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三、进出泗阳城 斗敌探

  日寇在我根据地设坐探,建立情报网,对我频繁扫荡。和敌探斗争成为便衣队的一个重要任务。便衣队在泗阳城内外是怎样和敌探斗争的?

  边区行署保安处《紧急通令》下达后,淮泗地方党政领导,对便衣队更加重视。淮泗便衣队受到极大鼓舞,频频向泗阳城附近活动。

  日寇为扑灭淮泗地区的抗日斗争烈火,在一些地方设坐探,建成情报网。淮泗便衣队和淮泗独立大队在泗阳城附近的活动,使日伪非常惊恐,因而千方百计加强其情报活动。和敌人暗探作斗争,已经成为便衣队重要任务。

  便衣队在李口一带活动,每到一村就严密“封锁消息”,并频频移防。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袭击和围剿,都没有得逞。一天陈世锦同志在和王玉明同志交谈时说:“每当我们离开一个地方,接着敌人就跟上来了。这说明我们每到一个地方规定“只准进,不准出”,封锁了消息,敌人得不到情报。而我们离开以后,可能有人送去了情报,他就找来了。那么,我们必须依靠地方干部和群众,观察在我们移防后,有没有人外出?”王玉明听了,认为很必要,并提出要带少数队员在附近观察。一是看看有没有人外出;二是观察敌人的动静。经过多次这样的行动,发现了一些嫌疑分子。在各区、乡人民政府的调查和群众的监视下,一些和敌伪人员有联系的人被一一发现。其中,有一个家住房咀圩子的女青年,每当我到房咀圩子驻防,她表现得非常殷勤,而后却又很快的离开家去走亲戚。本来走亲戚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都是在我来驻防或我离开后。而她走亲戚后敌人又往往很快的赶来。

  这个女青年对我地方干部非常热情,人都称其为“房大姑娘”。只是过于泼辣,甚至主动找个别地方干部谈恋爱。这在当时来说,可以看成她对抗日干部有好感,所以一些同志不以为然。经过多方调查,却发现她和日伪泗阳警察局一个人非亲非故,关系密切,并且经常去城里和那个伪警察见面。

  为了查清一些可疑人的面目,淮泗便衣队除向县公安局请示报告,请有关单位内查外调外,采取在敌据点附近捕捉敌伪人员,送公安部门审查,以便从中查明敌人情报人员的活动情况。当时发现敌人警察局的人活动比较嚣张,为了捕捉敌人警察,陈世锦和王玉明研究后,决定进泗阳城相机捕俘。但考虑到在城里行动,一旦被敌人发觉,难出城门,为求稳妥,决定先看地形,弄清情况。

  入冬后的一天,王玉明副队长带班长刘彪等少数队员进城侦察。

  大约是早饭后的时间,王玉明等和进城的行人一起,从南门进入城里。在大街上碰到一个个敌伪人员,没有发现伪警察人员,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因而只是四处察看。

  刘彪是城附近黄圩子人,泗阳城是他小时候卖油条常到的地方。刚才进城时他还有点紧张,进城后看到一切如常,也就胆大起来。他紧紧地跟在王玉明身边,到达十字街口时,看见两个伪税警端着枪,对着一老一少大叫:“老子毙了你!”

  这一声引起街市上的人一齐观望。观望归观望,人们并不紧张,因为这在那些敌伪军来说是家常话。就是开枪打死人,也是常有的事。刘彪离开多年,紧张地观看。

  看到那老少身旁有个推车,车上堆了一些猪肉。老人向伪税警恳求:“老总,实在还没卖一斤,你打死了我也没有钱交税啊!”

  刘彪向王玉明说:“是收猪头税的税警。”说过以后,刘彪离开王玉明,一步一步走了过去。走到伪税警跟前,压底声音说:“老总,你就开开恩吧!等他卖了肉再交税,反正他也走不了!”他怕伪税警乱来,帮卖猪肉的老人求情。刘彪小时候常看到帮人求情的事,可是这时已非当年。

  那个伪税警面对刘彪瞪了一眼,接着把枪口一转,正对刘彪,大声说:“你干什么的?要你管闲事。你活够了!”“大概你跟他是一个村的,那你帮他交税,拿钱!”

