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十七、初进泗灵睢 白天拔除大庙据点

  在泗灵睢根据地处于困难之时,淮北便衣大队大队长张宗华,带五个小队进入泗灵睢,首战在大白天拔除敌一新建据点。并当即释放俘虏,扩大了我便衣队的声威。

  1943年春天,为巩固和发展泗(泗县)灵(灵壁)睢(睢宁)根据地,粉碎日伪和国民党反共军(通称顽军)的进攻和“蚕食”,四师师长兼淮北军区司令员彭雪枫,政委邓子恢决定,派淮北便衣大队去泗灵睢,配合泗灵睢县人民政府巩固和发展根据地。

  邓子恢政委指出:“坚持根据地,必须把地方部队的就地纠缠(不让他前进),主力的机动突击(打击其跃进部队),与便衣武装的深入敌后或围攻敌据点(使其寝食不安自顾不暇)三者结合起来。”

  淮北便衣大队大队长张宗华,带队向泗灵睢进发。泗灵睢是江苏睢宁县和安徽泗县、灵壁县两省三县的边界,沿濉河两岸,周围敌军原来属于日寇十七师团指挥,后换防为六十五师团,但属于两个系统。灵泗两县属于宿县敌指挥,睢宁的属于徐州敌直接指挥。周围敌人主要据点有:泗县、睢宁、灵壁、张大路、桃园、河崖徐、大李集。日寇主要是维持几条交通线。在对面的控制上主要利用土霸王、土匪、地痞、流氓所组成的伪军组织。苏皖两省土顽在这里都有社会基础,有武装和政权,成为反共军向我进攻的主要力量,也是日寇汉奸利用的主要力量。

  从1939年八路军、新四军进入黄淮起,在濉河两岸,我军无数干部战士、共产党员、爱国人士,抛头颅,洒热血,前扑后继,为解放泗灵睢,进行了多年斗争。八路军苏鲁豫支队及所属胡田大队,江华同志率领的苏皖纵队,钟辉同志率领的陇海南进支队,张爱萍同志率领的新四军六支队四总队,都曾在濉河岸上消灭了大量的日伪军。1941年5月,韦国清同志率九旅一部,进入泗灵睢,拔除了许多日伪据点。1941年10月,四师参谋长张震率四师骑兵团,在泗县西北、灵壁北,歼灭了曹圩子、小朱集、冯庙之伪军保安团队。日寇为保住濉河防线,一次次卷土重来。并利用国民党反共军,妄图联合建立所谓“反共长廊”。

  1942年初,韦国清同志率九旅一部,再次进入泗灵睢,歼灭了同日伪勾结的国民党反共军第四支队及大批土顽。

  1942年5月4日,泗灵睢县人民政府在异姓张庄成立。县政府成立后,敌伪拼命反扑,斗争异常激烈。

  濉河岸上,桃花盛开。淮北便衣大队大队长张宗华,率领大队直属五个小队,共六十余人。到达泗灵睢后,在县委书记李任之、县长狄克东领导下,同县政府机关、独立大队一起行动。

  狄克东县长在向张宗华介绍情况中说:“敌人在大王庙新建一个据点,修建了炮楼圩壕,里面新设一个联保办事处,有伪军三十多人驻守。企图割断我南北交通,向我边沿区村庄征粮派款,进行袭扰。我们考虑叫县独立大队进行夜袭,将其拔除。但因敌人夜间戒备比较严,需要选好时机。”

  张宗华听后当即提出:“敌人夜间戒备严,看来害怕我夜袭,而且夜间进炮楼不易。我们便衣队刚到,敌人尚未察觉,让我侦察一下,如果白天好打,那就白天打。”张宗华派人进行侦察后,向狄县长作了汇报,说:“敌人据点建立不久,立足未稳;夜间四面戒备,白天比较麻痹。”提出:“由我带人白天去打。”李书记、狄县长对便衣大队刚到不久,认为需要熟悉情况。对白天拔据点,也有些担心,可是面对张宗华这位老红军的坚决要求,还是同意白天去打。

