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黑龙江省与俄罗斯边境贸易的曲折发展

  对于此时中俄两国的边境贸易来说,真可谓是乐极生悲。两国边境贸易在迅速发展的过程中,隐藏着危机。到1993底,问题很快就暴露出来了。这年下半年,随着中俄两国国内经济政策的调整和经济状况的变化,两国的边境贸易冷了下来。当年上半年,各口岸边贸无论进口什么货物都有人买,且利润惊人;到了下半年所有货物几乎全都滞销,商品价格普遍下跌,许多公司陷入困境。靠同中国搞贸易起家的俄罗斯企业也受到株连,多数公司反盈为亏,债台高筑,从此一蹶不振,一些公司无法继续经营,宣告破产,欠下中国公司的债务也就成了难以追回的顺差。

  这以后的几年中,各口岸的过货量急剧下降。和1992年黑龙江边贸最红火的时候相比,1996年各口岸进出口货物几乎减少了一半,有的口岸甚至减少三分之二。过货量下降的同时,进出口商品的结构也发生了变化。在绥芬河口岸,从俄罗斯驶来的整列火车装的大都是木材、化肥和废钢等;出口的货物主要是水果、蔬菜、罐头食品、部分建材。中国传统的出口商品——轻工纺织品一般通过小贩子(或称“国际倒爷”)以旅游形式用大包背过境去卖。

  边贸萎缩的具体原因,从中国方面来看,压缩基本建设规模影响了原材料和机械设备从俄罗斯的进口。中国物资市场价格一直偏低,使从俄罗斯进口的大宗货物无利可图。以木材为例,在口岸仓库,落叶松大径圆木的价格每立方米才300元左右,根本不赚钱。

  从俄罗斯方面看,原苏联的解体打乱了原有的生产机制,生产能力急剧下降。由于某些产品的个别部件或原料要从独联体的其他国家进口,致使商品成本提高,价格上涨。有些机械设备进口到我国尚未售出,又被俄方公司买了回去,因为俄罗斯国内市场的价格几年来已上涨了2—3倍。

  此外,中国商品大量涌入俄罗斯市场,许多人和企业因此致富。但是,开线的运动衣,飞毛的羽绒服,穿不了一周就露脚趾头的旅游鞋,使中国货在俄罗斯人的心目中成了劣质产品的代名词。这也是导致边贸萎缩的重要原因。在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中国货只能在集市上靠价格优势参与竞争,竞争力较弱。

  针对中俄边境贸易的波动和滑坡,黑龙江省以及该省的一些边境市县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扭转这种不利的局面。

  首先是把好出口商品质量关。在1992—1993年的边贸大发展中,国内一些伪劣产品流入俄罗斯市场,引起了俄方的不满,造成商品质量信誉下降,进而影响边贸的进行。为此,黑龙江省政府强调,要努力提高出口商品档次,严把出口商品的质量关,绝不能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同时采取了一系列具体措施:一是培训联检人员,树立质量是边贸生命线的意识;二是加强民贸市场的管理,如发现有伪劣假冒商品与俄方边民交换的,处以重罚,甚至取消交易资格;三是严把货源关,对查出来的伪劣假冒商品予以就地销毁。同时,还针对俄方市场需求,组织货源时不断提高商品档次。

  其次,对边贸程序进行整顿。除了把好商品质量关外,黑龙江省边贸管理局对委托代理公司过多过滥的状况予以清理整顿。到1994年5月时,有3800多家公司被取消了委托代理资格,还有2400多家正在清理中。通过这一整顿,边贸公司的信誉程度大大提高,边贸秩序得到了好转。

  再次,提高经贸合作水平,从易货贸易向广泛的经济技术合作发展,实施沿边开放的战略升级。黑龙江省边贸管理局建立了以开拓俄罗斯等东欧国家及周边国家市场为主要目标的黑龙江海外经贸集团公司。一些边贸公司也纷纷把触角伸向捷克、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等国,还有的主动与南方企业、香港和日本、韩国等客商联手,使资金、技术、劳动力与资源优势互补,增强实力,共同开拓俄罗斯市场。

  经过上述整顿,黑龙江与俄罗斯的边贸状况大为改善。一度清冷的边境贸易,从1995年下半年开始又开始恢复。在绥芬河市的国际列车检票处,每天都有一些身材高大的俄罗斯人手拎、身背、肩扛着几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把中国的服装和其他轻工产品运到俄罗斯去。从事俄中边贸多年的俄罗斯妇女柳德米拉感叹地说:“边境贸易形势近年来变化太大了。1991年边贸刚开始,大家蜂拥而至,见货就买,有的商品出现了质量问题。而现在,我穿的羽绒服、毛衣、内衣、裤子、皮鞋都是中国货,哈拉绍(很好!)”。

