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黑龙江省与俄罗斯边境贸易的迅速展开

  边境贸易,顾名思义,就是一国与另一国在陆地接壤的边境地区开展经济贸易。因此,国与国之间开展边境贸易,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就是相邻的国家才能开展边境贸易。而其中陆地的接壤更有利于相邻两国的贸易。

  中俄两国是两个相邻的大国。两国的边界线达4300多公里,可谓是一条名符其实的漫长的边界线。中国方面与俄罗斯相邻接壤的省份有吉林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由于边界线的长度不同,人口数量的差别以及经济发展程度的差别,这四个地区与俄罗斯开展的边境贸易也差别很大。在中国对俄罗斯的边境贸易关系中,黑龙江省因其地缘优势和历史传统的影响而占有特殊的重要地位。因此,本书在探讨中俄边境贸易的作用和地位时,主要以黑龙江省的对俄边境贸易为例来说明。

  黑龙江省地处中国东北边陲,面积达45.4万平方公里,占全国总面积的4.7%。它南与吉林为邻,西与内蒙古自治区接壤,北部隔黑龙江、东部隔乌苏里江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相望。在中俄4300多公里的边界线中,黑龙江省与俄罗斯的边境线就达3045公里,其长度占整个中俄边界线的70%以上。

  黑龙江省与俄罗斯有近20个对应城镇,有的隔江相望,水路相通;有的铁路相接,公路相连。除了哈尔滨以外,黑龙江省还有以下主要口岸:

  黑河市: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小兴安岭北麓,全市面积1.44余平方公里,人口15万。它与俄罗斯联邦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市隔黑龙江相望,是中国同俄罗斯和整个独联体国家7000多公里边界线上最大的对应城市,也是中国最大的边境贸易口岸,与俄罗斯的边境贸易有过130多年的历史。与黑河对应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口岸地处俄罗斯阿穆尔州州府布拉戈维申斯克市东南角的黑龙江与结雅河汇合处,是黑龙江沿岸中俄边境上俄方最大的口岸。它既是阿穆尔州以及远东经济区货物集散的一个水运码头,又是整个俄罗斯对中国贸易的一个重要口岸。1987年黑河与阿穆尔州率先开通边境贸易,现在已形成了完整的对外开放管理体系。由于黑河位于东北亚经济区的中心地带,因而它是东北亚区域经济的重要合作枢纽。

  绥芬河市: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面积460平方公里。它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波格拉个尼奇内区接壤,与该区的边境口岸格罗迭阔沃遥遥相对。绥芬河口岸有一条铁路和两条公路与俄罗斯相通,是我国重要的对俄贸易陆路口岸。这里作为对原苏联、日本、朝鲜的贸易口岸,早在1928年进出口货物就达141万吨,被誉为“国际商业城市”。绥芬河口岸运输条件优越,市区距对面的格罗迭阔沃口岸城市仅25公里,距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港、纳霍德卡港和东方港只有200至300公里,而这三个港目前已经开通了亚洲及太平洋沿岸15个国家和地区的海路航线。绥芬河是滨绥铁路的终点并与俄罗斯铁路直接接轨,进入俄罗斯后经西伯利亚大铁路直抵莫斯科。绥芬河到哈尔滨的公路与东北地区和关内各地联结成网。1989年上半年绥芬河市与格罗迭阔沃开通公路货物运输后,过货量很快提高,达到200万吨左右。

  除以上两个与俄罗斯边境口岸对应的城市外,黑龙江省还有同江市与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犹太自治州的下列宁斯阔耶区遥相对应,有逊克口岸与俄罗斯阿穆尔州朱哈伊洛夫区的区政府所在地波亚尔科沃镇隔江相对应,有嘉荫口岸隔黑龙江与俄阿穆尔州的沙吉博沃口岸相望,有孙吴县四季屯口岸隔黑龙江与俄阿穆尔州的康斯坦丁诺夫区为邻,有名山镇口岸隔黑龙江与俄阿穆尔州的阿穆尔特捷特相望,有连滏口岸隔黑龙江与俄阿穆尔州的加林达镇相望。目前,黑龙江省已形成了铁路、公路、河运、航空四种形式立体交叉的口岸格局。

  早在1953年,黑龙江省就以苏联为主要对象开展了对外贸易业务,当年出口额就达2.3亿元人民币。到1957年,黑龙江省开始了对苏联远东地区的边境贸易,当年的进出口总额为6万卢布,折合人民币25.2万元,出口商品主要是生活消费品,进口商品中生产资料性商品占96.7%,双方采用的贸易方式是以货易货。到1966年边境贸易中断时,9年边境贸易总额达1.46亿元人民币。

