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中俄经贸关系中的问题及其成因

  从前面所述可以看出,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独立和中俄建立外交关系以来,两国的经贸合作关系发展经历了一个曲折而缓慢的发展过程,呈现出波动不稳定的状态。在这一过程中,中俄贸易中一些突出问题和制约性因素也凸现出来:

  首先是双方贸易合作规模偏小。十几年来,两国经贸额虽然时大时小,但总体规模都不大,与两国在外交上所建立的战略伙伴关系很不协调。尽管近三年来,中俄双边经贸实现了连续增长,一年一个新台阶。但总的看来,中俄经济合作水平同两个比邻而居的大国的实力和潜力仍不相称。同其他大国相比,中俄双边贸易的总体规模还是偏小。以2003年为例,当年中日、中美和中韩之间的贸易总额分别约为1335.7亿美元、1263.3亿美元和632.3亿美元。而同年中俄之间的贸易额才157.6亿美元【进出口统计快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网站,http://www.moftec.gov.cn/jinchukou.shtml。】。

  其次是双方的贸易不平衡。近十年来,在两国贸易关系中,中方一直处于逆差状态,而且呈现不断扩大趋势。其中2001年中方的贸易逆差为52.5亿美元,2002中方的贸易逆差为48.9亿美元。2003年全年中俄贸易额为157.6亿美元,中方的贸易逆差为36.9亿美元。【进出口统计快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网站,http://www.moftec.gov.cn/jinchukou.shtml。】虽然中方的贸易逆差近几年在逐年减少,但这种不平衡的国际贸易在两国都实行市场经济的时代难以维持长久的,因为存在过多贸易逆差的一方会逐步失去进一步发展贸易的动力和积极性。

  再次是贸易结构不合理,贸易合作层次低。在中俄双边贸易中,中方出口商品主要是低附加值的轻纺产品和食品,所含比例高达78%,自俄罗斯进口的原材料和能源产品占60%以上。中国对俄出口的机电产品和高科技产品只占13%左右。中国对俄的出口商品结构还处在较低级的发展阶段,产品的技术含量不高,附加值低,缺乏拳头产品,与国际市场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商品贸易发展趋势存在很大距离。据俄罗斯使馆商务处提供的资料表明,中国对俄出口结构仍没有大的改观:对俄出口中,服装、鞋帽、箱包、皮革和轻纺日用品等约占70%,机电产品和高新、高附加值商品比重很低,仅占1/4左右,中国白色家电由于受认证、质量、品牌、营销手段及售后服务网络等的限制,还未打开局面,中国彩电在俄市场占有率不到10%,其他如冰箱、洗衣机和视听产品等的比例就更低了。此外,中国对俄直接投资额也没有大的突破:截止到2002年中,批准在俄境内注册的中资企业计466家,合同投资额为2.96亿美元,其中中方协议投资额不到俄吸引外资总额的0.4%。投资规模偏小,平均投入为32万美元,而在俄滨海边疆区的中资企业平均每个项目的投资额还不到2万美元。【见人民网2003年3月21日,“世界经济——国际市场行情”一栏。】俄罗斯在华投资项目1160个,投资额约2.31亿美元,而投资额仅占外国在华投资总额的0.01%,集中在核电、汽车及农机组装维修、化工、建材等领域。

  造成以上这种状况,有中俄两国双方在经济和社会等多方面的原因。

  从中国方面来说,上述问题产生说明在对俄经贸合作,无论战略上还是具体对策上都存在误区。一是对俄外贸战略重点失衡,经营主体对接发生错位。对开拓俄罗斯市场重视不够。中方在全方位开放格局中,并没有把对俄经贸合作摆上应有战略位置,缺乏对俄罗斯市场规律和适应性对策总体研究和宏观战略指导;在对俄市场开发上,偏重于西部中心城市,忽略对资源富集且与我国互补性较强的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市场开发。中方面对俄罗斯全面实现私有化、私营经济成为市场主体的现实,缺少适应性转变,仍沿用计划经济时期做法,过多依靠政府行为和国有企业从事对俄经贸合作,以国有企业的方式、方法与俄私有化的企业主体对接,造成体制、机制错位,导致大投入、高成本、低效益,甚至屡遭败绩。而对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民间贸易发展不够重视,对民贸逐步由配角上升为主角的客观现实认识不到位,甚至认为民贸是“提篮小卖”,这在客观上不利于民间贸易的发展。

