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二十四、桃李之乡 “天网恢恢”

  我解放大李集后,敌人伺机反扑,敌情报人员利用帮派骨干和吸毒人员搜集情报,进行破坏,逃离大李集的敌保三团对我袭扰。便衣队怎样配合地方党和政府巩固新建立的人民政权?

  当淮北便衣大队对大李集开展政治攻势,在睢河以北进行群众工作的时候,四师彭雪枫师长、张震参谋长率主力一部在灵北对张大路之反共军进行反击,打击了反共顽军的气焰。接着从三月初起对日伪开展春季攻势,先后攻克日伪据点51处。在泗灵睢,三月六日攻克屏山敌据点,三月十三日攻克水牛刘家敌据点,四月六日攻克朱吊桥,六月二十五日攻克敌张楼外围据点络马场、三周家,七月十二日攻克张楼敌据点。在我四师各主力部队的攻势下,大李集的日军马场大队撤逃而去,反共军段海洲三十三师驻大李集的一个团撤退到高楼,大李集镇仅驻有土顽国民党江苏保安第三团和伪大李集区署。九月十五日,在泗灵睢县委和县政府的统一指挥下,我泗灵睢独立团、便衣大队等袭击大李集,敌人狼狈逃窜,大李集镇被我解放。

  九月二十四日,中共淮北区党委负责同志邓子恢、刘瑞龙、谢邦治在给泗灵睢县委苌宗商等同志的信中指出:“李集打下后,改变了我党在睢宁南部三面受敌的局面,更加巩固了我党在泗灵睢的地位,使我路东路西的交通咽喉得到保障。因此,泗灵睢的党今天应该用大的力量经营这块新开辟的地区,巩固睢河南,发展睢河北,迅速建立桃园以东李集周围区乡政权,求得在政权上、军事活动上与邳睢铜及宿东、萧铜联成一片。”

  根据区党委指示,淮北便衣大队进驻大李集镇,配合地方党政干部,建立区乡政权。

  大李集是睢宁西南的重镇,是封建帮派的堡垒,特别是安青帮组织,人多势众,势力强大,而安青帮头头又大多被敌人特务操纵。

  当淮北便衣大队进入大李集时,当晚高唱歌曲,引起许多人观看。

  “同志们呀个个要听真,

  咱为了救人民参加了新四军;

  在家里咱本来都是老百姓,

  革命的战士不能忘本!

  革命战士不忘本,

  毛主席教导咱要爱护人民;

  鱼儿离水不能活,

  咱离开了老百姓就不能打胜仗!

  老百姓爱护咱,

  就像爱儿郎;

  咱爱护老百姓,

  如同爱爹娘!

  军和民,一条心;

  打败日本鬼,

  最后的胜利属于我们!”

  敌人在大李集的情报站头头杨文章、许绍周和安青帮头头看到便衣大队开进大李集,虽然非常惊恐,又都细心的观察便衣队的一举一动,连唱的歌也仔细听。他们偷偷进行议论,商量对策。

  他们议论说:“鱼离开水不能活,大李集都是我们的人。便衣队进入大李集,就是离开了水,他们活不成,他们在大李集站不长。”

  “便衣队过去和老百姓混在一起,是在暗处,叫我们防不胜防。他进了大李集,就变成明的,有多少人都可以看清楚。而我们的人成了暗的,就可以叫便衣队防不胜防。”

  “共产党每到一个地方都要禁止抽大烟,他就不得人心。我们比他多一件宝,想抽大烟的就离不开我们,两根枪就一定会打败共产党。”

  我便衣大队进住大李集后,敌特为稳住阵脚,大肆散布“共产党在大李集站不住脚”。我地方政府禁毒,禁赌,禁止娼妓活动,敌特就利用一些流氓进行破坏活动。敌人为显示他们的力量,甚至派人在大白天给一些商店送派款的条子,要其到敌人据点卓圩子去交款。

  在大李集到卓圩子的路上,我便衣队员在检查一个可疑人的身上查到一个条子,是老板派他到卓圩子据点去缴派款的。在大李集对店家经过一家一家调查后,查明大多收到派款条子。调查还发现有个叫杨得存的伪保长,是个大烟鬼子,不仅参于派款,而且进行派粮,并且到敌人据点去送情报。经我大李集镇公安分局查证,泗灵睢县人民政府批准,将杨得存逮捕。并于九月二十日在大李集召开群众大会,经受害市民揭发和控诉后,当即宣判处决。

  调查发现,有个叫施玉秀的商店老板,看样子文质彬彬,也是一个大烟鬼子。他开粮行,贩运粮食到敌据点,粮店里又是一些抽大烟的人抽大烟的地方。他不仅收集我军政情报,而且掩护敌情报人员活动。我李集公安分局查证后,经泗灵睢县人民政府批准,在一个逢集的日子,召开公审大会,宣判处决。