  濉河两岸人民十分贫穷,在青黄不接之时,人民生活更是困难。然而在伪区乡队的强迫下,伪保长把农民仅有的一点粮食凑起来,向大王庙伪联保办事处送。淮北便衣大队当时在濉河南住,为了迷惑敌人而到敌据点背后往回走。这天夜间经过夜行军,从濉河南到达灵北杏山附近。张宗华同志带少数队员,于早饭后南行,使敌人认为是他们自己的人,以免据点敌人察觉。经前后赵家,又走了七八华里,将近中午时到达大庙附近,敌人毫无察觉。大庙圩壕有水,圩门有吊桥和壕外相通,圩子里有大炮楼、小炮楼,炮楼旁有两排营房。

  张宗华在敌据点外观察,看到敌人据点里冷冷清清,估计可能是敌人夜间加强戒备,中午在睡觉。当发现圩门里岗哨没精打采的在哨位上坐着,立即向队员示意进据点。

  小队长石广传观察了一下,看到有个穿大褂的走过吊桥,哨兵连看也不看,立即旁若无事的走上吊桥,迅速的走到圩门口,走到岗哨面前。当敌人岗哨抬头看时,石广传猛扑上去,一把把岗哨抓住。张大队长带张文斌,方成来等十余队员迅速地冲进圩子。石广传把俘虏的岗哨交给跟上的队员,迅速地向炮楼冲去。

  石广传进入大炮楼,炮楼里有一张床,床上睡有一个人。这个人听见动静,睁眼看见石广传快速走来,现出吃惊的样子,立即伸手向床头上摸,被石广传一把抓住领子。他惊慌的把床头上的短枪弄掉到床下,伸手到床下拿,他那只手被石广传用脚踩住。张文斌刚进炮楼门也看到了床上的人,急忙举枪对住床上那个人,又怕误伤石广传,对空打了一枪,以示警告。在石广传三拳两脚之下,那个人被制服。后经查证,他就是联保办事处主任。

  在张宗华大队长指挥下,我便衣队员分别进入南北两排房子,并进入另一个炮楼。在房子里的乡丁、乡队有三十多人,都在睡觉。刚才响了一枪,他们似乎没有听见。

  “我们是新四军,老老实实起来,不准乱动!”一位队员大声说。

  伪乡丁和乡队的人被喊醒,有的吃惊的发呆,有的眼也不睁的说:“别瞎说嘛!晚上忙乎了一夜,行行好吧!”还想睡下去。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天晚上除了一些人下乡摧缴粮款外,其余人为防我夜袭而彻夜戒备。

  伪乡队枪支被我一一收缴,乡队全部人被我勒令在大院集合。张宗华同志考虑到政治攻势的需要,通过这批俘虏宣传扩大我便衣队的影响,并考虑白天在敌占据点中带这么多俘虏行动的困难,决定只将联保办事处主任一人带走。当即讲话说:

  “我们新四军的俘虏政策是缴枪不杀,说一不二。我们要抓的是头头,是联保办事处主任。对你们,通通放你们回家,以后不准再干,不然就饶不了你们。我们便衣队要抓谁,谁也跑不掉!”

  说完,指挥队员带着联保办事处主任,背走缴获的枪支弹药。伪乡队三十多人一动也不动,看着我十多位便衣战士离开大庙圩子而去。

  便衣队离开大庙三里多路后,张大路敌据点才响起了枪炮声。

  回到濉河南岸,张宗华同志向李任之书记和狄克东县长作了汇报,李书记、狄县长听了非常高兴。狄县长说:“打的好,只是没有把炮楼烧掉,有点美中不足。”张宗华同志认为狄县长讲的有道理,当晚又带少数队员前去大庙圩子附近观察,发现圩子里空荡荡的,于是带队员又一次进入大庙圩子,放火烧了炮楼和两排房子,而后返回濉河南岸。

  事后得知,被我释放的伪乡队人员,我离开后当即散伙回家。他们回到家,见人就讲便衣队如何如何厉害,又确实实行缴枪不杀,还马上释放。抓回的联保办事处主任,经过教育,他一再表示悔过,后经狄县长批准,予以宽大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