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建军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中俄经贸关系中的第一个波折

  中俄经贸关系在1992—1993两年得到了初步发展。然而,正当两国政府和商界人士为中俄经贸关系的初步发展而欢欣鼓舞,并期望在1994年有进一步的扩大之时,突然风云变幻,两国的贸易额开始急剧下降。1994年中俄的贸易额从1993年的76.8亿美元一下降到51亿美元,还不到1992年的水平。中俄贸易第一次出现大起大落的局面。

  中俄贸易在1994年严重滑坡的一个主要因素,是两国间边境易货贸易的急剧萎缩和低落。从1992年和1993年中俄经贸的结构看,边境易货贸易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1992年中俄贸易额为58.6亿美元,其中两国边境易货贸易额达27.1亿美元,差不多占到两国贸易总额的一半。1993年,两国边境易货贸易又有很大的发展,使两国贸易额又增加到约77亿美元。俄由此而称中国已成为俄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然而,好景不长,在中俄贸易中起支柱性作用的边境易货贸易在1994年很快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困境。中俄边境口岸由过去的红红火火一下变得冷清起来。两国边境贸易走向沉闷萧条。在中俄边境贸易中占有重要位置的黑龙江省,1993年的边贸进出口总额达20.7亿美元,签订经济技术合同金额为6亿美元,比1992年增长30%以上。但是,到了1993年底和1994年初,局势大变。黑河、绥芬河、东宁、佳木斯等口岸,一直走俏的钢材、汽车等进口货物被堆在货场无人问津。各口岸积压的进出口货物达10亿美元以上。内蒙古自治区边境易货贸易在1993年达到7.67亿美元。但到1994年上半年边贸额仅为2.39亿美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1.1%,其中出口下降48.8%,进口下降14.2%。满洲里口岸积压的货物价值在上亿美元以上。设在这里的国内上千家从事边贸生意的公司,大多数在1994年上半年没有一家交过货,没同俄罗斯客商做成一笔生意。

  对上述局面的出现,中俄两国政府、外贸部门、学术界、商界都在议论、分析,探讨其原因。经过一番冷静的思考,人们认识到这一局面的产生有多方面的复杂因素,带有一定的必然性。总的原因是与两国经济情况的变化和管理措施有关。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从俄罗斯方面看,1991年底苏联解体,俄联邦独立后,一度在经济上和人民生活供应上面临着极大的困难。原有的计划经济体制下的订货供应机制被打破,新的供应机制不可能一下建立起来,以致本国产品滞销,而日用商品极为匮乏。国家外汇短缺,该销售的卖不出去,紧缺急需的日用品一时进不来。过去没有的企业自主权一下扩大,贸易走上自由化。当时俄联邦的这种经济状况和贸易环境,给中俄双方企业间的易货贸易提供了难得的契机。通过易货方式,中国轻纺、食品等传统出口商品弥补了俄日用消费品的奇缺。特别是与中国接壤的俄罗斯远东地区居民生活用品和农产品的自给率只有30~50%,其余的靠内地调拨。自与中国开展边境易货贸易后,中国商品很大部分取代了俄远东地区从遥远的内地调运的商品。

  到了1993年底和1994年初,俄罗斯的经济环境和贸易条件发生了很大变化。两年中俄罗斯变革加快,西欧商品大量涌入俄罗斯市场,由商品匮乏变为市场供应充足。俄罗斯居民的消费观念发生变化,对商品的质量和档次要求越来越高。俄罗斯政府则加强了对外贸易的宏观调控:对原材料性商品出口实行配额制度、许可证管理制度和特别出口商制度,压缩有权经营战略商品、原材料的企业数量。这种调控对中俄之间的易货贸易有极大的影响,使俄方用于同中方进行易货贸易的原材料性商品的出口受到很大的限制。

  同时,由于俄罗斯生产连续下降,经济困难,采取紧缩银根政策,资金特别是外汇通币缺乏,商业贷款利率高达210%。企业为加速资金周转,急需的已不是日用商品,而是现金,加上近两年西方进口商品大量涌入俄罗斯市场,而中国一些出口到俄的产品质量下降,引起俄消费者的不满,以致在俄销售困难。这样,俄方对易货贸易销售兴趣骤然下降,易货贸易方式已不适应俄罗斯加速资金周转的需要。

  另外,1992年以来中方一些假冒伪劣商品流入俄罗斯市场,严重损害了中国商品的信誉;大批中方经商人员涌入俄境,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挂靠公司泛滥,不守信誉,有的经商人员甚至有违法行为,影响了当地秩序。鉴于这种情况,俄方加强了管理,从1994年1月开始,俄对中方持因公普通护照人员入境以及在俄注册登记居留等方面采取了许多限制性措施。由于中俄都实行签证制度,两国经贸人员的来往受到了很大限制,签证的时间大大延长,给两国的经贸活动造成了很大影响。