  为了改善边贸条件,黑龙江省对一些边境城市加强了基础设施建设,建起了“国际联检厅”,并使用计算机处理业务,过境客商只需几分钟就可办完手续。其他如城市道路、交通、通讯等设施也大大改善。仅绥芬河市,铁路口岸过境能力由前几年的300万吨提高到600万吨,过客能力由60万人(次)提高到100万人(次)。

  为了促进中俄边境贸易由易货贸易向现汇贸易的标准化转变,中国银行在莫斯科设立分行,在远东的哈巴罗夫斯克设立了办事处。俄罗斯商业银行也正着手在北京设立办事处。这一措施大大方便了中俄边贸企业间的信用证贸易,同时也避免了违约事件的发生。

  随着边境贸易商品质量和档次的提高,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的逐步完善,黑龙江与俄罗斯的贸易方式越来越规范,双方贸易正在健康有序的轨道上得到进一步发展和扩大。

  1996年4月下旬,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访华,中俄两国关系由过去的建设性伙伴关系上升为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这为黑龙江省开展和扩大对俄经贸合作创造了新的机遇。根据1996年4月25日两国签署的《中俄联合声明》规定,双方把两国边境和地区之间的往来与合作看作中俄睦邻友好、互利合作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双方愿意进一步共同努力,使这种往来与合作获得国家的支持并继续朝着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上述规定进一步提高了黑龙江省对俄经贸和合作在两国整体关系中的地位和作用,使其更加引起中俄两国政府的关注和重视。

  经过中俄双方的共同努力,到上个世纪90年代末,中俄两国的边境又重现繁忙景象。双方边境线上的城市重新出现了修建房子的鹰架,海关处再度排起了长龙,中俄双语广告牌举目可见。来自上海和浙江的商人正用刚学会的简单俄语同对岸来的商人讨价还价。导游们举着黄色小旗招呼游客。25岁的导游付可佳说:“到对方国家访问的中俄游客都在增长。我们比以前忙多了。”

  位于江中著名的大黑河岛上彩旗飞扬,通往大黑河岛的长桥上人来人往,欢声笑语。新落成的黑河市大黑河岛国际商品贸易城气势恢弘,迎接着来自天南海北的中外嘉宾与客商。国际商贸城内人群熙来攘往,金发碧眼、黑发黑眼的人们在国贸城里往来穿行,有政府代表团前来考察的,有商业代表团前来洽谈的,更有许多前来购物的俄罗斯人。在国贸城开业的第二天,山东代表团带来的商品早已被抢购一空。而俄罗斯人对此次商品展销异常兴奋,不仅许多州、市的代表团前来寻求合作,更有众多俄罗斯企业人士与中国企业签订了大批贸易合同。

  小小的大黑河岛上的红火贸易景象,只是中俄边境贸易全面复苏的一个缩影。不仅俄罗斯人到黑河来谋求市场,中国人也早已跨出国门进入了俄罗斯市场。俄罗斯“友谊水果批发市场”、“劳动大街四十七号”等都是中国人开展贸易的地方。据一位在俄罗斯开宾馆的中国女老板透露,在她的宾馆里,中国生意人已人满为患,床位非常紧张,有时客人只好“打地铺”过夜。

  1999年1至7月份,黑龙江省的东宁县完成进出口总值1.5649亿美元,同比增长31.1%。其中,进口5561万美元,增长134.7%,出口1.0088亿美元,增长5.6%。而中俄交界的另一边贸城市绥芬河,1999年前7个月民间贸易实现1.4亿美元,民贸市场对俄的年销售额已达50亿元人民币以上。

  望着熙熙攘攘的中俄边民互市贸易区,黑龙江省政府的一位领导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感慨地说:“中俄边境贸易第二次高潮已经到来了。”到2000年,在黑河,每天约有100万元人民币的货物过境,贸易量已回升到90年代中期的最高水平。包括新型双体船在内的八艘中俄客货混装船汽笛长鸣,穿梭往来于黑龙江。

  2000年,黑龙江省从绥芬河到满洲里边贸出现了惊人增长,1至7月,黑龙江对俄贸易增幅达78%。2001年,黑龙江省对俄贸易达18亿美元,2002年达到23亿多美元。2003年上半年虽受“非典”疾病的影响,但与俄贸易仍达到11亿多美元。

