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中俄边界的勘界立标工作及其曲折

  边界问题是中俄关系中的一个重大问题。作为具有数千公里漫长共同边界的邻邦,在中俄(苏)两国交往三百多年的历史中,曾由于边界问题发生多次的争端和冲突。它是长期影响两国关系的一个敏感因素,也是严重困扰历届中国政府多年的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公正、合理地以法律形式彻底解决边界问题,是确保中俄两国真正成为友好和睦邻邦的一个基本条件。1991年底中俄建交后,两国政府都十分重视这一问题,并在已经签署的中苏边界协定基础上进一步抓紧落实,终于在20世纪结束前完成勘界立标工作,按期完成了任务。对于剩余的个别问题双方继续举行了认真的谈判,并决心在不久的将来彻底圆满地解决这一问题。

  1991年5月,在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应邀对苏联进行正式访问期间,中苏两国外长在莫斯科签署了《中苏国界东段协定》。1992年2月13日,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批准了这一协定。2月24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了这一协定。3月16日,中俄两国外长在北京互换了协定批准书,中苏国界东段协定从此开始生效。

  中俄国界东段的勘界立标工作随即展开。1992年2月、4月,中俄边界东段勘界专家组曾分别在莫斯科、北京开会,协商勘界的原则、分工及方法,并达成一致意见;6月29日—7月9日,中俄联合勘界委员会在莫斯科举行第一次会议,中方首席代表为外交部国际条约法律司司长孙林,俄方首席代表为俄罗斯外交部大使吉列耶夫。经过会谈,双方签署了《中俄联合勘界委员会条例》及有关文件和细则。9月,中俄联合勘界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会上,双方就勘界的组织实施、技术方案及勘界文件等问题进行了讨论。12月11—21日,中俄勘界专家组在哈尔滨开会,就树立界桩、水文测量、1993年实地勘界前的准备工作等问题达成协议并签署了会议纪要。

  中俄国界东段的实地勘界立标工作于1993年春开始。1993年6月25日—7月5日,中俄联合勘界委员会在莫斯科举行了第三次会议,双方就勘界的组织实施等问题交换了意见,讨论并解决了4月以来中俄国界东段勘界作业中的一系列问题。12月15—27日,中俄联合勘界委员会在北京举行了第四次会议。会议总结了1993年的联合勘界工作,制定了1994年勘界工作计划,并就勘界中需要解决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讨论。

  中俄国界东段的勘界立标工作在实施过程中曾经遇到一些困难和阻力。这主要是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地方政府领导人对中苏国界东段协定提出了异议。因为根据这一协定,按边界河流以主航道中心线划分边界的国际法原则,黑龙江、乌苏里江上将有一些原有争议的岛屿要划归中国。另外,大约1500公顷的现在俄罗斯管辖下的土地也应划归中国。其中兴凯区120公顷,乌苏里区960公顷,哈桑区330公顷。协定还规定中国船只可以在哈巴罗夫斯克附近的黑瞎子岛两侧的江面自由航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一些行政领导人认为在中苏协定中俄罗斯对中国做出了不合理的让步,认为由于把这片土地划给中国,中国就将拥有图们江的两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地段,使中国得到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这将给滨海边疆区造成危险的经济后果。哈桑区有在1938年日苏哈桑湖战斗中牺牲的俄罗斯军人的烈士陵园,按新的边界将使它们划归中国管辖,这对俄罗斯人来说感情上接受不了。对于中国船只自由经过哈巴罗夫斯克市的规定他们也表示愤怒。因此,俄罗斯远东地区的领导人多次公开发表言论反对中苏国界东段协定中的有关内容,建议俄罗斯外交部探求维持边界现状的一切可能的办法,甚至有人上书俄罗斯议会,要求修改或废除这一协定。

  对俄罗斯方面出现的这种不利于落实中苏边界协定的言论,中国方面十分关注,但采取了克制的态度。俄罗斯政府关于履行这一协定的有关规定的立场是坚定的,并积极地开展工作以化解阻力克服困难。