  还有,俄罗斯提高了商品进出口关税,俄国内市场商品价格提高,已接近国际市场的价格,致使出口价格提高,影响了俄商品的出口,减低了双方易货贸易的兴趣。俄罗斯政局动荡,投资法规不健全,俄方随意更改甚至不履行合同,中俄双方企业间业务投诉案件日益增加,长期得不到解决。俄黑社会势力猖獗,进行敲诈勒索。由于外商在俄权益和安全没有保障,中方许多大公司、企业对俄投资存在重重顾虑,在很大程度上挫伤了他们在俄经商投资的积极性。

  从中国方面看,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后,各地掀起了一个改革开放和加快建设的高潮,基建投资和工程项目急剧增加,国内钢材、水泥、木材等产品供应紧缺,价格上扬,俄罗斯正有这方面的优势;加上中国政府又适时地在易货经营权和进出口关税等方面采取了很多鼓励和优惠措施,这样,中方许多大、小公司纷纷进入俄罗斯市场,中俄企业间直接联系和贸易十分活跃,易货贸易发展迅猛。但是,从1993年下半年开始,中国政府部门对经济进行了宏观调控,紧缩银根,控制基建项目和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很快,中国市场对俄工业原材料和机械设备,特别是木材、钢材和载重卡车,需求大大下降,也影响了进口。

  中俄两国的分析家对1994年两国贸易额的下降作了认真的分析,认为这是一种暂时的局面,是两国贸易由不规范走向国际标准化过程中的一些过渡因素所引起的,而有利于两国经贸发展的互补性因素并未改变。俄罗斯对外经济联络部长达维多夫指出,俄中贸易目前出现的下降趋势是暂时的,因为进一步扩大两国经济合作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俄中经贸关系将会走上更加健康和互利的轨道,有着广阔的前景。【新华社莫斯科1994年5月24日电。】

  中俄边境贸易出现的问题及下降的趋势,引起了中俄两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双方有关部门积极商讨解决中俄边贸中存在的问题。俄罗斯外交部长科济列夫在黑河表示:俄政府还是支持中国搞边贸的,一些紧缩政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经济参考报》1994年5月5日。】俄对外经济联络部长达维多夫提出,两国贸易中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根据变化了的形势对两国间原有的贸易协定作适合新条件的修改;两国中央银行应达成在国家贸易之外部分地利用本国货币结算的协议;完善由国家调节的双边贸易的政策;为双方企业界、贸易界人士提供可靠的信息服务,以及解决两国之间过去遗留的任务问题等。【新华社莫斯科1994年5月24日电。】中国方面对中俄边贸的急转直下的形势也十分关注,并采取切实措施着手解决这一问题。朱镕基副总理亲自赴黑龙江了解边贸工作情况,对解决边贸中的问题提出了意见。

  整顿和改善中俄边贸秩序是解决边贸问题的一项重要措施。黑龙江省边贸管理局对该省的委托代理公司过多过滥进行了清理整顿。至1994年5月初,取消了3800多家公司的委托代理资格,还有2400家公司正在清理之中。这一措施促进了边贸秩序逐渐好转。

  中方的一些边贸企业和经商人员在边贸的逆境中逐渐走向成熟。不少边贸公司经理经过认真的分析和反思后认识到,中俄边贸正进入一个新的转折时期,即从计划经济条件下的商品互补互利、互通有无,转向市场经济条件下的逐渐按国际市场通常的运作方式进行的经贸合作。目前出现的一些问题,是转折时期的必然反映。进口商品品种集中单一,不适应市场需求,势必出现大量积压。而进出口商品差价的缩小,易货贸易的比价日趋合理,使边贸企业效益下滑,这是符合国际贸易发展规律的。

  中俄两国政府方面还联合共商关于抑制两国边贸下滑局面的办法。5月,在俄罗斯召开中俄经贸、科技合作委员会地方边境经贸合作常设工作小组会议,具体解决中俄边境贸易中存在的问题。6月初,中国和俄罗斯的外经贸专家学者和企业家200多人聚会在中国的北戴河,就两国经贸合作的现状前景及如何把合作提高到新水平进行了热烈而有成效的讨论。【《人民日报》1994年6月10日。】

