通讯员送来了《拂晓报》,文化教员耿耿同志看报,准备给战士读报。他看到一则新闻,说兄弟部队在公路上埋设地雷,炸毁了鬼子汽车。这条新闻引起他极大兴趣,引起他的联想。他当即向队长和指导员介绍这条新闻,并提出建议说:“咱们摸进敌人据点,埋地雷,炸鬼子。”

  那时,四师部队在连队配有文化教员,利用战斗间隙组织战士学习文化。文化教员是指导员进行政治工作的助手。耿耿,原在三师部队工作,也是为了支援地方部队,先被调到淮泗独立团,又被分配来便衣队。时年十九岁,是一位富有朝气的知识青年,深受队长和指导员重视。

  陈队长听了,笑着说:“鬼子狡猾狡猾的,总是把汉奸放在前面开路开路的。想炸鬼子,而那些汉奸在前面,兄弟部队埋地雷,大多炸的替死鬼,弄不好还要误伤老百姓。怎么才能炸到鬼子,又不误伤老百姓?你有什么好办法,说说看。”

  耿耿当即说:“我想过了,咱们进据点,把地雷埋到敌人操场上,不会误伤老百姓,因为老百姓不会到敌人操场里去。再用一个木牌子写上警告伪军的话,警告伪军不要去碰。中国人认得中国字,鬼子不认得……”又说:“只要不是死心塌地的一心要当替死鬼,那些伪军士兵看了字,知道埋的是地雷,就不会去碰”。

  汤英指导员边听边看报,抬头笑了笑说:“好!是个好主意,对当伪军的是明明白白的警告。如果地雷没有炸成,也叫敌人处处害怕地雷,处处提心吊胆,也是一种攻心战术。”

  陈队长面对指导员,点了点头说:“可以试试。”

  在什么地方埋地雷呢?研究认为石公头比较合适。鬼子在新建这个据点前,这里是我便衣队经常住的地方,地形熟悉。问题是队里没有学过地雷知识,也没有地雷。研究决定,一面对石公头敌人布防情况进一步进行侦察,一面去淮泗独立团领土地雷,派人去学习埋雷知识,在便衣队组织埋雷训练。

  在进行了反复地侦察,作了充分地准备后,一天傍晚,陈世锦队长带领小队长刘春涛、队员罗锡国等六个人,背着地雷,扛了一个木牌子,从住地向石公头走去。

  夜行二十多华里,穿过一条又一条河沟,避开大路,从河滩里穿行。因为人少,地形熟,行动比较方便。但在当时,河滩常有野鸭子栖息,时有野鸭子惊叫,引起敌人岗哨警觉。

  当靠近石公头村庄的圩河时,刘春涛和罗锡国走在前面。敌岗哨用手电筒照了过来,刘春涛拉倒罗锡国说:“照,不动,不照,再走。”刘春涛胆大而心细,不慌不忙,这时说话更加简短。他一再提醒罗锡国:“埋,一定要细心,要埋好,不要慌。”

  罗锡国背着一个地雷,他的任务是埋地雷。紧紧跟在刘春涛身后,其后是陈世锦等。

  越过圩壕,进入小圩子,又从小圩子边进入大圩子。陈世锦带一个小组在大圩子边留下警戒,并准备掩护。刘春涛带罗锡国和小刘按预定路线,向敌人的操场走去。

  进入操场后,小刘在阴影里向敌人住的地方警戒,罗锡国在刘春涛的配合下,选好地点,挖坑埋地雷。

  埋好地雷,刘春涛把扛去的木牌子插在地雷旁。一切按计划办妥,刘春涛带领队员从原路返回。在大圩子边和陈队长汇合,离开了石公头,返回驻地。

  第二天早上,伪保安队集合出操。和往日一样,伪保安队比鬼子早到操场。

  伪军士兵进入操场,看到木牌子,不免感到异常,一一注视木牌子。可伪兵大多不识几个字,一些人看到木牌子有字,字虽不认得,就觉得不妙,直往后退。有几个认得字的,伸长脖子看字,看了惊恐不已,急忙往后退。

  伪保安队队长从操场外走来,看到士兵惊慌的样子,大喊:

  “什么事?慌张个屁!”

  伪士兵回答:“这里有个木牌子。”

  “木牌子有什么了不起?”伪保安队长说着,走了过去。

  “上面有字。”几个伪兵一齐说。

  “什么字?”伪保安队长边走边问。

  伪军士兵中几个认得字的吞吞吐吐,而伪保安队长也认不得几个字,看了看,发了火,大声喊:“念,念给我听。”

  认得字的伪军士兵,看出是新四军插的牌子,而且这里埋的有地雷,所以结结巴巴,哆哆嗦嗦的念:

  “伪军弟兄你别动,

  单等鬼子碰一碰,

  一碰碰个大窟窿。”

  伪保安队长听了,他不发火了。开始时闷声不响,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后来他可能认为夜间没有发现一点动静,牌子上又写的明明白白,是吓唬他的,或者认为是村里老百姓拿他开心。盘算来盘算去,看看鬼子马上就要到操场,……

  一念间头脑发热,拿出他那个“二杆子”劲头,大叫:“什么好怕的?吓唬人的!”猛地走了上去,伸手去拔木牌子。

  一股浓烟冒出,伪兵大惊,一些人没有退几步,“轰!”的一声,伪保安队长和靠近一点的伪军士兵等几十个人,被炸飞的被炸伤的倒下一片。

  石公头村的群众,有人目睹了爆炸的情景,把消息传了出来。

  文化教员耿耿同志深有所感地说:“还是队长事前说的,咱们想炸鬼子,而那些汉奸总是爱当替死鬼。牌子上写的明明白白,他们就是不听,真叫人想不出好办法。”

  淮北苏皖边区的《拂晓报》,对这次行动曾以“巧计歼敌”为题,报导说:“我便衣队夜进敌据点石公头,在敌操场埋地雷,炸了替死鬼伪保安队”,被广为赞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