  1982年,经国务院批准和中苏两国外贸部换文。中断了十几年之久的黑龙江与苏联西伯利亚的远东地区的边境贸易又得到了恢复。

  双方在边贸过程中坚持了“平等互利、互通有无”的方针和“以进定出,进出平衡,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原则,因而贸易额迅速增长。1983年双方正式供货,该年总合同额就达1912.9万瑞士法郎,1984年进出口额增加到2543万瑞士法郎,1985年又增加到3255万瑞士法郎。

  1987—1990年年间,随着全省对外开放的扩大,黑龙江省对苏边境地方贸易获得了突破性进展;1990年对苏联边境贸易项下进出口过货金额达到7.2亿瑞士法郎,比1987年增长19.7倍;年均递增率为174.6%。

  此外,自1984年后,黑龙江省与苏联的经济技术合作和劳务合作开始建立并快速发展。1987—1990年间,累计批准并实施经济技术合同238项,约合1.5亿美元;三年共对苏联派出劳务2.5万人次。双方的技术合作规模和档次也很快提高,从简单的种菜、建造牛棚猪圈,发展到建筑高层住宅、商业大厦和医院及工厂等;从派出普通装卸和装配工人提高到派出各行专家,从合资办餐馆发展到合资建生产联合体和大中型企业。

  黑龙江省同原苏联的经济贸易合作为后来黑龙江省同俄罗斯发展经济贸易关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随着苏联的解体,黑龙江省的对苏贸易变成了对俄贸易。从1992年初到2003年,黑龙江省与俄罗斯的贸易也有一个起伏的变化过程。

  1992年春,邓小平南方谈话发表后,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为了扩大对俄罗斯和独联体其他国家的边境贸易和地方贸易,发展投资合作、技术交流和劳务合作等多种形式的经济合作,合理利用边境地区的优势发展加工制造业和第三产业,促进边境地区的繁荣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于1992年上半年发出了《关于进一步开放黑河、绥芬河、珲春、满洲里四个边境城市的通知》。上述四个城市中,黑河市和绥芬河市属于黑龙江省,珲春市属于吉林省、满洲里属于内蒙古自治区。国务院的通知对上述四市规定了一系列特殊优惠政策,要求四市的边境贸易和对外经济合作按国务院1991年批准的《关于积极发展边境贸易和经济合作促进边疆繁荣稳定的意见》和国家其他有关规定执行。

  根据邓小平南方谈话的精神和国务院的通知,中共黑龙江省委和黑龙江省人民政府于1992年5、6月先后做出了《关于进一步扩大开放、加快发展外向型经济的决定》和《关于赋予黑河、绥芬河边境开放城市的若干管理权限和优惠政策》的通知。

  在上述文件中,黑龙江省委、省政府提出了以哈尔滨为龙头,以黑河、绥芬河市为窗口,以沿边开放带为前沿,以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大庆等沿线、沿江骨干城市为支柱,覆盖全省的开放网络和多层次推进、多渠道往来、多形式合作、多元化市场的开放格局,绘制出该省成为国家沿边开放的重要地区、南联北开的重要枢纽和东北亚国际性区域合作前沿突破口的蓝图。文件要求黑河、绥芬河两市要走以贸兴业的路子,办好边境经济合作区,办成第三产业发达的内陆口岸,现代化的出口加工、创汇农业、旅游基地和全国最大的俄货市场。文件赋予两市在边境贸易和经济合作方面以相当于省级的管理权限,包括易货贸易管理权,委托代理审批权,加工贸易、补偿贸易和外商投资企业审批权,工程承包、劳务输出和境外投资项目审批权等。关于对外投资,文件鼓励一些大中型企业把设备、技术、劳务投到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创办合资、独资企业,积极创造条件发展境外合作和跨国经营,特别是发展与独联体国家的合作,并提出了组建黑龙江省对外投资集团公司的设想。文件还要求要坚持办好哈尔滨边境地方经济贸易洽谈会,积极引进国内外资金、技术和人才,实行多元化市场战略,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投资环境。根据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政策,黑河市相继作出了《关于开展边境贸易和经济技术合作的暂行规定》和《关于鼓励外商投资的税收优惠政策的暂行规定》。