  5月下旬,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理切尔诺梅尔金访问中国,同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和国务院总理李鹏在友好求实的气氛中进行了会晤和会谈。两国签署了关于国界管理制度、关于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税漏税、关于农工综合体合作、关于海运合作、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六个协定文件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经贸科技混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纪要》。在会谈时,两国领导人对中俄经贸关系问题十分重视,把它确定为会谈的一个主要议题。李鹏总理指出,中俄两国近年来经贸关系总的发展情况是好的。中俄两国地理上毗邻,经济上互补性强,发展多种形式的经贸合作有很多有利条件,潜力巨大,前景广阔。当前发展水平还是很不够的,应进一步提高合作的档次和质量,并开辟新的合作途径,特别要推动双方有信誉的企业加强合作,充分发挥它们的主渠道作用。在经贸关系中应坚持平等互利的原则。至于两国经贸关系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只要双方采取积极态度,加强宏观管理,这些问题是可以逐步得到解决的,从而为两国地区和企业间的经贸合作创造更为有利的条件。在边贸问题上,李鹏总理指出,两国边境地区的贸易和合作是中俄两国经贸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应继续积极引导,继续发展。他还特别强调,为了促进两国经贸合作,改善交通运输条件是一个重要环节。要重视和发挥欧亚大陆桥的作用,同时在西部东部毗邻地区,双方的铁路应当连接起来,中俄双方可以在这方面加强合作。切尔诺梅尔金表示赞同李鹏总理关于发展中俄经贸关系的主张。【《人民日报》1994年5月28日、30日。】这次会谈中,双方对两国经贸合作发展的新领域、新形式的前景以及进一步提高合作效率,完善基础设施等问题进行了认真的探讨,达成了广泛的共识。双方都表示,边境和地区间的经济合作是中俄经贸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要进一步完善有关法律基础,促进边境和地区间的贸易往来、共同经营、投资合作和其他形式的联系。

  9月初,江泽民主席访问了俄罗斯联邦,与叶利钦总统举行了会谈。两国领导人在谈到中俄经贸关系时,都表示要从各自的实际出发,充分利用各自的优势,循序渐进地向贸易行为规范化过渡。同时,还要完善各自的对外经济立法,并将边境地区的经贸活动纳入持续、健康发展的轨道。两国领导人签署的《中俄联合声明》对两国经贸关系作了如下规定:最大限度地利用地缘优势和经济的互补性优势。坚持平等互利的原则,逐步实现向符合国际规范的经济关系形式的过渡,优先考虑发展法律、财政信贷、交通和信息方面的合作;积极探讨经贸合作有前景的新领域,制定并实施科技领域的长期合作规划;提高合作档次和质量,根据需要和可能,增加重大项目合作比重;完善对外经济立法,实现商业活动规范化;采取措施更加积极地发展中俄两国地区之间的合作。【《人民日报》1994年9月4日。】

  从上述内容可以明显看出,中俄两国政府把双方经贸合作的规范化和提高合作的档次与质量当作发展两国经贸关系的手段和方向。这种规定是符合两国经贸关系发展的实际和国际贸易发展规律的。

  在中俄双方的努力下,两国边境贸易萎缩和经贸关系滑坡的趋势在1994年下半年逐步得到控制。虽然1994年中俄贸易额只有51亿美元,但这一年下半年与上半年相比,贸易额有了一定增长。在两国领导人的努力下,中俄经贸关系在1995年又进一步回升。

  1995年6月中旬,李岚清副总理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莫斯科,同俄副总理达维多夫进行了会谈,签署了中俄经贸科技合作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纪要。这次会谈讨论的一个新内容是,如何把易货贸易改为用硬通货结算,认为这个问题是进一步发展和完善双边经济关系的一个关键问题。虽然双方早就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但列入政府间贸易经济和科学技术合作委员会会议议程则是第一次。达维多夫认为,俄中国内市场将进入主要市场行列,有了这两个市场,世界贸易在21世纪将得到发展。【俄罗斯《商情》周报,1995年6月21日。】他还表示:改用以自由外汇结算这个过程并不简单,但委员会承认这个问题是进一步发展和完善双边经济关系的一个关键问题,这个事实本身就是一个好的兆头。

  6月26日,李鹏总理在同俄罗斯总理切尔诺梅尔金会谈时说:为了开创两国经贸关系的新局面,两国政府应该支持和协助双方有实力的大公司和大企业之间建立稳固的和直接的联系体制,减少中间环节,而且可采用现汇贸易方式,这对双方都是有益的,李鹏还表示:中方欢迎俄罗斯具有法人资格的大公司参与中国三峡工程的建设。切尔诺梅尔金表示,俄方同意加强两国有信誉的大公司和大企业间的直接联系和合作,包括建设辽宁核电站方面的合作。会谈中,双方讨论中俄两国在重大项目和重要领域的合作。如俄罗斯参加中国的三峡水电工程建设、合作建设中国辽宁的核电站、俄政府提供贷款、向中国提供成套设备以及两国合作建设黑龙江界河大桥等进行了直接的谈判。经过认真会谈和深入交换意见,两国总理签署了《中俄联合公报》。吴邦国副总理与俄司法部长科瓦廖夫、俄政府副总理达维多夫和俄机械制造工业委员会主席欧吉尔佐夫,分别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共同建设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黑龙江(阿穆尔河)界河大桥的协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机械工业部与俄罗斯联邦机械工业委员会建立和发展合作关系的协议等七个文件。