  勘界工作中出现阻力后,1993年7月,参加中俄联合勘界委员会的俄方代表团表示,他们愿向当地人民作解释工作。10月初,俄罗斯外交部中国司司长谢洛格维诺夫表示,边界问题完全由俄中央政府负责。俄中央政府将从国际法角度对地方政府和人民进行说服工作。【台:《中国时报》1993年10月12日。】1994年1月11日,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帕诺夫在上任后第一次向记者发表谈话时指出,某些人士,尤其是远东的人士在报刊上发表的言论是站不住脚的。即使做出让步,那也具有双方的、相互的性质。1月下旬,俄罗斯外长科济列夫访华前在莫斯科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要求重新审查1991年的中苏国界东段协定是“没有道理的”。科济列夫途中又前往布拉戈维申斯克(海兰泡)参加了俄罗斯远东地区行政机构领导人在这里举行的地区性会议,并作了重要发言。科济列夫强调俄罗斯发展对华友好关系的重要性,并指出,有人说要分出一部分俄罗斯领土给中国,“这不符合事实”【《参考资料》1994年1月28日。】。

  1994年5月,俄罗斯外交部官员在对记者发表谈话时表示,报刊上刊登的关于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行政长官声明废除关于中俄东段边界协定的消息使他们不安。外交部官员指出,1991年的协定是公正的,其依据是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其中包括关于在通航的河流按主航道中心线,而在不通航的河流按照河流中心线或主要支流中心线划定边界的原则。外交部官员特别强调说,阿穆尔河(即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沿岸的岛屿在历史上从未按条约秩序在俄中之间分割过。一些岛屿的具体归属将在目前进行的划界过程中加以确定。他还表示外交部官员无论如何不能赞同哈巴罗夫斯克行政长官对中国船只经过哈巴罗夫斯克地区时的激愤心情,认为外国船只顺道进入俄国港口或领水,这是平常的做法【俄:《消息报》1994年5月17日。】。

  在此基础上,1994年7月11—21日,中俄联合勘界委员会在莫斯科举行第五次会议。双方总结了1994年上半年的勘界工作,并就勘界工作中需要解决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讨论。双方重申勘界工作应严格遵守1991年5月16日的《中苏国界东段协定》。

  1994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问俄罗斯与叶利钦总统举行会谈时,双方讨论了在东段边界勘界立标过程中面临的问题。随后两国元首在签署的《中俄联合声明》中宣布:严格遵守中俄国界协定,公正合理地解决遗留的边界问题,按期完成勘界立标工作,巩固两国边境地区友好、睦邻、相互信任与合作的局面。【《人民日报》1994年9月4日。】

  1995年3月1日,俄罗斯外长科济列夫在访华期间与钱其琛外长会谈时表示,在俄中边界问题上,只有俄联邦政府有权决策并执行这种决策。两国已经签署并经议会批准的俄中国界东段协定及俄方对协定所承担的庄严义务是不能动摇的。俄方将坚定不移地执行这一协定。钱其琛外长对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将信守1991年签订的中俄国界东段协定的声明表示欢迎,相信俄罗斯作为一个统一的国家,一定能严格执行两国已签订并已生效的协定,希望双方共同努力早日完成勘界立标工作【《人民日报》1995年3月2日。】。3月,俄罗斯议会举行关于俄中边界问题的听证会后,确认1991年签署的中苏国界东段协定,并确认协定不容修改。5月9日,叶利钦总统在与赴莫斯科出席俄罗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庆典活动的江泽民主席会晤时表示,两国已经签署的边界条约是神圣不可改变的,要排除各种干扰,坚决加以执行。6月,李鹏总理访问俄罗斯时与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理切尔诺梅尔金会谈中讨论了这一问题。双方重申将恪守1991年中俄国界东段协定,强调愿在规定期限内完成勘界工作,并尽快着手就勘界后划归另一方的中俄边界个别地段进行共同经济利用的框架协议举行谈判。