  同时,中方与俄方合作的方式也落后。对俄经济结构调整期中所潜在的巨大合作商机缺乏足够认识,主动参与俄经济结构调整不够,影响了经济技术合作的层次、规模和效果。在双边贸易上,缺少符合俄罗斯市场特点的适应性对策,简单套用对北美、欧洲成熟市场经济的一般贸易形式,与俄市场不规则性及现汇短缺实际极不适应。中方在与俄罗斯之间进行经贸合作时,重大合作项目过少,对俄投资少且基本上都是商品销售企业,生产和科技领域的合作严重不足。缺少“走出去”的信心和热情,目前尚未形成各类经营主体放开进入极具潜力的俄罗斯市场的客观态势。此外,从中方看,长期以来一直把边境贸易当成一般贸易管理,不允许企业购汇投资,造成境外投资项目多为“暗箱”操作,到境外直接注册。配额许可证的管理方式使边贸企业很难得到所需配额。国家每年将配额、指标下达给省有关部门,在实际分配中,生产企业从中拿走了大部分,分配到过境口岸的配额则很少,使得化肥、钢材等涉及配额许可证的商品经营量锐减,一些俄方易货物品由于涉及配额而无法进行。

  中方进军俄罗斯的企业,对俄方市场也缺乏认识或发生认识误区。中国企业则对俄罗斯国情了解不够,在前期市场调查方面舍不得投入或者根本没有意识投入,以致造成投资失误。最突出的例子莫过于中国石油总公司(简称中石油)参与俄罗斯斯拉夫石油公司竞标所引起的风波。斯拉夫石油公司是俄罗斯的一家大型石油公司,俄反垄断政策部接受了包括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中石油等14家公司的投标申请。此前,俄也反复重申招商引资政策,多次提出要中国增加对俄罗斯的投资,但中石油参与竞标的消息一经传出,俄罗斯各界一片哗然。上至政府高官、杜马议员,下至经济专家、平民百姓,无不把中国视为洪水猛兽,几乎只听见反对声浪。一些杜马议员口口声声说中国石油公司竞标成功就会成为中国政府在劳动移民、经济问题上向俄罗斯施加压力的杠杆,将石油公司卖给中国是“巨大的地缘政治错误”。最后,中石油不得不“自动”退出竞标。这场风波说明中国企业对俄罗斯独特的国情不够了解,实际上在参与斯拉夫石油竞标的14家公司中,只有中石油一家外国公司。从整个事情的发展和俄个别专家事后的披露来看,这次拍卖早就内定好了。也有俄罗斯专家指出,俄不是反对中国资本进入,如果说中方投资开发上游油田,俄不会反对,但是如果是要买现成的效益很好的企业,就有人认为是在抢俄罗斯的财富。总之,对这种非市场经济因素的干扰,中国企业在市场调查过程中一定要把握清楚,这样才能尽量避免决策的失误。【见《环球时报》,2003年11月19日第七版。】

  中国在俄罗斯投资的企业,大多存在着进货渠道有限,品种单一,经营观念落后,缺乏长远战略目光等毛病,以致没有市场竞争力。以超市为例,目前在莫斯科设店经营的有土耳其拉姆斯多尔、瑞典宜家、芬兰卡林卡—斯托克曼、德国麦德龙等,由于经营得当,并取得了较好的回报和效益。相比之下,不久前中国在莫斯科开设的天客隆超市却因经营不善不得不关门停业。

  从俄罗斯方面来看,贸易环境不宽松,市场运行机制不规范,政策不稳定、变化快,口岸工作效率低,查验速度慢,特别是俄海关等部门勒卡现象比较严重,造成中方经贸人员经常遭遇不公正、不对等的对待,中方进出口商品在港时间长,给各种货物特别是鲜活产品造成严重损失。近些年来,中国商人的货物常常被俄警方查抄没收,大规模的查抄活动开始于1998年。当年没收了“东扩”和“兵营”两个“中国楼”里中国商人的大批货物。据此间华商报案,在2000—2001年间,俄警方查抄中国商人货物上百次,使华商蒙受了上亿美元的巨大经济损失。此后,在中国驻俄使馆加大与俄方交涉力度和各有关方面的共同努力下,此类事件有所下降,但仍屡有发生。2004年2月9日开始,俄罗斯内务部侦察委员会以怀疑莫斯科“艾米拉”大市场有大量走私货物为由,出动大批警力和车辆,对该市场内中国商人的货物采取大规模查抄行动。虽然在中国驻俄使馆的严正交涉下俄方不久就停止了查抄行动,但其行为已使华商蒙受巨大损失。【见《国际先驱报》2004年2月20日。】同时,俄境内社会治安状况不佳,中方经贸人员经常遭到抢劫、敲诈、勒索甚至有生命危险,在俄境内的合法权益没有保障。普京曾经批评俄警察和检察人员办事不力,指出:犯罪活动已经对俄“社会和国家的各个方面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史蒂文·李·迈尔斯:《俄罗斯无力对付犯罪》,载(美)《纽约时报》2004年2月15日。此处转引自《参考消息》2004年2月28日第6版。】。俄社会犯罪活动的猖獗使华商产生了恐惧心理,影响了华商对俄投资的积极性。