  《中俄联合公报》指出:“发展中俄在经贸和科技领域的合作问题在会谈中占有主要地位。双方积极评价两国在这些领域所取得的成果,愿意坚定不移地提高两国经贸关系巨大潜力的利用效益,并更加努力使这一合作过渡到与中俄伙伴关系和两国经济潜力完全相适应的崭新阶段。双方一致表示,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更积极地在双边合作的实践中采用现代方式,完善结算支付关系,改善保障经贸合作的基础设施。双方愿在1990年签署的关于鼓励和保护投资的政府间协定的基础上促进相互投资。双方强调,必须考虑到两国改革所带来的变化和国际规范,尽快制定出面向长期伙伴关系的边境地区合作的新模式。”“双方同意采取措施,深化在生产和科技等具体项目的合作,包括能源、机器制造、航空航天、农业、交通、研制和应用高新技术领域的合作。双方同意,将继续就建设核电站的有关问题进行商谈与合作,由两国公司直接接触。”

  中俄两国总理的这次会谈,对促进中俄贸易的发展和两国贸易方式的转变具有重要意义。切尔诺梅尔金在评价双方的会谈成果时说:“我们可以满意地指出,富有成果地共同探索新的互利合作途径和方式正在带来令人鼓舞的结果”,“我们两国完全有可能在经济领域建立紧密的相互合作。”【《人民日报》1995年6月27日。】

  这次会谈促进了中俄经济贸易关系在三个方面的转变:一是确定了尽快改变过去那种以易货贸易为主的做法,代之以国际通行的现汇支付手段,使两国贸易走上国际规范化道路。二是推动双方有良好信誉的大企业和公司直接合作。中国欢迎俄方向中国提供有安全保障的核电站,欢迎俄企业参与三峡水利工程建设。双方还开始商讨开发西伯利亚天然气,修建从伊尔库茨克经蒙古通向中国的天然气管道问题。三是确定双方将采取措施深化在生产和科技等领域的项目合作,改变过去那种双边贸易成为单一经贸合作形式的状况,鼓励相互投资和建立合资企业。在李鹏总理访俄后,中方为具体落实这次访问的成果,组织了由18家信誉好的中国大型企业组成的代表团访俄,同俄方企业接触,就具体合作项目进行探讨。

  经过双方的一系列努力,中俄贸易在1995年上半年完全停止了滑坡现象,进出口额出现增长。虽然易货贸易仍在继续萎缩,所占比例继续减少,但双边的贸易总额反而有增长。仅1995年头7个月双边贸易已达27亿美元,比上一年同期增长3.9%。根据有关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1995年全年中俄双边贸易额比1994年增长7.6%,总额达到54.6亿美元。进入1996年,两国之间的贸易额继续增长,前2个月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20%。中俄贸易回升的趋势日益明显,双方对两国经贸的前景感到十分乐观,充满了信心。

  从1995年中俄贸易的结构看,中国向俄罗斯出口的商品中,食品和日用消费品占70%。中国已有164家肉类企业获得对俄出口冻鲜猪肉、牛肉的资格。1995年中国向俄出口肉13万多吨,价值达1.7亿美元。俄罗斯向中国出口的主要是用于生产的原材料和初级产品。

  另据俄罗斯国家统计委员会1996年3月的一份统计报告说,当时在俄罗斯注册的14600多家外国公司企业中,美国为2611家,占第一位;德国为1971家,占第二位;中国为1376家,占第三位。从俄罗斯对华投资看,俄已雄心勃勃地准备在中国的三峡工程建设等一批大型工程项目中参与竞争和投资。在金融方面,俄罗斯第四大银行,资产达26亿多美元的英科姆银行,已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于1996年2月开始在中国北京设立办事处。其业务范围包括:巩固发展英科姆银行与中国银行之间的代理行关系,促进和扩大英科姆银行及其客户与中国公司、企业和单位的合作关系,在中国境内为英科姆银行做各类广告,协助英科姆银行的客户在中国市场推销产品,从事市场调查、咨询、联系、公关等工作。【《经济日报》1996年4月24日。】英科姆银行在华设立办事处,表明俄罗斯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又有了新的突破。