  黑河市是黑龙江省对俄开展边境贸易的一个重要窗口。自80年代末以来,黑河市边贸发展走过了一个从迅速兴起的无序发展向规范有序的健康发展的历程,并取得了显著成效,推动了黑河市对外开放的不断扩大,拉动了黑河市地方经济的发展。一是边境贸易成效显著。1987—1999年末,累计实现进出口总额19.18亿美元,进出口品种16大类,1000余个品种。先后与独联体10个国家36个州、市的2000多家企业及国内29个省、市的3000多家企业有过贸易往来。二是实际利用外商投资成果较大。自1989年批准第一家外投企业以来,现已累计批准外商投资企业120户,投资总额16711万美元,合同外资额8141万美元,累计开业33家,外资实际到位2525万美元,实现税收1008万元人民币,实现出口创汇996万美元。投资的国家和地区达12个,行业分布在食品、纺织、电子、木制品、冶金、建材、房地产、饮食服务等各个产业,投资领域逐步扩大,结构日趋合理。外商企业的健康发展,有效地促进了黑河地方经济结构的调整和管理水平的提高,带动了地方经济的发展。三是对外经济技术合作稳步发展。1988—2003年累计签订工程、劳务合作项目145个,合同金额达7617万美元,外派劳务人员10305人次。劳务合作范围遍及农业种植、建筑工程、林业采伐、医疗卫生、饮食服务等领域;批准境外投资企业126家,投资总额5114万美元,1998年有17户企业取得了外经贸部重新核发的《境外投资企业批准证书》,为全省在俄罗斯投资企业最多的地市。此外,经营能力也逐步增强。该市由开贸初期的1家边贸企业,现已发展到经国家批准的153家有经营权企业,其中5家有全方位对外经营权,6家有原苏东易货贸易权,1家有对外经济合作经营权。这些企业对9种国家实行核定、联合统一经营的进出口商品有专营权,分别是进口钢材、木材、成品油、棉花、羊毛、化肥、植物油和出口大米、玉米。目前,边境贸易已初具规模,形成了小额贸易、边民互市贸易、边境旅游、对外经济技术合作等共同发展的多元化边境贸易的格局。【《黑河开放历程》,载www.crbuy.net2003—8—25中俄贸易信息网。】

  以上可以看出,在中俄经贸合作发展进程中,边境贸易一直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黑龙江省对俄边境贸易额占全国1/3,其发展是中俄双边贸易的缩影。到上个世纪90年代末,中俄边境贸易进入一个比过去成熟的发展阶段。国发〔1996〕2号文件对边境贸易进行规范和界定,突出了边境地区特点,给边贸的回升带来了机遇。1999年黑龙江省对俄贸易进出口总额实现9.16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6.9%;2000年和2001年分别实现13.72亿美元、17.99亿美元,增幅为33.1%和23.7%。民营企业开始成为对俄贸易的主体,易货贸易逐渐被现汇贸易代替,对俄边境贸易和一般贸易逐步与国际贸易接轨。

  目前黑龙江省的对俄边境贸易也存在着一些制约因素。其中基础设施落后是一个重要的不利因素。如绥芬河和满洲里口岸经常滞压车皮,影响了货物的报送和流通。位于东北亚中心地带的黑河口岸具有运距短、成本低的明显优势,但由于黑龙江明水期和流冰期因素影响,年过货量不足30万吨,仅占口岸吞吐能力的1/7。黑龙江大桥尽管已于1995年两国总理签署了协议,虽经过十几年的推进,仍没有进入实质性阶段,“瓶颈”问题日益突出,严重影响了边境口岸功能的有效发挥和全国对俄贸易的扩大与发展。此外,国家在管理措施也有不适应形势的地方,长期以来一直把边境贸易当成一般贸易管理,不允许企业购汇投资,造成境外投资项目多为“暗箱”操作,到境外直接注册。配额许可证的管理方式使边贸企业很难得到所需配额。国家每年将配额、指标下达给省有关部门,在实际分配中,生产企业从中拿走了大部分,分配到过境口岸的配额则很少,使得化肥、钢材等涉及配额许可证的商品经营量锐减,一些俄方易货物品由于涉及配额而无法进行。这些都不利于边贸的充分发展。

  从俄罗斯方面看,俄罗斯远东地区人口少,市场容量有限。俄方不少人对进入俄境内经商的中国商人存有很大的戒心,俄方与中方开展边境贸易的基础设施落后等因素,制约了双方边贸扩大的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