  在上述改革和对外开放政策的鼓励下,黑龙江省在1992年掀起了一个对俄罗斯和其他独联体国家开展经贸活动的高潮。从漠河到东宁,从水路到陆路,所有边境口岸相继开通。

  随着黑龙江沿边城市的开放,中俄两国人员来往急剧增加,黑龙江大批经贸人员赴俄罗斯经商和寻找经贸合作机会,其他各省市也有大批人马通过黑龙江边境城市到俄罗斯去;大批俄罗斯客商也纷纷来到黑龙江,或通过黑龙江到中国其他大城市从事经贸活动。中俄边境地区的居民还相互出国旅游,双方有关部门开设了专用旅游线路。一时间,来往于黑龙江省尤其是该省边境城市的中俄两国人员激增,这种情况给黑龙江省的旅游业和商业带来了巨大的效益。

  边境贸易是黑龙江省与俄罗斯经贸关系的一个主要项目。由于地缘优势和互补性强,双方的边贸搞得十分红火。黑龙江省大量的轻工产品和农产品出口俄罗斯远东地区,换回了一批又一批钢材、水泥、机械设备和其他商品。据有关资料介绍,黑龙江省1992年19个边境城市县边贸进出口总额就超过全省一半,仅利润就达4.5亿元,吸引国内外投资到位7.5亿元,新上项目130多个,国民生产总值增长速度高出全省3.65个百分点,人均财政收入180元,为内地县市的两倍多。一些边境市县70%的财政收入来自边境贸易收入。有“国境商都”之称的绥芬河市,1992年的财政收入比5年前增长4倍。密山、逊克等9个边境市县的城市基础设施及住宅投资额,1992年均比上一年增长1.5倍。

  在对俄经贸活动中,黑龙江省还通过输出劳务、签订各种经济技术合同和建立境外合资合作企业,缓解了全省经济发展中劳力过剩、资源短缺和市场狭小的问题。该省的萝北县在1992年组织19名富有技术专长的农民到俄方犹太自治州包种74公顷土地,当年就取得了较好的收入。1993年该县又组织300多农民,包种对方耕地5000公顷。到1993年6月,该县的11个乡镇就有8个与俄方农场结成了友好场乡,劳务输出有了进一步发展。除了派出农民耕种俄土地外,黑龙江省还有不少人到俄罗斯去承包建筑工程、开设餐馆。从1992年下半年开始,黑龙江省提出了“边贸升级”的口号,开始探讨边贸逐渐由单纯的易货贸易向经济技术合作发展、把自己的产品纳入对方产业结构以长期稳固地进入对方市场的问题。到1993年5月底,黑龙江省批准的对外经济技术合作项目已达807个,合同金额6亿多元,其中外商投资462项,合同外资2.5亿美元。

  黑龙江省还通过举办哈尔滨边贸洽谈会,加强与俄罗斯的经贸联系。1993年6月中旬,举行了第四届哈洽会。开幕式刚结束一个多小时,一项由中、港、俄三方合作,在俄罗斯别洛瓦市兴建一座年产30万台电视机、130万台音响电子厂的合同就在该会增设的经济技术合作交易团展厅里签了字。参加这届哈洽会的有国内各地70多家大中型企业和8个高新技术开发区的45家高技术企业,另有43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多名客商。这届哈洽会现汇贸易成交额比上届增加了5倍,经济技术合作项目超过上届60%。

  1992—1993年是黑龙江省对俄贸易大发展时期。1992年中俄贸易额达58.6亿美元,其中中俄边境地方贸易达27.1亿美元,比1987年增长了50多倍。而中俄地方边境贸易中,黑龙江占大部分。1992年该省边境贸易和经济技术合作总额达21.2亿瑞士法郎,约16亿美元左右。与1987年相比,黑龙江省地方边贸总额5年翻了6倍,增长61倍,占全国对原苏联国家的贸易比重由0.8%上升到30%以上。

  中俄地方边境贸易给两国带来了很大的利益。为了鼓励这种贸易,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1992年底亲自签署了一项命令,授予在中俄边境贸易中做出了显著成绩的黑龙江省三位领导人“俄罗斯人民友谊勋章”。

  到1993年,中俄边境贸易又有新的发展。这一年,中国成为俄罗斯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而在中俄边境贸易中占有重要地位的黑龙江省边贸又创历史新纪录:实现边贸进出口总额20.7亿美元,签订经济技术合同6亿美元,都比上一年增长3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