  中俄双方的贸易机制不健全和双方关税不对等的问题也影响了双方贸易规模的扩大。中俄边境贸易法律不健全,没有完善的协调仲裁机构和磋商机制,致使贸易纠纷仲裁无路、举告无门。两国公、检、法、司和海关、边检等机关,尚未建立规范、有效的合作机制,共同维护双边贸易秩序;外交、外事、外经部门工作还不适应日益扩大的贸易需要,商务办事处网点少,尚不能为我国企业和投资者进入广大而分散的俄市场提供必要的服务、保护和保障;缺少正常贸易结算机构和结算途径,结算手段不足、渠道不畅的问题日益突出。双方关税不对等。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承诺,到2005年平均关税税率减让到15%。尽管俄罗斯力争在2004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其关税平均水平还远未达到世贸组织要求的水平,也远远高于中国的平均税率,对中国商品出口形成极大“壁垒”。

  此外,基础设施的落后也影响了中俄的边境贸易。中国与俄罗斯接壤的边境地区多属经济欠发达的中西部地区,一方面开发晚,经济基础薄弱,另一方面受“打后再建”的战时经济思想影响,基础设施建设欠账较多,形成了对俄贸易的硬环境制约。

  影响中俄贸易的还有文化和社会心理等方面的因素。俄罗斯不少人对中国的崛起和强大抱着疑惧的心理。俄罗斯整个社会还在延续计划经济的巨大惯性向前发展,许多人还抱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封闭心态。对他们来说,从地缘政治看,从力量对比看,中国的强大无疑是等于俄罗斯力量的削弱。中国人口多,向俄罗斯输入劳务,但他们却认为中国是在搞人口迁移。俄罗斯资源丰富,中俄能源合作,本可以使双方的经贸合作迅速扩大规模,但俄罗斯方面也有疑虑。特别是石油管道,如果中俄谈判好的安大线能建成,按每年提供2000万桶石油、每桶20美元计算,就达400亿美元,加上现有的贸易额100多亿美元,就可使中俄贸易迅速扩大到500多亿美元。但是俄罗斯要在国际舞台上打石油牌,不愿意把远东的石油卖给中国一家,在日本人的活动下,又搞出了一个安纳线。

  实际上无论是安大线还是安纳线,油源主要依赖西伯利亚地区的油田。目前,俄罗斯共有2734个油气田,主要分布在西伯利亚、里海北部和库页岛等地区。据俄罗斯自然资源部估计,最近10年内,西伯利亚的石油年开采量不足2000万吨,俄无力同时向东西两条石油管道供油。如果俄罗斯决定修建到摩尔曼斯克的石油管道,那么安大线或安纳线都将无限期推迟。俄《独立报》认为,最后的结局可能是安大线没修成,安纳线也没修成。

  由此看来,中俄石油管道走向问题已不再是单纯的贸易问题,随着其他大国的介入,这一问题变得十分复杂,解决的难度也越来越大。舆论普遍认为,随着俄杜马选举和总统选举日期的临近,近期俄高层不可能在石油管道走向问题上最后拍板。但不论将来是谁执掌俄政府,发展与中国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都是必然的,如果因为几桶石油伤了友谊,对中俄双方都将是重大损失。而俄罗斯不守商业信誉,对中方企业对俄罗斯投资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由于从2003年以来,中俄在经贸合作方面出现了自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建立以来少有的摩擦,中石油公司投标俄罗斯“斯拉夫石油公司”拍卖遭遇封杀、酝酿已久的中俄石油管线久拖不决以及“现代级”驱逐舰和“苏—30MKK”飞机采购因俄罗斯内部利益集团争斗而一再延期,莫斯科华商货物被查抄,等等,一系列经贸领域的摩擦与分歧纷至沓来,使许多人对中俄战略协作关系的性质产生了怀疑,两国国内都有一些人对中俄关系的前景抱悲观态度。【《中俄经贸在摩擦中增长》,载《世界知识》2004年第2期。】

  但是,只要做一点细致的考察,就会发现这种悲观态度是没有理由的。实际上,虽然中俄贸易不断发生争议和摩擦,但摩擦是贸易结构与方式转型中的摩擦,增长是经贸合作不断深入中的增长。纵观苏联解体以来中俄经贸关系发展的历程,人们不难看出,当前中俄经贸合作事实上进入一个重要的结构性转型阶段。一是合作方式由单纯贸易向相互投资、技术合作过渡。这使得过去“倒爷贸易”使用的简单的“以货易货”或“现金支付”方式成为过去,符合国际贸易惯例规范的做法正成为中俄经贸的主要方式。二是合作规模由“零打碎敲”向“大宗买卖”转化。合作规模的转变意味着一个合作项目往往涉及中俄两国重要的经济领域与战略利益,这使两国不可能不在一些战略性项目上采取更加理性、务实和慎重的态度。三是合作主体从“游击队”向“正规军”升级。这表明中俄两国的大公司、大企业正在逐步成为中俄经贸的主体。这些“企业巨轮”的驶入不可能不使中俄经贸之湖掀起更大的波浪,不可能不产生一些“倒爷贸易”期间不可能出现的问题。对这些问题,人们应当进行理性的观察和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