  为促进和保证勘界工作的顺利进行,1996年2月22日,叶利钦总统签署了关于完成俄中东段边界勘界工作措施的命令。命令要求俄中联合勘界委员会的俄方代表团严格根据1991年苏中东段边界协定完成东段边界的标定工作;要求滨海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犹太自治州、阿穆尔州和赤塔州的行政首脑尽力协助联邦执行权力机构和俄罗斯代表团实施和完成勘界工作,并对居民进行关于勘界的必要性和前景的积极的解释工作。【《人民日报》1996年2月24日。】4月11日,叶利钦总统又颁布了《关于加快俄中边界的勘界工作命令》。4月25日,叶利钦总统在访华期间与江泽民主席签署的《中俄联合声明》中再次就勘界工作表明立场。声明说“双方表示,严格遵守1991年5月16日签署的《中苏国界东段协定》和1994年9月3日签署的《中俄国界西段协定》”,“双方决心尽快完成上述两协定规定的勘界立标工作”。【《人民日报》1996年4月26日。】1997年7月18日—8月5日、9月16—29日,中俄联合勘界委员会在北京举行了第七次会议,中俄两国边界东段勘界的所有问题得到解决。1997年11月,东段边界的勘界工作完成,大约4280公里的边界在两国关系史上首次在实地得到准确标示。

  相对来说,中俄边界西段问题的解决要容易和顺利得多。在苏联解体前的中苏边界谈判中已开始涉及西段边界的问题。在1988年10月中苏举行的第三轮边界谈判中,双方讨论了西段边界问题,商定成立西段工作小组。1989年中苏举行了两次中苏边界谈判西段工作小组会议。双方还开始对西段边界进行联合航摄。苏联解体后,原中苏边界西段分成四部分:其中中俄边界全长55公里,中哈边界全长1700多公里,中吉边界全长1000多公里,中塔边界全长400多公里。起初,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不承认与中国存在边界争议问题,拒绝与中国进行边界谈判。为了使原中苏间已进行的谈判能继续下去,中国希望俄罗斯给予协助。经过俄罗斯方面的疏通,1992年9月8日,俄、哈、吉、塔四国代表在明斯克签署了四国组织与中国进行边界谈判的联合代表团的协议。10月24日,由俄罗斯副外长库纳泽率领的四国政府联合代表团在北京与以副外长田曾佩为团长的中国政府代表团举行了谈判。经过谈判,双方确认了原中苏边界谈判中已商定的解决边界问题的原则和就边界线走向已达成的协议,同意继续通过谈判解决遗留的边界问题,商定从1993年初开始草拟相应的边界协定和继续讨论尚未协商一致的边界地段。

  1993年4月,中国同俄、哈、吉、塔四国政府联合代表团边界协定起草工作小组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举行第二次会议。双方协商了协定中的某些共同条款,完成了中俄西段边界以及中哈部分地区边界线走向的文字叙述工作。1994年6月,中国同四国政府联合代表团边界协定起草工作小组在北京举行会议。双方就中俄国界西段边界线走向的叙述达成了一致意见,完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西段的协定》的起草工作。1994年9月3日,在江泽民主席访问俄罗斯时,中俄两国外长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莫斯科正式签署了《中俄国界西段协定》。1994年12月29日,根据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的决议,国家主席江泽民签署了关于中俄国界西段协定的批准书。1995年6月23日,俄罗斯联邦联邦会议国家杜马批准了这一协定。7月5日,俄罗斯联邦联邦会议联邦委员会同意了这一批准。10月17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德广和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寿在北京互换了两国关于中俄国界西段的协定的批准书。中俄国界西段协定从即日起生效。

  随后两国开始了西段边界的勘界立标工作。1996年1月24—31日,以中国外交部条法司司长陈士球为首的中方代表团与俄罗斯外交部大使吉列耶夫为首的俄方代表团在北京举行中俄国界西段勘界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双方签署了会议纪要。在1997年11月—12月中俄联合勘界委员会在莫斯科举行工作会晤期间,俄方通报中方说,中俄国界西段勘界委员会俄方代表团已由议会批准成立,建议双方在1998年第一季度开始西段勘界工作。1998年11月,中俄边界西段勘界工作野外作业结束。

  中俄东、西两段边界的实际勘界工作相继完成后,1999年3月25日—4月8日,中俄联合勘界委员会在莫斯科举行第八次会议。通过协商双方草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段的叙述议定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西段的叙述议定书》及其附件。12月9日,在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作为总统最后一次访华与江泽民主席会晤期间,中俄两国外长正式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段的叙述议定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西段的叙述议定书》及其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