  刘彪个性倔强,这时沉不住气了。别看他个子不高,他一把抓住伪税警的枪口,用力一拉,把伪税警连人带枪拉了过来,顺势提脚狠狠地踢了过去。这完全出乎伪税警的意外。踢得伪税警丢下枪,倒在地下。另一个伪税警在一旁看到大叫:“你造反啦!吃了豹子胆!”话刚落音,被刚刚挤过来的我队员小张一把抓住。伪税警在小张面前拼命挣扎,丢下步枪,拔腿就跑。被刘彪踢倒在地的伪税警,爬起来扭打,被王玉明三拳两脚打死在地。

  街上的人,当即大乱。王玉明等同志很快的把伪税警的枪拣起,把枪栓取下别在腰里,丢下步枪,随人群向南门跑去。南门的伪军岗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大叫“不准乱跑!”,可是人们还是争先恐后地往城外跑。王玉明等同志刚刚出城,伪岗哨关上了城门。

  回来的路上,王玉明批评刘彪“沉不住气”,刘彪也作了自我批评:“他枪口对住我,我也就……”。王玉明又感到得益不小,回到驻地,他对陈世锦同志说:“可以在城里捕俘,只是进出城门要留心。”

  便衣队在泗阳城附近,连续捕俘,使敌人十分恐慌,敌人情报活动也更加隐蔽。

  县区公安人员内查外调,当地群众也配合对一些嫌疑分子加以监视。那时从一个俘虏口供中得知在城里一个茶馆是个联络点。陈世锦和王玉明研究决定,进泗阳城,从茶馆里抓敌联络人员,以查明情况。

  深冬之时,雪后放晴,大地一片白茫茫。这天拂晓,王玉明带领刘春涛、傅锦、赵公正、等六名队员进城。陈世锦带领步枪班在城南一个松林隐蔽,准备接应。

  王玉明带领便衣队员分散行走,和进城的行人相伴顺利地进了城。进城后,傅锦和赵公正按预先的计划找到那个茶馆。

  傅锦入伍前是我党泗阳城厢支部的秘密党员,对泗阳城非常熟悉。赵公正等都是原武工队的队员,对泗阳几个茶馆的地点熟知,甚至对店老板也能认得出来,因而很快发现了一个在茶馆里喝茶的便衣警察。

  王玉明带刘春涛等守住茶馆店门,赵公正和傅锦走到伪警察身旁坐下,赵公正右手握住的驳壳枪,仅仅露了露枪口,那个伪警察就吓得面无血色。问了一下情况,觉得不便久留,当即准备将他带出。

  正要动身之时,刘春涛快步走了进来,轻声说:“不能动。”“在附近有一群伪军挨家搜查而来,并且见人先搜身。”我队员个个身上带枪,搜身必然暴露。王玉明指挥队员一齐进入茶馆里,向伪警察说了一句:“老实点,我就放了你!”伪警察连连点头,满口应允。说后王玉明带领队员一一从茶馆后门走出,并迅速地走向南城门,走出了城。

  敌人从伪警察口中,得知从茶馆后门走向南门的是我便衣队,当即带了两条警犬,紧追而来。陈世锦带领步枪班,在松林边突然一齐开枪,进行掩护。敌人弄不清我的兵力,被迫返回城里。

  日寇特务十分狡猾,他在泗阳城里确实建立了联络点,那个茶馆还不是唯一的联络点,而且是比较公开的一个,所以知道的人比较多。而秘密联络点,却很少有人知道。但是由于我便衣队频频活动,我地方政府和群众地严密控制,敌人又迫不及待地需要情报,这就迫使敌人派出人员收集情报。这样,我淮泗公安局查获了敌泗阳警察局的密探长周广友,并破获了其联络的十多个坐探。其中有女特务房玉堂、陶国华,被我一一拘捕。经查明,其负责人是王玉仁,并发现敌人的秘密联络点在泗阳东关泗阳小学内。

  王玉仁,外号叫王三麻子,原是泗阳小学校长。他和伪泗阳县县长陈胜儒[原国民党泗阳县政府教育局长]是老关系。在陈胜儒的推荐下,王玉仁被委任为伪泗阳县警察局特高股长。王玉仁也知道当汉奸没有面子,然而陈胜儒非常照顾他,而且日寇也需要秘密活动人员。这样王玉仁公开身份仍是泗阳小学校长。并利用东关王家词堂——泗阳小学原址作为他的一个秘密联络点。

  春节前的一个夜晚,淮泗便衣队在县公安局许宴波同志带领下,进入泗阳东关,在泗阳小学———王家词堂外,将王玉仁逮捕,带回根据地。这次行动敌人毫无察觉。

  在淮泗公安局的领导下,日寇精心豢养的特高股长、密探长,以及在罗圩子、李口、南新集、黄咀子、姚圩子等十余名坐探被我一一破获。鬼子情报失灵,我地方武装频频出击,抗日根据地向泗阳城郊迅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