  处决了两个坏蛋,敌特和一些与敌情报人员有联系的人受到震动。群众受到鼓舞,开始建立了民兵组织。

  有个安青帮头头曾经帮助过我们,我泗灵睢人民政府苌宗商县长到大李集时,特地接见了他。他表示拥护人民政府的政策,尔后他不时地向我反映情况。

  一些和敌人曾经有过联系的帮派头头、伪保甲长,在我警告下,有的向我作了交代。

  敌情报站头头杨文章、许绍周,原住处在旗杆街。大李集解放前他们住的地方就很神秘,很少有人知道,这时也不敢呆,带上大烟土,在一些安青帮头头家里,一面躲藏,一面收集情报,四处进行活动。

  寒流袭来,寒风阵阵。便衣大队后勤人员从洪泽湖畔沿濉河用船运送棉衣而来,被敌情报人员察知。杨文章等得知我便衣大队在大李集将要发放棉衣,立即把情报派人送出。土顽国民党江苏省保三团王云文,收到情报,立即带领他的全部人马,向大李集袭来。

  王云文,原是睢南、灵北的土匪,也是当地的安青帮头头,曾在盛子瑾部队当连长。一九四零年盛子瑾南去,他所在的部队在中共党员带领下接受八路军改编,改编后当过我军参谋,对我军游击战术,特别是夜战有所了解。后来,他本性难改,离不开吃喝嫖赌,开小差逃离我军。回到睢宁,投靠国民党县长刘天展,被刘天展委任为常备大队大队长,后来又被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得勤委任为江苏保安第三团团长。他利用他的徒子徒孙,拉起了七八百人,和日伪勾结,“联合反共”,成了睢南的出名土顽。我军前后曾四次围歼,没能将其全歼。他利用他的徒子徒孙,收集情报,采用夜袭,捕捉、残杀我地方干部和民兵。

  那天傍晚,王云文带领他的队伍钻进大李集,原打算捕捉我区镇地方工作人员,可是连影子也没找到。而便衣大队因集合发放棉衣,在大李集仅留一个小队担任巡逻警戒。

  我小队长夏端云等发现敌人后,当即派队员朱俊去大队报告,并规定了联络信号。他带领小队十个人,和数百敌人在大李集周旋。

  王云文的队伍东窜西找,发现大李集内是空的,当即找到他的情报人员,得知便衣大队在镇附近,非常惊慌。有个大烟鬼子,在我小队长夏端云向朱俊交代联络信号时,躲在近处,他把偷听到的信号规定,告诉了敌人。

  便衣大队接到报告,立即停发棉衣,准备对敌反击。队员朱俊,向大队报告后,返回时经过李家词堂,与敌遭遇。敌人用我联络信号进行冒充,朱俊不幸被捕。

  大队赶到李集镇里,敌人已经逃去。见到夏端云等,得知朱俊未回。后来在李家词堂附近一个洼地,发现我队员朱俊已经牺牲。朱俊同志两手鲜血淋淋,脖子上有深深的手印,显然和敌人进行了激烈搏斗。

  王云文杀我便衣队一人,为防报复,回到卓圩子据点,严加防范。而我便衣大队则认真的总结经验教训,在大李集及其周围全力进行群众工作,分成四十多个工作组,和县政府派来的工作队员一起,一户一户,一村一村发动群众。在大李集,争取安青帮的人、一般商人,同时对安青帮头头和保甲长进行教育。

  一些伪保长多是有钱有势的人家,或在有钱人操纵之下。有的保长是从上辈继承下来的,甚至有干了四五代的”继承制”。有个老保长非常圆滑,很会应酬。他只看势力,不讲良心,我镇人民政府三令五申,对他一再教育,他听不进,还是按照敌人派人送来的条子,为敌人筹粮筹款。根据群众的揭发,我便衣队工作组找到他家里,拿出《边区政府惩治汉奸暂行条例》,要他看,叫他对照,别的什么话也不说。这一下他慌了爪子,知道我便衣队已经了解他,当即双蹄下跪,连连磕头,哆哆嗦嗦的说:“我该死,我交代,求新四军宽大……”尔后,他在群众大会上作了交代。

  经过耐心的群众工作,大李集及其周围村庄先后组织成立了农救会、妇救会、儿童团。在群众的揭发检举下,敌情报人员一个个被清查出来。

  有个安青帮头头,也是大烟鬼子,和杨文章称兄道弟,打得火热。这时杨文章住在他家里,开始时他热情款待,可是过了几天,担心身家性命受牵连。在我便衣队员找他谈话时,他马上作了交代。敌情报站头头杨文章被我逮捕。许绍周,在大李集进进出出。今天在这个安青帮头头家里住,过一天在另一个人家住。后来也是他躲藏那一家的那个安青帮头头向我工作组作了报告,许绍周被我逮捕。杨文章、许绍周,经我大李集公安分局审理,经县人民政府批准,在大李集一个逢集的日子,我镇人民政府召开公审大会,经过公审,宣判死刑,当即执行。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残害抗日军民的罪犯一个个落网。睢南桃李之乡,群众莫不拍手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