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二十五、再战桃园 笑看汉奸父子狼狈相

  大恶霸、汉奸区长卓少泉逃离桃园后,在返回桃园洗澡时被我追击下又一次狼狈逃走后,不久病亡。其儿子继任伪区长,又是怎样的下场呢?

  在中共泗灵唯县委统一领导下,淮北便衣大队在民兵的配合下,在坚持大李集斗争的同时,为打击伪区长兼伪保安大队长卓少泉的汉奸武装,向桃园镇频频出击。

  桃园镇是敌我多次较量过的地方,早在一九三九年张爱萍同志带领八路军苏鲁豫支队胡大队进入淮北,当胡大队在桃园休整时,当地的汉奸很快向驻防睢宁城的鬼子送去情报,鬼子百余,伪军数百,在桃园附近的魏哇村,包围我胡大队一部,经激烈战斗,敌人遗尸九十余具,狼狈逃去。桃园成为八路军再次进入淮北首战之地,从而出了名。

  卓少泉赖以支撑的情报网点、帮派头头等耳目,由于有的被我惩治,有些向我作了坦白交代,情报网被我瓦解,敌人情报失灵。反之,我却能够及时获得敌人活动的情报。卓少泉在我袭击后,逃离桃园镇。一九四四年九月下旬,我桃园区人民政府宣告成立。

  卓少泉逃离桃园,没有能回他的老巢卓圩子,而被指定驻守卓圩子的外围据点卓海子。卓海子和桃园镇没法比,卓少泉对桃园总是恋恋不舍,不时窜回桃园镇。

  一九四四年秋冬之交的一天,淮北便衣大队接到报告,说卓少泉在他儿子卓佩军所带的两个中队伪军的保驾下,窜回桃园镇。这时张宗华大队长在参加整风学习后,刚刚回队。张宗华大队长和刘吉庭政委当即派出一个小队先行进入桃园,而后带领所属中队和民兵前往桃园。

  先行赶到桃园镇的便衣队员,进入镇里,在桃园街上没有发现敌人。经向群众了解,得知卓少泉在澡堂洗澡,立即奔向澡堂。我队员进入澡堂,发现卓少泉已经洗过离开,扑了一个空。

  卓少泉因被我连连打击,狗腿被砍了一条又一条,惊恐不安,生了一场大病。那天病后初愈,一则对桃园恋恋不舍,要去看看,并显示一下威风,求得稳住伪保长和他的狗腿子的心;二则因病一场,没能洗澡,而那一带只有桃园镇有个澡堂,顺便洗洗澡。

  卓少泉狡猾多疑,进入桃园,感到一片冷冰冰的样子,加以心有余悸,他为防我便衣队袭击,不敢把队伍摆在街上,而将队伍全部集中在澡堂附近一个伪保长的院子里。卓少泉在少数亲信护驾下,进入澡堂,因为心神不宁,很快冲洗一下,爬出澡堂,当即到那个伪保长家里,了解情况。

  伪保长见卓少泉到来,受宠若惊。立即殷勤款待,上茶备饭,同时也叫苦不迭,说个没完没了。卓少泉听不下去,大声说:“别怕,共产党站不住脚……”正说时,一个人慌慌张张跑了进来,说发现便衣队进了澡堂。卓少泉听了,大惊失色。茶饭一口也没吃,拔腿就走。走出大门后,迅速骑上马,在他儿子卓佩军的陪同下,快马加鞭,向卓海子飞跑。

  我因事先不了解卓少泉在洗澡,也没估计到他把所带队伍隐蔽在那个大院里,除少数便衣队员进入桃园搜索外,便衣大队大部都在镇南和镇东,民兵在镇东北,有一个便衣小组在镇西搜索。我这个小组发现几个敌人骑马从镇里向西北奔驰而过,向敌骑投出一个手榴弹,打在卓少泉的马屁股上,马跑开后才爆炸。

  卓少泉被惊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和他儿子逃了回去。他那两个中队伪军,跟着狼狈逃去。我便衣队员为查明情况,在逃跑的敌人中,抓了伪军一个班长。

  桃园北,驻岚山的国民党睢宁县四区区长兼常备大队长孙家钊,驻卓圩子国民党江苏省保安第三团团长王云文,听到手榴弹爆炸声和枪声,担心伪区长卓少泉被我包围,立即一一带领队伍出动,向桃园镇赶来。

  张宗华大队长看到卓少泉已经逃走,发现岚山和卓圩子敌人向桃园赶来,立即指挥民兵先行撤退。为掩护民兵撤退和等待进桃园的便衣队员离开镇子,遂利用一个小高地和敌人对峙。敌人发现我不过一二百人,向我冲来。

  桃园镇附近的农民,为防敌人抢掠,拉着牛、驴,在民兵掩护下奋力向大李集方向跑,几条路上尘土飞扬,张宗华大队长看到大路上尘土飞扬的情景,很难分辨,感到很像我大队骑兵奔驰的样子。在敌人离我不到百米,为了让敌兵听到。张宗华大队长大声喊:“同志们,我们的骑兵来了,准备冲!”用以迷惑敌兵。

  敌人害怕埋伏,走走停停,特别是多次被我四师骑兵杀得丢盔弃甲,听到喊声说骑兵来啦,看到几条大路尘土飞扬,立即掉头逃跑,我便衣大队进行了追击。这时,我进入桃园的小队长夏端云等,押着两个俘虏,带着缴获的枪支,才从镇里出来。

  卓少泉虽然得以逃走,然而因大病初愈,被我连追带炸,出了一身冷汗。从此旧病复发,没有多久,一命呜呼。睢南的这个汉奸头子没有逃出汉奸走狗应有的下场。

  卓少泉死后,他的儿子卓佩军被睢宁日伪委任为伪区长兼保安大队长。

  卓佩军,在卓海子固守据点,力求保存实力,不敢轻易外出。

  一天,卓海子逢集,我便衣队一个小组进入集市,在集市上看到一个伪军。那个伪军身背驳壳枪,摇摇摆摆。一些人看他走过时注目,有的向他点头哈腰,我一位便衣队员紧紧盯住。原想将其活捉带回,后来他敲一老农民的竹杠,一气之下,将其击毙。事后查明,那是卓佩军的勤务兵。对此,张宗华大队长指出:我们要惩办的是祸首,不是要打一二个士兵。批评了这是感情用事,今后必须注意。

  卓佩军龟缩在据点里,勤务兵上街也被打死,更加胆战心惊。正当我研究对其采取进一步行动时,睢宁县日伪县政府以其“治安肃正不力”,将卓佩军罢免,由另一条走狗袁智臣接任伪区长兼伪保安大队大队长。

  卓佩军成了光干一条,他害怕有人找到头上算账,不久离开老窝,成了一条丧家之犬。

  曾经不可一世、极端疯狂的大恶霸卓少泉和他的犬子卓佩军,这一对父子汉奸,其可悲的下场,成为人们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